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65章 立刻停止!

    “知道,我们是在测试她的反应能力。”女医生点点头回道。



    “这个测试要多久?”白小时随即问。



    “这一项要根据患者自己情况来定,问题不多,全部问完了,就可以结束。”



    白小时听着女医生的回答,眉头忍不住皱得更深。



    所以这个检测,根本就是从头到尾,都带着伤害的性质。



    白小时这时算是明白了,检测和治疗,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词。



    治疗,目的是治愈病人,所以过程是温柔的。



    而检测,只是为了一个结果,所以是粗暴的。



    此刻她忽然后悔了,她就不该同意带着喻菀来医院!



    陆枭的事情,不可能只有一种解决方式,而他们,却选择了对喻菀伤害最大的一种方式。



    她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毕生的修养,在逼自己忍耐。



    或许还有几个问题,就结束了。



    她搂着喻菀的手,不由自主收紧了些,沉声道,“她回答不了的问题,你们问再多遍也没用,剩下还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



    “首先,她得集中注意力。”男医生摇了摇头回道,“不然我们就没法继续下去。”



    “假如她一直是这样的状态的话,那我们可能得将问题的顺序调换一下了。但那样对她的cìjī,可能会更大一些。”



    白小时知道,医生是让她想办法,让喻菀集中注意力。



    她侧过身体,让喻菀更舒服地靠在自己肩上,然后叫她,“小不点儿,你可以听得到姐姐说话吗?姐姐就在你身边呢,不用害怕。”



    如此说了几遍,她眼角余光,忽然意识到,房间玻璃窗外面,有个人正在看着他们。



    她随即扭头望,看到何占风就站在窗户外面,神色淡淡地盯着喻菀。



    何占风察觉到白小时的目光,和她对视了几秒,神色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又望向了喻菀。



    假如他有在全程观察,一定可以看得出,喻菀不是装的。



    白小时想要终止这场测试。



    喻菀应该被更多人爱,她应该更多地感受这个世界对她的善意,和美好。



    哪怕不爱,他们也不应该这样伤害这么一个无辜可怜的姑娘。



    但是何醇风似乎还没有叫停的意思,所以两个医生,又继续了他们刚才的问题。



    “小不点儿?”女医生连着耐心地叫了好几遍,喻菀才哆嗦着,勉强抬头看了对面的人一眼。



    就这一眼,她看到了一旁的男医生,吓得忍不住尖叫起来,拼命往白小时怀里缩。



    “不要!!!不要过来!!!”



    这是这三天以来,喻菀的再一次爆发。



    她在往白小时身边靠着的同时,却又害怕白小时的接触,吓得六神无主的样子。



    她似乎想要站起来,却又被凳子锁住了,根本没法起身。



    白小时见喻菀反应如此强烈,尝试着,想要抱住她安抚她,然而喻菀却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管了,沉浸在了自己最恐惧的场景中,抵死挣扎。



    “看到了没有,够了没有?!”白小时没有办法了,径直朝对面的男医生不客气地大声道,“满意了吗?这就是她的反应!你可以走了吗!”



    “还没有。”男医生观察着喻菀的反应,一边快速记录,一边皱着眉头摇头回道。



    然后忽然,又问喻菀,“小不点儿,你还记得那天,是下雨还是晴天,还是在下雪吗?”



    “还记得,有几个人吗?”



    白小时立即反应过来,他们是在问那天发生的事情。



    这对于已经陷入深层痛苦中的喻菀,无疑起了激化的作用。



    白小时见喻菀的表情,几乎已经变得扭曲,一张脸涨得通红,在拼命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白小时不知道她为什么在扯自己的头发,但是她见到,喻菀的头皮上是有伤的,证明那天,那些禽兽也对她做过同等的伤害。



    她一把用力抓住喻菀的手,害怕她再次伤害自己,一边扭头朝男医生吼,“你们到底要确认什么?你们非要让她自己说出来才能停下吗!!!”



    “我们在确认,普通治疗,是否会对她有效。”



    白小时几乎听不清男医生在说什么了,因为喻菀的抵抗太激烈。



    她也不想听他们的解释了。



    她抓住面前的本子,直接拖着凳子站了起来,反手,将本子狠狠掷向身后的玻璃窗。



    “立刻停止!!!”她朝何占风咆哮道。



    何占风是要确认喻菀是不是真的病了,帮助陆枭的代价,是有点儿大的。



    他是个商人,所以无论做什么事,都十分理智,他心里有一杆秤,他要确认喻菀病了,值得他付出那个代价,去帮助陆枭。



    假如真的病了,她的病情,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他也想确认,喻菀这个病,是否跟何醇风有关。



    假如真的跟何醇风有关,何醇风得负责。



    他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的考虑,也出于好心。



    只是没想到,喻菀的病,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他看着白小时愤怒的脸,看着喻菀。



    迟疑了几秒,抬眸望向那两个医生。



    医生也朝他做出了停止的手势,朝他不住地摇头。



    他几乎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里面发生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像是一帧默片,带给他带来的冲击,相当大。



    “停。”他犹豫了几秒,朝他们做了暂停的手势。



    回去之后,白小时立即撤走了家里所有的警卫员。



    除了冒冒和小司上下学的时候,连海叔都不允许在喻菀活动的范围内出现。



    天气开始暖和了。



    第三天天气特别暖和,阳光很好,万里无云,气温达到了将近二十度。



    白小时牵着喻菀的手,将她领到了院子门口晒太阳。



    两人一人坐在高一些的椅子上,一人坐在低一些的椅子上,白小时问喻菀,“暖和不暖和?”



    喻菀没理她。



    白小时甚至不愿意去回想,前天混乱的一天,冒冒和小司回来的时候,被吓坏了,白小时晚上直接让两个孩子去了军区厉南朔宿舍住。但是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