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59章 叔呢?

    白小时在闻到一股淡淡的异味的同时,看到喻菀哭了。



    她愣了下,再也没忍住,快步上前,用力地,一把将喻菀搂进了自己怀里,轻声哄着她,“没事儿,没事儿的,是姐姐不好,姐姐下次一定注意,一定记得带你上厕所!”



    因为冒冒还小,冒冒最近也有过尿床之后感觉很丢人的经历,所以白小时特别懂,喻菀现在一定觉得很难过。



    但是这种难过,暂时除了陆枭,没有能够替喻菀缓解,所以她和喻菀之间还需要一点儿时间磨合一下。



    一定会好的,一定。



    白小时没有逼迫喻菀去卫生间再尿一次,而是静静等着她情绪稳定下来,才松开了她。



    喻菀的裙子都湿了。



    她起身,走到喻菀的行李箱跟前,打开翻找了下,除了宽松的睡裤,全是裙子,各式各样的长裙。



    可能是因为陆枭担心喻菀尿床,裙子比裤子容易换洗,再加上喻菀腿上有伤,裤子容易牵扯到喻菀的伤口。



    白小时随便挑了一条,然后转身走走到喻菀跟前,哄她起来。



    喻菀对于白小时的劝说,却无动于衷,只是呆呆地望着地上她尿湿的痕迹。



    她在等陆枭过来给她处理,她只是在等陆枭而已。



    一直等到裙子几乎自然干了,她也没肯换下裙子。



    陆枭教白小时的办法,白小时全用上了,却也无济于事。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她给喻菀送来早饭,想尽办法喂她,她也一口不吃,白小时才突然明白了什么。



    陆枭的办法有用,只是因为,他是陆枭。



    换成别人用同样的办法,喻菀全都不可能接受。



    她不敢强迫喻菀,只是将她喜欢吃的东西,热了一遍又一遍,没法热的时候,继续煮了新鲜的送上来。



    一直到靠近傍晚的时候,西斜的太阳从外面照进来,喻菀看到了玻璃杯里的水,投射到地板上的晶莹的光,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忽然抬头,望向面前的白小时。



    “叔呢?”她木讷地问。



    她等不到陆枭,好像等了他好久了,他也没来。



    白小时已经向喻菀解释过,陆枭去修项链了,但是喻菀一遍都没听进去。



    白小时望着她,朝她露出一丝温柔的笑,轻声回道,“他去帮你修项链了,等修好了,就回来找你。”



    快要一整天了,这是喻菀搭理她的第一句话。



    喻菀安静地看着她,没吭声。



    “叔说了,要小时姐姐照顾你,喂你吃饭,带你上厕所,帮你换裙子,你愿意听他的话吗?”白小时趁她的注意力还在她身上的时候,立刻趁热打铁道。



    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自己,“我就是小时姐姐,小不点儿还记得我吗?”



    喻菀迟缓地摇了摇头。



    白小时就知道,喻菀不可能认识自己。



    她好像只认得陆枭一个人,但是陆枭说,她在依赖他的同时,似乎不明白他是谁。



    喻菀清醒的时候,只喜欢陆枭一个人。



    糊涂的时候,却又只依赖他一个人,还是只喜欢他。



    命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挺奇妙的,兜来转去,喻菀的心里也都只有陆枭。



    “没关系。”白小时随即朝喻菀笑,“不认识,从现在开始,就认识了。”



    “有没有饿?小时姐姐喂你吃点儿东西,好吗?”她说着,端起面前的饭菜,舀了一勺,送到喻菀嘴边。



    喻菀闻见香味,迟疑了会儿,才张嘴,吃下了。



    因为白小时说,陆枭让她照顾她,所以她会听陆枭的话。



    那么,陆枭就一定会回来接她了。



    白小时喂完喻菀,随即带她去上厕所,给她脱裙子,她也没有抵抗,而是乖乖配合,让白小时替她换上了干净的裙子。



    做完这一切,白小时才悄悄松了口气。



    她紧张了一天了,就怕出现喻菀一直不肯吃东西,或者是一直大小便失禁,却又不肯乖乖清洗的状况。



    这样陆枭回来之后,她真不知道应该怎么交待了。



    刚给喻菀换好裙子,带她上完厕所,就听见楼下海叔他们回来的动静。



    前天回来的时候,厉南朔和冒冒两人认真交涉了一个下午,虽然冒冒话还没会讲全。



    白小时也不知道,父子两人是怎么能关在房间里,谈一个下午的。



    反正厉南朔最终还是同意了,让冒冒和小司去老军区幼儿园上学。



    他加强了幼儿园的护卫,在确保冒冒和小司两人,二十四小时都在自己人眼皮子底下活动的情况下,勉强接受了冒冒想去那个幼儿园上学的强烈意愿。



    现在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海叔接了两个孩子放学回来。



    还没进门,白小时就听到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兴奋聊天的声音。



    她听到冒冒在楼下大声喊她,拉着喻菀在床上坐下了,才匆匆忙忙下楼,询问儿子第一天上学的情况。



    “妈咪,里面的小朋友,冒冒全都认识哎!”冒冒看见白小时下楼,第一时间就跟白小时炫耀。



    迫不及待地告诉她,他今天都跟哪个小朋友一起玩儿了,上课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白小时笑眯眯地听他说着。



    冒冒可以适应学前班的生活,是白小时最想看到的情况。



    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



    然而孩子也应该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没有朋友,可能会造成他的性格缺陷,自卑,阴郁,自闭,这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白小时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一直觉得,应该尊重冒冒自己的意见。



    她听冒冒叽叽喳喳说了好一会儿,然后问一旁脱掉书包的小司,“小司呢?今天和新的小朋友一起上课,感觉怎么样?”



    小司想了下,才点了点头,回道,“老师和同学都很好。”



    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白小时听到小司说很好,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两个孩子上学之前,她就在担心,他们是否能适应新环境。



    今天在照顾喻菀的时候,也一直在担心。



    她拿掉了冒冒肩膀上,跟小司一模一样,小一号的小蜜蜂书包,柔声问两个小朋友,“有没有饿?格雷丝奶奶给你们做了小白兔莲蓉包哦!”两个孩子同时发出了欢呼声,没等白小时吩咐,一股脑地往厨房里钻,洗手,吃小白兔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