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09章 我的公主殿下

    替她擦干净了脸,喻菀的情绪,也比刚才稳定些了。



    陆枭见她撇着小嘴,没有继续哭出声音,退后了几步,坐在了沙发沿上,拉着她,让她坐在了自己一条腿上。



    随后朝她认真道,“假如,叔不去从那个坏人手里救回小时姐姐的话,她会很可怜的,小不点儿会再也看不到她,厉叔叔也会失去她。”



    “叔离不开你,厉叔叔也离不开小时姐姐,这么说,你能不能懂?”



    喻菀是听懂了,陆枭说得很浅显,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



    很多事情她都想不通,她不懂chéngrén的世界,不懂为什么昨天陆枭还跟她那么亲热,今天他就说要走了。



    “可是,坏人很厉害。”她一双眼睛哭得通红,委屈道。



    动画片里面放的,坏人都很厉害,可以从第一集一直坏到最后,好人都会受伤。



    她不想陆枭受到伤害。



    安德森对她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可怕了,她脑子里会封闭对那件事的回忆,但是她仍然知道,那个人非常可怕。



    陆枭默默地看着她,他知道,喻菀很担心他,害怕他受伤,害怕他不会回来。



    但是他也没法告诉喻菀,他主要,是为了喻菀去的。



    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伤害喻菀的人在那,不然,他不一定会丢下喻菀,毅然前往国。



    他沉默良久,搂紧了她的小身子,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皮,柔声,而又坚定地回道,“不会,叔会比坏人更厉害。”



    “叔从来不撒谎,而且,有很厉害的厉叔叔,在帮咱们,是不是?”



    陆枭从来不愿意承认,厉南朔是真的很厉害。



    心里承认,嘴上不承认。



    但是为了拉近喻菀和白小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会经常,在喻菀面前讲故事,讲他们所有人的过往,把厉南朔,描述得非常厉害,像是有超能力。



    在孩子眼里看来,厉南朔确实是有超能力的。



    是一个能让人心里产生安定感的,神一般的人物,超级英雄。



    喻菀仔细想了会儿,厉南朔确实好厉害,有他帮忙,他一定会保护陆枭的。



    “真的吗?”她抬头,眼泪涟涟地向陆枭确认。



    “真的啊!”陆枭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宽慰的笑。



    伸手轻轻咯吱她,“小不点儿哭起来的时候,就不像小公主了哦!”



    喻菀被挠得破涕为笑,在陆枭怀里打起滚来。



    两人闹了好一会儿,陆枭又问她,“行吗?可不可以?我的公主殿下?”



    喻菀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才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那叔,要把小时姐姐带回来哦!”她又撅着嘴,认真道。



    “一定,一定把她带回来。”得到喻菀肯定的回答,陆枭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轻声回道。



    喻菀的病情,真的在好转,她可以听得进道理,替人着想了。



    想必不需要一年,她就能变得正常了。



    与此同时,国。



    白小时被被绑着双手,蒙着眼罩,从陆路换到水路,再换到陆路,颠簸了一天时间,终于抵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这里的天气很炎热,阳光很强烈。



    车窗开着,她忽然闻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息。



    这股气息有些不太寻常,像是春末出去踏青时在花田里闻到的味道,只是气味更玄妙一些,她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玄妙,但就是不一样。



    下车时,车上的人终于帮她松了绑,替她取下眼罩。



    白小时用手遮住强烈的阳光,适应了几秒,才勉强睁开眼睛。



    随后,看见了面前的千万亩田地。



    那浓烈的红,似乎从她脚下一直燃到了天际。



    原来,这种气味是罂粟的气味。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正的罂粟果实,而且还是这么多,这让她有些震惊。



    田地间有不少人正在采摘成熟的果实,而离她不远处的田地边际,有更多的人坐在那里,在慢慢地刮果实外层,无论是妇孺还是小孩,都在认真地刮。



    “走吧。”欧阳停好车子,不再给她继续看下去的机会,伸手推了她一下,一行人绕过花田,往更远的地方走去。



    “去哪里?”她一边bèipò跟着他们往前走,一边忍不住皱着眉头问。



    “你假如一直这么多问题,就留在这里好了,但是这边的男人……”欧阳说到一半,别有深意地回头瞥了白小时一眼。



    余下的话,他不说,白小时也懂了。



    她感觉,可能一路上都没对她动手的欧阳他们,可能会更安全一些。



    相对来说。



    路边的人看见他们的到来,有些女人放下手里的东西,朝白小时几人礼貌地双手合十打招呼,“萨瓦迪卡!”



    是国人,他们现在在属于国境内的三不管地区。



    白小时犹豫了下,朝那些礼貌的女人还礼,“萨瓦迪卡。”



    “这里是冯爷手下,卡蓬将军的地盘,我们要过河去见将军那里。”欧阳见她十分不解的样子,还是简短地解释了一句。



    说完,想了下,又道,“到了这里,你就安心待着吧,在靳旬被救之前,别想踏出这里一步!”



    他们果然还是不敢杀她,虽然之前威胁她说,要是不乖,就杀了她。



    因为留着她这个人质,还大有用处。



    白小时忍不住皱眉。



    远处的一排房子里,立刻有扛着枪的土兵走了出来,似乎是已经跟欧阳提前打好了招呼,领着他们往一边丛林的方向走。



    走了没多远,就看见有一条虽然不宽,但是看起来很深的河。



    河里有三只背上装了座椅的大象,正在等着他们。



    白小时看没看仔细,那些座椅是怎么安在大象身上的,又被套上了眼罩。



    这次欧阳他们也不能幸免,连带身上的武器都被收走了。



    欧阳只是个很厉害的杀手,一个比较厉害的合作伙伴而已,在冯疯子的得力干将面前,算不上是什么,也是一只随时都能被捏死的虫蟊而已。



    三不管地区很乱,这些土兵,都是自立为将军的人,自己建立的部队。



    有钱,什么都能做到,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已经存在几十年了。



    身边土兵,在扶着白小时爬上大象背上座椅的时候,揉了她一把。



    顺势狠狠地揪了一下,显然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