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78章 比太阳还耀眼

    白小时扭头,朝冒冒忽然笑了笑,小声回道,“你爸爸。”



    冒冒想了下,想到刚才故事里,小狐狸最后也说,她的好朋友小夜莺,它唱歌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耀眼的东西。



    所以,爸爸也可能是他心目中,最耀眼的,比太阳还耀眼的存在。



    “可是,爸比都不准小司哥哥吃晚饭。”冒冒有些灰心丧气地,低着头轻声回道。



    “小司哥哥刚才确实做得不对,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做错了事情,都得罚,不能因为他是小司哥哥,就不罚他,你说呢?”白小时伸手摸了下冒冒的小脑袋,轻声反问他。



    “哎……”冒冒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特别苦恼的样子。



    “妈咪教你一个办法。”白小时忽然朝冒冒更小声道,“小耳朵凑过来。”



    冒冒听白小时说了几句悄悄话,眼睛随即亮了,搂着白小时的脖子,对着白小时的脸,就“吧唧”亲了一大口。



    “另外一边也要。”白小时贼兮兮地,把另外半边脸凑到了小司嘴边。



    小司又响亮地亲了她一大口,正好厉南朔从楼上下来,看到两人在玩亲亲,随即面无表情地问冒冒,“我准你亲了吗?四岁的小朋友乱亲别人,那就叫耍流氓。”



    白小时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就当没听到他说话,帮冒冒把最后一个答案填了上去,随即起身,将冒冒抱到了饭厅,准备吃饭。



    齐妈拿着消毒过的毛巾,给冒冒擦手的时候,厉南朔扫了眼白小时的手,二话没说,拉着她上楼。



    白小时默默跟在他身后,望着厉南朔的背影,忍不住轻声问他,“你该不是因为小司不小心伤到了我的手,就朝他发了那么大脾气吧?”



    “是或不是,没有那么重要。”厉南朔淡淡回了声,拉着她进房间,找到了酒精,用棉签沾了点儿,蹲在了白小时面前,替她擦手背上的划伤。



    开了个视频会议,她以为他应该可以冷静一些了,没想到还在生气。



    想了下,回道,“其实,你不觉得,小司是把莱恩当成了自己吗?他或许觉得,我们现在可以把莱恩随意送走,有朝一日,也会送走他。”



    “他父母离婚了,在孩子眼里看来,可能就是他爸爸不要他了,我们作为长辈,一言一行落在孩子眼里,可能一不小心就会伤害他的自尊。”



    “你觉得我不懂吗?”厉南朔头也不抬,微微拧着眉头,低声回道。



    “今天我去学校,园长告诉我,小司跟同学关系相处得并不融洽,一般zìyóu活动的时候,小司都是一个人做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跟同学说话。”



    “昨天还跟一个同学起了争执,把别人打哭了,园长看在我的面子上,没有叫双方家长谈话,但是确实是小司脾气太过霸道。”



    “你能任凭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白小时听厉南朔说着,忍不住挑了挑眉,轻声回道,“你别说,跟你倒是挺像的。”



    “白小时!”厉南朔眉心都皱成了一个川字,猛地抬头盯住了她的眼睛。



    “行行行,是我乱说。”白小时就怕厉南朔用这种像长辈教育晚辈一样的态度对她,随即讨饶。



    但是厉南朔的话,提醒了她,白小时觉得,自己应该选在哪天,去幼儿园深入了解一下情况了,看看小司在幼儿园的表现,到底是怎样的。



    她想了会儿,撒娇地勾住厉南朔的脖子,黏住了他,轻声道,“但我们也得站在孩子的角度上考虑一下,你说是吧?”



    “或许他跟同学打架,不完全是他的错呢?小司在家里,还是挺让着冒冒的。”



    “我现在说的问题是,小司的脾气性格,确实存在着问题,并不是打架那件事,是否完全是他的错。”厉南朔认真回道,“而且今天你也看到了,咱们儿子就不像他这样。”



    白小时暗忖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回道,“是,你说得对,但是咱们得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才能哄得住他,是不是?差不多就算了吧?”



    “再说吧,而且莱恩我一定要带走!”



    厉南朔的语气根本不容置疑,替白小时上好药,什么都没说了,黑着脸拉着她下楼吃饭。



    两人下楼的时候,冒冒已经乖乖坐在儿童座椅上了,自己抱着小碗,抓着小勺在吃豌豆饭。



    厉南朔落座的时候,扫了冒冒一眼。



    他儿子乖得有点儿异常,对于下午发生的事情,竟然没找他理论,也没替司谨求情。



    他头发有点儿湿,衣服上也有点儿被雨淋湿的痕迹。



    “冒冒?”他暗忖了下,低声叫冒冒的名字。



    “嗯?”冒冒表情十分无辜地,瞪圆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向厉南朔。



    冒冒的眼神,有时候真是像极了白小时,厉南朔一看他这表情,心就软了。



    他沉默了几秒,又低声回道,“没什么,快吃饭吧。”



    白小时在旁默默观察着父子俩,厉南朔收回目光的同时,白小时悄悄朝儿子使了个眼色,冒冒随即朝她比了个“”的手势。



    在厉南朔又看过来之前,乖乖收起了手,继续安安静静吃着自己的豌豆饭。



    一直到两个孩子惯常睡觉的点,大家谁都没再提小司的事情。



    齐妈替冒冒洗好了澡,厉南朔进去看了眼,看到冒冒的小床上已经铺好了被子,小司的床还是干干净净的。



    他盯着小司的床,沉默了几秒,然后关上门,又退了出去。



    想了会儿,还是撑着伞,去了仓库。



    打开仓库门的时候,小司正抱着莱恩,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轻轻摸着莱恩的毛。



    莱恩好像已经睡着了,双方都相安无事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厉南朔有些惊讶,然而莱恩确实很乖,没有因为饥饿而攻击小司。



    小司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朝厉南朔站着的大门方向看去。



    一双眼睛哭得通红的,鼻尖也是红的。



    两人静静对视了一会儿,厉南朔还是没忍心,这毕竟是他的外甥,脾气犟,那也是随了厉家。“过来吧。”他朝小司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