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82章 给司谨道歉!

    幼儿园园长恰好今天有事,出去开交流会议了,得到消息赶回来,一看果然是白小时来了,正在任课老师办公室里训人,吓得身上冷汗直冒。



    立即推门进来,点头哈腰给白小时道歉,“夫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您消消气啊,孩子们都还小呢,不懂事说错了话,冒犯了司谨小少爷,您多多体谅下!”



    “上一次打架,应该也是因为这件事儿吧?”白小时正在气头上,丝毫不顾园长的求情,沉声问道。



    园长扫了眼灰头土脸的作战区副师长家女儿,这俩都不好招惹啊!多少要给他们家留点儿情面的。



    暗忖了下,硬着头皮回道,“上一次没打得起来,我们也就没细问。”



    “没细问?”白小时忍不住一声冷笑。



    他们越是包庇,她越是要刨根问底!



    “那我今天,倒是要仔细问问了!海叔!前天的监控视频也给我找出来!”



    白小时的气场太过于强大,震慑得在场的人,谁都不敢反抗。



    海叔继续去找监控的同时,白小时走到作战区副师长家女儿面前,指着她,沉声问,“妄议国政,对领导人品头论足,你知道犯了什么罪吗?!”



    “原本我还想着,你们认错态度好一些,我就放过你们这次,是你们自己不珍惜机会,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对面脸都灰了,呆呆地望着白小时,支支吾吾地,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甚至只要外面的宋少校一声令下,警卫队就可以立刻逮捕你!”



    “但是那之前,你必须,给我的孩子道歉!我给你三秒时间,不道歉,你会尝到后悔的滋味!”



    “你不是觉得劳改犯的身份很低贱吗?那我也让你的孩子体验下,有个当劳改犯的妈妈,被人指着鼻子骂,是什么滋味!”



    白小时飞快地说完上面那番话,立刻开始数数,“一!二!三!”



    三字的尾音刚落下,对方见白小时不像是在危言耸听,立刻乖乖低头朝司谨道歉,“对不起!司谨小朋友,阿姨不应该议论你家的是非,不应该说你妈妈!”



    “我们家阿士是因为听我在家里胡说八道,所以才会在学校里,当着你的面,诋毁你妈妈,阿姨真的知道错了,是阿姨跟阿士错了!”



    司谨牵着白小时的手,听得似懂非懂,一边无声地抹着眼泪,一边来回打量着面前的同学,还有同学家长,眼神倔强。



    他不想原谅他们,也不想跟他们说话。



    白小时低头打量了两眼小司的神色,知道他还在生气。



    孩子也是有尊严的,而且是在他记事的年龄了,这件事的阴影,可能跟随他一辈子,这辈子他都忘不掉。



    小司没有做错,这件事都是因为对方挑起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扭头,朝宋煜低声吩咐,“抓起来吧,等厉南朔回来再审。”



    宋煜犹豫了一下,朝身边的警卫员做了个手势。



    “不能啊!”园长在旁急了,立刻小声劝道,“夫人,长官跟他们家是朋友啊……”



    “朋友就是这样,在背后议论厉家的是非?”白小时脸色冰冷,沉声回道。



    园长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倒帮了倒忙,说不出话来了,眼睁睁看着警卫员,上前擒住了人。



    “要不咱们,先请示一下长官行么?”园长急到不行,好半晌又用商量的语气询问白小时。



    厉南朔也是冒冒和小司的家长,没理由不告诉他。



    白小时沉默了几秒,神色冰冷地点了点头。



    海叔打了电话过去,厉南朔正好刚开完会在休息,听海叔大致说了事件的过程,暗忖了下,淡淡道,“手机开免提。”



    海叔依言,开了免提键。



    “我相信我夫人是一个合格的家长,也是合格的一guózhīmǔ,她做出的决定,不可能会出错。”



    “至于别人背后对我的非议,我会立刻派人去调查清楚,倘若真有其事,我绝不姑息!”他说话的语调,平静异常。



    说完,顿了下,又道,“即刻执行命令,不得延误!”



    说完,挂了电话。



    厉南朔竟然丝毫不顾及,自己现在正处于全国,乃至全世界yúlùn的风口浪尖,毅然得罪甄家,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



    宋煜在旁,悄悄朝白小时比了个大拇指。



    他觉得自家长官刚才下命令时的语气,简直是帅炸了。



    不愧为厉南朔!



    他以为厉南朔会看着是甄家的面子上,而从轻处理,但是厉南朔就是厉南朔,谁都不可能猜得透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还等什么呢?把人带走!”他随即朝边上呆愣住的一帮警卫员,沉声吩咐道。



    白小时冷眼望着甄家的人被带走,一声不吭。



    等到办公室里的人几乎都zǒuguāng了,才朝园长慢条斯理道,“军区幼儿园,半年后会转入新军区,希望不要在任何一个小朋友身上,继续发生这样的悲剧。”



    “司谨上一次打架,也明明是对方先挑的事,你却在厉南朔面前,说是司谨的错,司谨脾气不好。”



    “是是,肯定不会了!”园长听得出白小时的言外之意,捏着冷汗,连连点头回道。



    “甄家的小朋友,我们也会进行劝退,免得继续给别的小朋友带来不好的影响!”



    这个处理结果,白小时是满意的。



    她没多啰嗦下去,和海叔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收拾书包回家。



    她抱着小司,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时候,小司问她,“小舅妈,什么叫做劝退?”



    “意思就是,那两个同学,以后都不会来班级上课了,因为他们喜欢欺负同学。”白小时轻轻亲了下小司的脸,柔声回道。



    “哦……”小司不知道在想什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白小时想了下,继续道,“还有,小舅妈也要代替小舅舅,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上次打架的事情误解你了,不是你的错。”



    “以后假如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要回来告诉我们,好不好?”“嗯。”小司咬着嘴唇,郑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