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02章 带我去哪?

    白小时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揪作了一团,她不想继续看下去了。



    心疼厉南朔,心疼得要死了。



    傻子,不能走近点看看,那个被吊着的,不是她啊!



    虽然在厉南朔遇到危险的时候,她也是如此,好不到哪儿去,会着急到几乎智商为负数。



    因为太在乎了,因为彼此是对方的软肋。



    厉南朔在狂风中静静站了很久,久到,白小时以为欧阳会没有兴致继续再跟他玩下去。



    他忽然抬头,看向吊在半空中的那个女人,直直朝欧阳跪了下去。



    不要!!!



    她的惊叫被堵在了封闭的胶带里,忍了许久的泪终于汹涌而下。



    “很好,想要救她的话,跪着爬到我这里来,才能放掉绳子。”欧阳似乎很满意厉南朔的道歉态度,收回手中的刀,轻拧着眉,朝厉南朔一字一句道。



    冯爷的意思,确实是想让厉南朔给他下跪。



    但是欧阳没想到,厉南朔为了白小时,竟然会自发主动地跪得这么干脆,他忽然想看看,厉南朔到底会为了白小时这个女人,愿意舍弃多少。



    厉南朔看着他,喉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白小时,是他用自己的生命和尊严,去爱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妈妈。



    这些人,现在可以折磨他。



    没有关系,只要能让白小时活下去就好。



    现在时机还没到,过几天,他厉南朔,会从这帮rénzhā身上,千百倍地讨回来!



    白小时光看着厉南朔跪在地上,就已经心痛到不能呼吸。



    她看着他,拼命地想要发出声音,可即使哭到声音嘶哑,他也听不到。



    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吊在半空中的身影。



    “欧哥,不好了!东南方向有人来了!怎么办?要现在动手吗?”欧阳正若有所思看着跪在原地不动的厉南朔,耳机里忽然传来这样一个消息。



    欧阳愣了下,坐在高处往远处看,果然看到东南方向的土路上,腾起了阵阵烟尘。



    有车队开过来了!



    厉南朔果然还是不老实!



    厉南朔察觉出,欧阳他们似乎已经发觉到了异样。



    趁身边的人都茫然地等着指令的同时,一个箭步,冲向离他最近的人,直接拧断对方的手,抢下了对方手里的枪,对准了欧阳的方向。



    “欧阳,你觉得,是我的枪法准,还是你的人枪法更快?!”他朝欧阳咬牙切齿地吼。



    欧阳的脑子,高速运转了起来,思考现下的利弊。



    他忍不住扭头,看向白小时所在的那间平房。



    思考的同时,耳机里又传来第二遍询问,他咬了牙咬牙,恶狠狠回道,“计划取消!现在立刻带走白小时,送她去基地。”



    下命令的同时,他猛地回身,跳到边上的环形阶梯,同时掏出身上的bǐshǒu,朝那根绳索用力削去。



    他要用这个假东西拖住厉南朔,才好逃跑!



    “不!!!”厉南朔眼睁睁看着他掏出刀砍断绳索,随着重物落下的声音,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他脑子几乎一片空白,爬了起来,顾不上周围正在迅速撤离的敌人,拼命地朝那个东西落下的地方奔了过去。



    他没想到,欧阳竟然会如此心狠手辣!



    在他翻过地上的人的同时,已经觉得触感有些不对劲。



    彻底翻过来看到脸时,才发现,这只是一个灌了沙子的人形玩偶,根本不是白小时!



    那白小时呢?!



    他心里惊怒交加,再转过头时,欧阳的车已经一辆接着一辆迅速撤离。



    他眼睁睁看着背绑着的白小时被硬塞进了最后一辆车,想要爬起来去追也追不上了。



    他拼命地朝自己的车奔了过去,想要抓住最后一丝机会追上他们。



    面前忽然一声轰然巨响,车子整个被掀翻了两圈,在空中爆开四散。



    他被bàozhà的巨浪狠狠拍倒在地,耳中一阵轰鸣。



    再反应过来时,整个空荡荡的旧体育场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有那个假的人形玩偶。



    太可笑了,他竟然被一个假人,摆了一道……



    还好,欧阳他们,也被他耍了。



    他趴在地上,忽然将脸藏进胳膊肘里笑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可是就是忍不住,笑到眼泪止都止不住。



    白小时还活着。



    白小时被推进车后座的同时,眼睛就被罩上了。



    “你们要带我去哪?”她有些隐隐不安,忍不住问车上的人。



    “到了你就知道了。”欧阳淡淡回答了她一句。



    沉默了几秒,又道,“白小时,我说了,你老实一点儿,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待会儿下车之后要怎么做,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biàntài!”白小时咬着牙,低声回道。



    “biàntài?”欧阳忍不住笑,“你不觉得这个词,对于咱们这种站在刀刃上活着的人,是一个褒义词吗?夸奖了。”



    “我不会再跟你说第三次,接下去要不要乖乖听我的话,我觉得现在你心里,应该已经有分寸了。”



    白小时不想跟这种人再多浪费口舌,骂他,他还觉得是夸奖,已经无药可救了。



    索性闭紧了嘴巴不说话。



    她忽然想起,昨天欧阳对她的威胁。



    因为她实在不安分,所以欧阳和冯疯子,要直接把她送到山里关起来,以防她再次逃跑。



    这一进去,她估计真的没法逃出来了。



    “阿三,开快一点儿。”欧阳朝司机叮嘱了句。



    坐在驾驶座上的开车的司机阿三,就是昨天被白小时保住的那个人。



    他假装看后视镜观察路况,悄悄扫了后座的白小时一眼。



    踩了几脚油门,随即轻声问,“欧哥,这次就咱们几个跟你进去?”



    “你们是自己人,自然要跟着我,其他都是冯爷的人,他要是想下手先干了我,我死的时候连拉着垫背的都没有,你说呢?”欧阳轻飘飘地回了句。



    阿三轻轻“嗯”了声,没继续往下说。



    看样子,欧阳也是打算带着他们的,虽然确实如他所说,他们只是用来给他当肉盾的,但是能跟在白小时身边,多少能让陆枭安心些。



    陆枭很久以前,对他有过大恩,他知道陆枭很喜欢白小时。既然欧阳本意就是带着他们一起过去,他不可能放任白小时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