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52章 大不了,照顾她一年

    陆枭从头到尾,认真地,将癔症医学报告一字不落地看完。



    最后看到,多数癔症病患者,会在一年之内,自行治愈。



    “会好的。”他仿佛看到了希望,扭头,朝喻菀笑了笑,轻声道,“大不了,叔什么都不做,照顾你一年。”



    喻菀眼珠子都没动一下,对他的说话,没有任何反应。



    陆枭其实已经很满足了,她可以接受他的靠近,只要她不哭闹,就已经很好了。



    他吃完东西,合上电脑,把碗筷收拾了出去,从她的储物柜里找出一床毯子被子,铺在了她床脚的地上。



    今天晚上,他打算暂时先和喻菀在这儿留一晚,一个是喻菀身上是否还有其它伤,还没确定,等先让医生确定,她可以坐飞机才行。



    另一个是,他得调查清楚,到底是谁指使的。



    然后再带她回国。



    他铺好了被子,坐在地上,望着喻菀,忽然意识到,她一直在保持着一个动作。



    她的右手一只揣在衣服口袋里,没有拿出来过。



    陆枭想看看,她的右手是否受伤了。



    想了下,起身走到她跟前,轻轻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



    抓住的同时,认真看着喻菀脸上的表情,确定她没有排斥他的接触,才继续将她揣在口袋里的右手,轻轻拉了出来。



    拉出来的同时,就看到了她手上缠着的项链。



    这项链,看着有些眼熟。



    他盯着那颗会颤动的钻石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这是他随手买下,送给她的十八岁礼物。



    链子断了,她绕在了手上,绕得很紧,像是怕它会被自己弄丢的样子。



    陆枭尝试着,想要伸手去解开。



    她的手心似乎被利刃割破了一道口子,他得解开链子,然后给她的伤口处理一下。



    然而他去解链子的时候,喻菀终于爆发了,忽然尖叫了起来,“不要!!!不要碰我的东西!!!”



    同时拼命将自己的手从陆枭手里抽了出来,藏在了自己背后。



    陆枭浑身都僵住了,沉默地望着反应过激的喻菀。



    她可能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送她项链的陆枭。



    陆枭不知道是为什么,喻菀唯独可以接受他的接近,却认不出他来。



    他以为,她认出了他。



    这一刻才知道,是他想多了。



    或者是因为他的气息,他的声音,让她明白,面前这个男人是安全的,但她肯定不知道,让她唯独有安全感的男人,名字叫陆枭。



    她足足闹了有将近十分钟,只是自己很害怕地缩在角落里,藏着自己当成宝贝似的项链,嘴里叫着的话,陆枭时而听得懂,时而又听不懂。



    他坐在床沿边,耐心地,等着她彻底冷静下来。



    喻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然后又安静地坐在了那个角落里。



    陆枭随即轻声开口朝她哄道,“好,我不拿你的项链,咱们睡觉吧,好不好?我在这儿陪着你,不用害怕了,睡觉吧。”



    喻菀没有理他,她将自己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不想别人进来,也不想出去。



    所以她几乎听不到看不到别人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她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刚才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举到了自己眼前,看到项链还在,才满意地,嘟囔了一句什么。



    陆枭这次,却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她刚说,“这是我叔给我的,不能丢,平安扣也不能丢……”



    陆枭沉默地望着她,望着她被打得浮肿青紫的脸。



    许久,眼泪终究是没能忍住,滚烫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滚。



    他没有发出声音,轻轻抓住她的左手,低头,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她的掌心里。



    哭得全身发抖,都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是他错了,自始至终,都是他错了。



    他不该丢下她,不该不管她,不该相信她的谎言。



    而他明明一直都在怀疑,她在撒谎,他从没有彻底相信过她的话。



    是他害怕世俗的眼光,害怕自己无法回应她的感情,是他的懦弱,害了喻菀。



    他现在才知道,跟喻菀比起来,世俗的闲言碎语,又算得上是什么?



    说他是养成蓄意犯罪,说他是诱拐,说他伪君子真小人,又能怎样呢?



    旁人的闲言碎语,是不是真的,他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他只要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等到事情变成这个地步,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他责怪何醇风。



    然而对她伤害最深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一切的伤害,都是他给喻菀带来的。



    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让她自力更生,让她舔着伤口成长。



    而他让她自己承受的东西,却远远超过了她应该负担的。



    这是他的责任,因为他的懦弱,让喻菀一个人撑起了应该他们两个人一起承受的痛苦。



    他错了。



    而这个错误,哪怕是用一辈子来偿还喻菀,都远远不够。



    喻菀感受到自己掌心的湿润,目光从项链,转移到了陆枭身上。



    他好像在哭。



    她想了下,用力往回抽自己的手。



    陆枭感觉到她的挣扎和抵抗,随即松开了她。



    迅速用手擦干净了自己的脸,才抬头看她。



    然而喻菀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呆滞地看了他一眼。



    随后木然地往边上挪了一点,想离他远一点儿。



    挪好之后,自己躺了下去。



    没盖被子,就那么蜷缩成一团,在床上躺下了。



    她将右手蜷缩在自己心脏的位置,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困了,想睡觉。



    陆枭又飞快地擦了下自己的脸,担心自己哭的样子会被她看见,清了下嗓子,坐在了床沿边,轻声问她,“是不是困了?还要不要喝口水再睡?”



    问了两遍,喻菀也没有理他。



    他想了下,轻手轻脚替她盖上了被子,柔声又道,“睡吧,睡着了就好了。”



    他坐在一旁,静静陪着她入睡。



    直到她的呼吸平稳下来,似乎是睡着了,他才开了书桌上的台灯,开了柔光模式。



    他得趁她睡着的时候,替她处理身上剩余的伤,假如条件允许,也让医生带着仪器进来,查一下她的头部有没有问题。毕竟脸被打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