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40章 服兵役

    淳于家小十一少爷淳于觉,被送去京都服兵役的那天,正好是元宵节前一天。



    他离开的时候,扭头看了眼自家大门口。



    淳于家再不复往日的光鲜,他被送走,只有他爸妈,还有十二,出来送了他一下,他们甚至不敢靠近军车,远远看着他上了车。



    而这一切,都是拜厉南朔所赐。



    虽然他知道,这是淳于家罪有应得,而他,是这一场祸事的背后诸葛,他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但心里,多少还是怀有一些恨的。



    傍晚之前,就抵达了京都第一军区。



    他报道完之后,被随即叫去师长办公室谈话。



    进门之后,才发现里面坐着的那个人,有些眼熟。



    是厉南朔,他在电视上看见过他。



    厉南朔肯定不是第一军区的师长。



    “淳于觉?”厉南朔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抬眸,淡淡扫了门口一眼,用类似于疑问的口吻,叫了他的名字。



    “是。”淳于觉出于有些仇恨厉南朔的心理,假装没认出面前这人就是厉南朔,往办公室里走了一步,冷淡地和厉南朔对视着,回了一个字。



    “觉得来军队服军役,不服气?”厉南朔靠上椅背,双手环胸,波澜不惊地和他继续对话。



    淳于家眼中,不觉带了一丝戾气,坦荡荡地承认道,“确实有点吧。”



    “还有半年就要高考了,而我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学生,为了这场考试,努力奋斗了十几年,却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换成是你,你能服气吗?”



    厉南朔听他说着,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觉得自己无权掌控自己的人生,很悲哀,是吧?”



    “觉得自己特别聪明,不应该到军区来,埋没了自己的才华,是吗?”



    淳于觉咬了咬牙,索性坦诚得更彻底,低声回道,“是!我原本是想学建筑系或者计算机系,我想当个建筑设计师,家里都已经……”



    “我不想听你原本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厉南朔不等他说完,忽然沉声喝道。



    “我入伍的时候,十四岁!十八岁像你一样大的时候,已经肩负起了国家予我的重担!别在我面前表现得你有多委屈似的,淳于家的十一公子!”



    “你需要知道的是,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已经满了十八岁!而你,却在懂得自己的路要怎么走的时候,为了表现自己,而去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



    “你还觉得很得意是吗?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是吗?然而我告诉你,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你们高三课本应该已经学过法律基本知识了吧?!”



    淳于家被厉南朔最后一句话,问得忽然间哑口无言。



    他自以为自己的口才是很好的,反应一直都特别迅速。



    然而厉南朔的这些斥责,直接说到了他心底。



    是,他知道自己当日的所作所为,用他高超的电脑黑客技术,入侵了他不该入侵的内网,查到了包括厉南朔家在内的那几块区域。



    他是触犯了法律,然而他还是那么做了。



    厉南朔见淳于觉不说话,就这么两分钟的时间,脸涨得通红,知道淳于觉还是不服气。



    “你应该要做的,是检讨自己,是感谢我,给了你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并不指望你能一时半会儿就想通,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必须为你的过失买单!”



    “这个社会,不会对一个成年人宽宏大量,除了你的家人,而我,不是。”



    他说完,径直朝淳于觉又道,“背着你的行李去宿舍,半小时之内去操场一连一班报道!”



    淳于觉盯着他,又看了眼,几秒之后,死死捏着拳头,转身走出了师长办公室大门。



    淳于澜瑾是他的十六姑姑,厉南朔就是他的表哥。



    然而厉南朔,似乎根本没把他当成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他原本过来的路上,心里还在抱着一丝侥幸,厉南朔让他来服兵役,怎么说,应该会对他有点儿照顾吧。



    而今看来,并不会。他想多了。



    厉南朔把他弄过来,只是为了用强制的手段,惩罚他,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他悔悟。



    而服兵役最短年限也得三年,他得被关在这里至少三年!



    然而除了愤怒,他也并没有其它任何办法让自己免于惩罚。



    毕竟厉南朔是副总统,说一不二,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思。



    或许,等他某一天能强大起来的时候,才能将今日的耻辱讨还回来吧!



    ·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厉云途因为担心离开k国那边公司时间太长,会出问题,初十之前就急着要回去。



    淳于澜瑾自然不可能让老爷子一个人回k国。



    解决完了淳于家的家事之后,随即就带着老爷子回去了。



    家里又只剩了白小时一个家长。



    晚上七点,白小时和齐妈两人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电视,一边替冒冒和小司两人扎灯笼。



    两个小东西从吃完晚饭开始,就闹腾得不行。



    他们从半山腰处往底下小镇上看,可以看得到镇上的灯会。



    灯笼挂在街道上,连成了一条长龙,煞是好看,心里就痒得不想,想要去镇上玩,白小时当然不可能允许,外面太危险了,孩子不懂。



    电视里正好放到靳旬的案子二审结果,宣判结果,果然跟第一次不一样,二审是死刑。



    白小时一直看到结果,才长长松了口气。



    然后起身,走到门口,朝那两只小猴子道,“灯笼扎好啦!过来挑喜欢哪一个!”



    正好宋煜从停车场回来了,走路姿势还是有些受腿伤影响,他手里拎着一只笼子,一瘸一拐朝白小时他们走了过来。



    “他真不回来啊?”白小时见只有宋煜一个人过来,有些失望地问道。



    “不回来,今天晚上得谈靳旬的去留问题,谈好了,就回来了。”宋煜朝白小时微微笑道。然后走到了小司和冒冒面前,将笼子放在了两人眼皮底下,道,“这是长官送给孩子们的礼物,下午空运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