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08章 草莓味的

    喻菀可能是太累太累了,懒懒地,趴在陆枭身上,一动不动,不肯坐起来穿衣服。



    脑袋贴着他,耍赖皮似的,蹭了几下。



    陆枭耐心等着她,打算等她发泄完了起床气,再帮她穿衣服。



    而且,他自己也得冷静一下。



    不然以他自己现在这种身体状态,帮她穿会儿衣服,说不定没几分钟又替她脱了。



    而喻菀不能再承受更多了,陆枭很清楚。



    他沉默了几分钟,轻轻抚着喻菀的发,转移话题,问她道,“咱们出发之前,爷爷还对小不点儿说,要咱们早点儿回家的,是不是?”



    喻菀有些敷衍地点了下头。



    然后翻了个身,正脸对着陆枭,嘟着嘴回道,“痛……”



    “都是叔不好。”陆枭忍不住笑,低头,吻了下她的唇,“下次一定注意分寸。”



    “但是小不点儿原谅叔好不好?只能怪小不点儿太好吃了,叔就没忍得住,下次一定注意。”



    “好吃?”喻菀皱起眉毛,思考了下。



    好像是的,昨天陆枭一直在啃她,她是什么味道的呢?



    她抬起自己纤细的手腕,送到嘴边,咬了下。



    陆枭挡住她的时候,她已经一口咬了下去。



    痛死了,她瞬间就痛得眼泪汪汪的,委屈巴巴地望着陆枭。



    “傻孩子。”陆枭忍不住笑,“哪有自己吃自己的?就算吃,也不能这么用力咬啊。”



    他说着,把喻菀的手腕送到了嘴边,心疼地吻了下她刚才自己咬过的地方。



    还好,没咬破,只留下了几个牙印。



    喻菀望着他,忽然就笑了,“草莓味道的!”



    “是啊,草莓味道的。”陆枭淡淡笑着,轻声附和了她一句。



    他一直看着她,眼睛没有离开过。



    两人对视了良久,喻菀忽然自己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捧着陆枭的脸,大大亲了一口。



    陆枭眼底始终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她瞎胡闹。



    他要的生活,就是这样的。



    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喻菀乖乖睡在他身边,或者是他吻醒她,或者她自己饿醒了,在他身上腻一会儿,然后两人一起起床。



    有条件的话,爱一次,洗个澡,然后神清气爽带她出去吃饭。



    她穿着吊带裙,他穿着白衬衫,两人一起牵着手,去有鲜花的露天餐厅吃饭,去抬头就能看得到鲸鱼的海底餐厅吃饭,去有着淡淡海腥味的沙滩上吃饭,头顶是棕榈树投下的阴凉。



    吃完饭,牵着她,走在太阳底下,长长的石子路上,或者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人,偶尔会经过一个路人,但不会靠近他们,不会打扰他们。



    没有人认识他们,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报复不尽的恩仇。



    偶尔回去见见老朋友,问问他们近况怎样,带着他和喻菀的孩子,去逗逗老朋友的孩子。



    在他对以后的生活蓝图构想里,就是这样的。



    他只想和她简简单单地生活,不管不顾,不用在意别人是什么想法,不用管闲言碎语,开心地活着。



    不远了。



    等他亲手将安德森伏法,把那对不伦恋的jiànrén,送进监狱,替喻菀报了仇,就好了。



    他已经想好了,陆昌圣的时间不长了,在陪着他的最后的时光里,他把陆家手下的产业,半卖半送,钱留在手里,人情做出去,以后大家见着他,还是尊重他,卖他个面子。



    他会把麦爷爷送回到老家,给他买套大房子,让他和家人团聚。



    然后,就没有任何牵挂了。



    他和喻菀只剩下彼此。



    他没有亲叔舅亲姑姑亲姨,他过世的父母,都是独生子,所以他用不着对谁负责了。



    喻菀也跟他差不多情况。



    正如,厉南朔上次安慰他的那句话,“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也相信,厉南朔说的,会变成现实。



    好人会有好报。



    至少他陆枭,没有做过大恶之事,喻菀比他更善良,老天爷长了眼睛的,一定会成全他和喻菀。



    他沉默着,帮喻菀穿好衣服鞋子,牵着她往门外走的时候,忽然扭头望着他,朝她轻声道,“小不点儿,叔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好不好?”



    “小时姐姐被坏人抢走了,就是那个欺负小不点儿的坏人抢走她的,叔帮你去教训他打他,然后把小时姐姐带回来,好不好?”



    喻菀本来是傻傻地开心笑着的,听着陆枭说话的同时,渐渐停下了脚步,微张着小嘴,看着他,眼神有些诧异,还带着点儿害怕。



    “叔,把你送到小时姐姐家里去,家里有齐妈,有冒冒,还记得吗?”



    “冒冒,长得跟厉叔叔很像,齐妈,是老做小鸡腿儿给你吃的那个奶奶。”



    “你在小时姐姐家住过好一阵子呢,还记得吧?”



    喻菀是记着的,重复不断出现过的场景,都会在她脑子里留下印象。



    而且她现在比以前懂事了,聪明一点儿了。



    陆枭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是记着的。



    她现在表现出来的害怕,是因为,她不想离开自己。



    现在的喻菀的心思,太容易懂了,不用她表达出来,陆枭几乎都能猜中她在想什么。



    “乖,等叔和厉叔叔把小时姐姐救回来之后,就去小时姐姐家里接你回家,到时候啊,让爷爷和叔一起去接你回家,好不好?”



    喻菀憋了好一会儿,抓着他的衣服,小脑袋闷在他怀里,摇了摇头,伤心委屈地回,“不好……”



    “叔从来不会骗你的,对不对?叔从来没有对你食言过,是不是?”陆枭紧紧搂着她,闭着眼睛,下巴蹭着她的脑袋,柔声哄道。



    喻菀难过,他只会比她更舍不得。



    但是,这次不同。



    他陆枭再孬,哪怕为了喻菀打算金盆洗手,发誓不再意气用事惹是生非。



    但是,为喻菀报仇,是他心里的底线,是他一定要做到的事情。



    不然,他就不配跟喻菀在一起。



    保护自己的妻子,是男人最基本的担当。



    他哄了好一会儿,这次喻菀的脾气相当倔强,就是不肯同意,越哭越大声。



    陆枭实在没办法了,松开了她,蹲在了她面前,伸手,用温热的掌心,替她擦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