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60章 不肯洗澡

    白小时替两人把书包拎到了楼上,拿出小司的课本看了一眼,看老师是否发了什么作业题。



    中班的小朋友,一般回来是有作业要做的,白小时知道。



    打开课本看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冒冒在楼底下喊了她一生,“妈咪!”



    “来了!”白小时一边回着,一边把小司的作业纸拿了下去。



    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冒冒和小司站在楼梯口,诧异地盯着一个人看着。



    白小时一看背影,就知道是喻菀。



    齐妈她们因为记着白小时的吩咐,根本不敢靠近喻菀,只是远远地,焦急地看着他们三人,不敢上前。



    喻菀什么时候自己下来的?!



    白小时记得自己是关了房门的,愣了下,随即加快脚步,朝他们冲了过去。



    “小不点儿,怎么了?怎么自己下来了?”白小时一边走到喻菀身边,一边轻声问道。



    喻菀只是低着头,看着冒冒和小司。



    她顺着喻菀的眼神望过去,才看到,她在盯着他们手上的小白兔包子看。



    还好,孩子们都是善良的,冒冒没有因为喻菀直勾勾的木讷的注视,而有什么太害怕的反应,只是好奇地扯了扯白小时的衣袖,小声问她,“妈咪,这个姐姐是谁?”



    小司的手上拿了两只包子,怯怯地伸手,递了一只到喻菀手边。



    “小舅妈,这个姐姐也喜欢吃小白兔包子,是不是?”小司问白小时。



    “小不点儿,想吃就拿着,他们把你当朋友呢,不用害怕。”白小时顾不上和两个孩子解释什么,只是试探地朝喻菀道。



    她有点儿担心喻菀忽然失控,会吓着两个孩子。



    然而喻菀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接小司递给她的包子。



    喻菀看见孩子,倒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白小时感觉,喻菀可能只是因为听到了两个孩子的笑闹声,所以下来了。



    正在考虑,要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



    喻菀却一个人,扶着边上的大理石栏杆,找了个靠着大门的凳子,坐下了。



    坐下的同时,回头,呆呆地看向了冒冒和小司这里。



    “这个姐姐,是陆爸爸的朋友,她生病了,你们千万不要欺负她。”白小时随即朝冒冒和小司两人,慎重嘱咐道。



    “你们自己玩,但是绝对不允许去打扰姐姐,她想跟你们玩的时候,要叫妈咪过来才可以。”



    “哦……”冒冒和小司两人,同时听话地点了点头。



    白小时教小司做作业的时候,也在小心翼翼观察着喻菀。



    她感觉,喻菀好像看着冒冒的时候多一点儿。



    可能是因为冒冒身上,多少带着点儿她的气息,喻菀觉得更熟悉一点儿。



    冒冒自己一个人蹲在茶几边上,胡乱画着蜡笔画,偶尔会抬头看喻菀一眼。



    然后小声朝白小时道,“妈咪,姐姐好像总是看着我呢。”



    “因为冒冒还在妈咪肚子里的时候,这个姐姐就和妈咪住在一起了,她喜欢你才会看着你啊!”白小时柔声解释道。



    因为喜欢才会一直看着,或许说这个借口,冒冒就不会害怕喻菀了。



    “冒冒也喜欢姐姐,她脸上是紫的,但是有点儿好看。”冒冒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白小时忍不住挑眉,她的儿子,真的一点儿都不像她啊,她小时候真的从来都不会去注意身边哪个男孩子更出众一点。



    要么是像厉南朔,厉南朔小时候就闷骚,喜欢漂亮的小女孩儿,不说出来罢了。



    “你知道什么叫好看?”白小时问他。



    “知道。”冒冒认真地点了点头,“爸比上次说,妈咪是最好看的人,那好看,就是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头发长长的。”



    白小时戴的是假发,她头发才长出来一点点,被儿子这么一说,竟然莫名有些心虚。



    而后又忽然反应过来,重点是,厉南朔竟然在儿子面前夸奖她长得好看了!



    她愣了下,点点头回道,“冒冒的普通话进步很大,真棒,会说这么多形容词了,下次让你爸回来好好奖励你。”



    两人说着话的同时,她又朝喻菀看了一眼,看到喻菀没有看着冒冒这边了,而是透过窗户,静静地看着外面。



    白小时知道,她在等一个人。



    她在等陆枭修好项链,回来接她。



    一直到晚上,白小时让齐妈他们去给冒冒和小司洗澡,自己则带着喻菀回了房间,准备给她好好洗一个澡。



    喻菀之前都没洗过澡,陆枭说她身上有伤,上过药之后都没给她洗过澡,怕伤口发炎。



    白小时低头看,从喻菀裙底露出来的一双小腿,上面的擦伤已经在结痂了,不泡澡应该是没事。



    遇到厉南朔之后,她也总是受伤,知道皮表伤稍微碰一下水是没事儿的。



    喻菀以前是个爱干净的姑娘,应该也不希望自己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异味。



    她让喻菀上厕所的同时,给她调试好了水温。



    见她上完厕所,转身给她递了纸,正要顺便给她tuōyī服的时候,喻菀忽然又有些不对劲了。



    白小时的手,几乎是刚碰到她的外套纽扣,喻菀就往后退了两步,神情一瞬间就变了,带着惊恐,定定地看着白小时的手。



    白小时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所以,只要碰了喻菀的衣服,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都会感到害怕。



    这个澡,大概是洗不了了。



    “不洗,姐姐不碰你衣服,你是不是困了?姐姐给你洗脸,准备睡觉好不好?”白小时愣了下,立即转口,轻声哄起了喻菀。



    喻菀却不管她说了什么,一边摇着头,一边继续往后退。



    直到碰到了身后的床沿,被绊得一个踉跄,坐倒在了床上。



    白小时心中一惊,正要上前去看看,她有没有碰到身上哪边伤口,喻菀却顺势,自己迅速爬到了角落,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脸朝下,在床角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起来。



    白小时站在浴室门口,愣愣地望着她。



    她以为,喻菀可以接受她帮她换尿湿的裙子,就可以接受她帮她洗澡。



    她不是故意的。半晌,走到了床沿边,试探地轻声问喻菀道,“小不点儿,姐姐不碰你了,姐姐保证,再也不脱你的衣服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