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66章 突然袭击

    白小时打开放在脚边的医药箱,找出了棉签,放在了喻菀膝盖上。



    拿出了一根,给喻菀玩。



    喻菀微微低着头,望着棉签,或者说,她根本没看到膝盖上的是什么,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事情。



    喻菀的反应更加迟钝了,相比陆枭把她送来的第一天。



    但是白小时觉得,没关系,继续相处几天,会好的。



    她轻轻扒开喻菀的头发看了两眼,前天受伤的头皮,还没结痂,还在渗血。



    许唯书让宋煜拿来了一种药,抹在伤处,会好得更快一些。



    但是外敷的药效果肯定会慢一些。



    白小时用棉签,稍稍处理了下伤口,然后轻柔地给喻菀上药。



    肯定很痛的,但是喻菀像是丧失了痛觉,白小时给她上药,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安静地坐在阳光下,低着头。



    “小不点儿,姐姐给你说件开心的事情吧。”白小时见喻菀没有任何反应,一边替她上药,一边柔声朝她道。



    “陆枭马上要回来了呢,最迟明天,他就会来接你。”



    厉南朔跟她说的,陆枭最迟明天就能来接喻菀,那样可能喻菀的情况,会好一些。



    陆枭暂时还不知道前天发生的事情,因为陆昌圣说要暂且瞒着,怕陆枭太着急。



    大家就都心照不宣地,谁都没告诉陆枭。



    但是白小时也很着急。



    她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对于喻菀,有些无从下手,不仅仅只是她吃饭睡觉日常生活更加难哄的问题。



    白小时并没有觉得喻菀麻烦,她不会觉得她麻烦,而是她没办法了,除非陆枭回来,一切问题才能解决。



    喻菀甚至连衣服都不肯换,不让别人碰她。



    白小时趁她晚上睡着的时候,替她换过两次衣服,第二次不小心把喻菀弄醒了,喻菀哭闹了好一阵才睡着。



    更别提洗澡,从她出事儿到现在,大概有十天了,没洗过澡。



    她趁给喻菀偷偷换衣服的时候,给她用湿毛巾擦过身体,发现她下身有点儿发炎了,用毛巾擦没用,得用清洗液清洗才行。



    但是喻菀连澡都不肯洗,怎么可能同意用清洗工具伸进去清洗?



    陆枭再不回来,白小时甚至考虑,给喻菀吃一颗ānmiányào,趁她熟睡的时候用强的。



    发炎问题不大,要是任之发展下去,发展成细菌感染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有的喻菀受了。



    白小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陆枭回来就好了。



    然而她给喻菀说了两遍,陆枭要回来了,喻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伸手,轻轻挠了下自己的小腿。



    她腿上的伤口,有一小部分轻微的擦伤,快要落疤了,肯定会痒。



    白小时抓住喻菀的手,柔声道,“不能用指甲去挠,会挠破的。”



    说着,用棉签,轻轻替她搔了几。



    喻菀也没有反抗,只是呆呆地望着白小时替她挠痒。



    今天是周末,冒冒和小司两人不用去学校上课,两人正在边上不远的草坪上,跟小狗和小豹子一起玩。



    嘻嘻哈哈地笑着,在草坪上滚成了一团。



    白小时扭头望着那边,看到那只小豹子莱恩,朝他们这里懒洋洋过来了。



    可能是因为这边在日头底下,暖和一点儿。



    这只豹子一直挺温顺的,白小时没怎么在意。



    等小豹子靠得很近的时候,才朝冒冒他们招呼了一声,“冒冒,把小豹子带走,姐姐可能会害怕!”



    白小时这么说着的时候,喻菀忽然微微抬头,呆呆地望向了卧在她脚边不远的小豹子。



    这豹子长得挺快的,每天都得喂一定量的生肉,见风长,已经从小泰迪那么大,生生长长了十几厘米。



    它懒懒晃着尾巴,卧在地上,看着白小时和喻菀这里,双眼微微眯成了一条缝。



    冒冒他们和小狗玩得正欢,没听到白小时的招呼声。



    白小时总觉得,这小豹子也是认人的,它之前没见过喻菀,喻菀身上带着陌生人的气息,可能会激发它的野性。



    给喻菀处理好了伤口,随即牵着喻菀站了起来,轻声道,“咱们进屋吧。”



    喻菀之前没见过豹子,起身的时候,还定定地盯着小豹子看。



    两人转身的瞬间,冷不防,小豹子忽然朝她们这里冲了过来。



    白小时甚至没看清,它是怎么冲过来的,小豹子已经一跃而起,扑到了喻菀身上。



    “莱恩!!!”白小时一声尖叫,愣了下,飞快地伸手卡住了莱恩的后脖子,强行将它从喻菀身上扯了下来。



    但是小豹子的力量非常大,白小时将它按在地上的时候,它拼命地想要翻转身体,还想扑向喻菀。



    之前白小时撤走了所有的警卫员,警卫员都没有在主房周围活动,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白小时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勉强用自己身体压住了莱恩,反应了几秒,才朝屋里扯着嗓子尖叫道,“齐妈,快出来帮忙!!!格雷丝!!!”



    等到几个人强行将莱恩脖子用铁链扣住,锁在树上,白小时再去查看喻菀的情况时,喻菀已经平静下来了,自己安静地坐在门口台阶上。



    白小时拉开她被挠破的衣领看了一眼。



    喻菀的脖子被莱恩的爪子抓了四条痕,挠破了表皮,渗了一点点的血出来,没有很严重,但肯定得立刻打破伤风针。



    白小时不知道,喻菀是否可以接受女医生给她打针,她觉得,上次去医院给喻菀带来那么大的阴影,她肯定还没完全忘记。



    她有些着急,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到底怎样处理,才能对喻菀的伤害最小。



    齐妈在一旁,焦急道,“肯定是因为血的味道!莱恩平常就只吃生肉,喻菀xiaojie身上有伤,刚才在这儿处理伤口,有血腥气散出来了!”



    白小时也觉得,齐妈说得很对。



    但是现在知道原因已经没用了,喻菀已经被抓伤了。“不管了,让海叔先给军区医院打电话,找一个有经验的女医生过来!”白小时考虑再三,朝齐妈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