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93章 这个瘫子还行吧?

    要让喻菀记住一件事情,需要不断地不断地,重复一遍又一遍。



    刚才陆枭只叮嘱了两遍,所以喻菀一定是忘了。



    “不怪她,都是我不好。”他抱着喻菀,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叔下次一定不乱跑了。”



    喻菀听他道歉,忽然“哇”地一声,委屈地哭了起来。



    “叔不要……不要,丢掉小不点儿……”她带着哭腔,特别难过地,抽抽搭搭地开口道。



    在喻菀的思维里,陆枭可能又像上次那样,丢掉她不管了。



    但是她什么都不会,所以很害怕,很着急,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到陆枭。



    以喻菀的想法,她没有做错,她只是害怕陆枭不要自己,所以刚才白小时说她的时候,她心里很难过,很委屈。



    然而这份委屈,只有陆枭能懂。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你永远都是叔的小不点儿,小公主,肯定不会丢掉你。”陆枭连着说了好多遍,喻菀还是没止住哭。



    足足在外面哄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喻菀累得不行了,才乖乖趴在陆枭背上,和他一起回去。



    白小时跟在身后,看着陆枭背着喻菀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陆枭是在赎罪,所以这样心甘情愿。



    但是,如果不是喻菀出事,两人可能还会继续错过下去。



    这样相依相伴的,也挺好。



    走到半路,喻菀就睡着了。



    厉南朔因为顾忌着,喻菀情绪不稳定,见到他可能会有抵触情绪,所以一直远远跟着他们,没靠近。



    他先上了车,白小时经过车旁的时候,他摇下车窗低声道,“反正都这个时候了,不着急了,等给喻天衡的处罚下来,咱们再回去。”



    白小时知道,厉南朔这人啊,外冷内热。



    他其实是为了给陆枭一份心安感。



    可他以前吧,不是这么爱多管闲事的一个人,除了爱管她的闲事。



    厉南朔真的,为她改变了很多,事事都顺着她。



    想着想着,忽然特别感动,伸手敲了敲车窗,示意他把车窗摇下一点儿。



    厉南朔顺她的意思,把车窗摇下了一点儿,白小时就把自己脸凑了过去,吻了他一下。



    “你今天还休息吗?”她小声问。



    厉南朔望着她,嘴角随即噙了一丝笑,“就算不休息,也得为你腾出一天时间。”



    充当司机的蒋上尉,跟在他们身边的时间也很长了,几乎秒懂,两人的内涵。



    忍不住在前面轻轻咳了声,以缓解尴尬。



    厉南朔却丝毫没放在心上,勾住白小时的下巴,又辗转了许久,才恋恋不舍放开她,轻声道,“上去吧,我在楼下等着你。”



    天大亮的时候,白小时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楼,回到了车上。



    打开车门刚坐进车里,就看到厉南朔正戴着耳机,在进行视频会议。



    他能腾出一天时间来陪她,已经很不容易了,厉南朔是真的真的,很辛苦。



    白小时乖巧地坐在一旁,跟他保持了一定距离,不让自己入镜,掐着指头算,厉南朔这一年在飞机上的时间有多少。



    不算不知道,一算,才发现,平均一个礼拜,就会来回各地飞一次,长途短途的都有。



    蒋上尉默默地把车开到了小机场,白小时这才发现,已经有一家飞机为厉南朔准备着了,他又得走了。



    她扒着座椅,朝前面的蒋上尉小声问,“这次去哪儿?”



    “要带着唐部长出国访问,唐部长还没上任,所以长官还得亲自跟着一起去。”蒋上尉轻声回道。



    交接工作的时候,肯定是挺忙的,毕竟唐念深没什么经验。



    白小时轻轻咬着唇,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厉南朔结束了视频会议,摘下耳机的时候,正好听到他们说话。



    随手抓住了白小时右手,送到唇边吻了下,问她,“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白小时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我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婚礼都没办,你带着我一起出国访问,不就成了别人的笑话了?”



    “再说了,我得在家陪着小司和冒冒呢,把两个孩子单独留在家里,你能放心吗?”



    厉南朔一双深眸,眸光闪烁了下,轻声道,“你要是不介意跟一个瘫子举行婚礼,我倒是不介意,把婚礼提上日程。”



    白小时根本不是那意思。



    她跟厉南朔都到了这地步了,有没有举办过婚礼,已经无所谓了,不过是多走个形式而已。



    “瘫子?”她目光下移,扫了眼他的下半身,忍不住笑。



    带着点儿魅惑的意思。



    厉南朔想到刚才自己对她的承诺,说要陪她一天,现在却不得不走了,实在有些不甘心。



    暗忖了下,合上了电脑,丢到了前排,朝蒋上尉命令道,“下车!”



    蒋上尉不用他说,早就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荷尔蒙的味道,立刻下车,用平常遮挡前后挡风玻璃的东西,迅速盖住了前后玻璃,彻底阻隔了外面的视线。



    然后朝周围的士兵吩咐道,“全体向后转!回避!”



    这车,是豪华高配越野车,前后排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厉南朔直接将前面两张座椅往前推,足够他发挥的余地。



    随后一把拎起白小时,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



    白小时一惊,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伸手撑住他的双肩,稳住了自己坐下的姿势。



    厉南朔右手搂住她后颈,抬头,凑近了她,轻轻咬她的耳垂,问她,“这瘫子还行吧?”



    白小时倒是也想他了,他还没怎么撩,她已经热得不行,或许是因为车里的空气不流通。



    她右手向下探,找到了他的皮带纽扣,解开了。



    但是因为坐姿的原因,他的裤子却没法脱掉。



    厉南朔吻着她的天鹅颈,在上面留下一小片一小片的红痕,白小时心中更是像猫爪子在挠一般,不得其法。



    索性轻轻喘着,隔着衣料,和他厮磨起来。



    厉南朔被她磨了几下,双眼猩红,微微眯起双眸,哑声道,“嗯?这么着急?”



    另一只手,重重捏了她一下。



    白小时忍不住一声轻呼,加上厉南朔有意无意,轻轻挺了下腰。一下子,毫无征兆地,就微微阖着双眼,仰着头,浑身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