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10章 贵宾待遇

    白小时愣了下,立刻收回扶着那个人的手,拘谨地在大象背上坐好。



    在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不是国人的地盘,她还没能摸清楚状况,不敢跟他们有冲突。



    更何况作为他们自己人的欧阳,身上都没武器,她不敢轻举妄动。



    好在那些士兵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坐上来,由普通的国当地人,引着大象慢慢地涉过河,朝前面走去。



    涉过了长长的河,终于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岸上有人接他们下去,她听到了不远处爽朗的笑声,然后有人掀开了她的眼罩。



    她看着眼前干净整洁的一排小楼,有些诧异。



    背后欧阳随即走到了她的前面,领着她往前面的一群人走了过去。



    他郑重其事地和其中几个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指着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向白小时介绍,“这就是卡蓬将军。”



    卡蓬将军是典型的国人长相,稍稍斯文一些,虽然看上去已到中年,但是并没有像纵酒纵欲过度的那种中年人那样大腹便便,精壮的体格和年轻人不相上下。



    欧阳说完,然后又指着白小时朝卡蓬将军说了一句国的语言。



    白小时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们几眼,学着他们之前的样子,朝卡蓬将军点了点头。



    卡蓬将军看着白小时,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了两句什么。



    “卡蓬将军觉得你很有意思,他让你不用担心,你只是个女人,男人之间的问题,自己解决就好,他会像照顾自己的贵宾一样照顾你。”



    她听了解释,心头不由得有些疑惑。



    卡蓬是冯疯子的手下,不应该对她这么客气才对。



    但是她不通语言,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既然对方对她比较客气,那她就配合着演戏就好了。



    她也不至于傻到,在自己独身一人的情况下,和这么多敌人做对,不然不就是自己找死吗?



    她暗忖了几秒,勉强挤出一丝笑,朝卡蓬将军又点了点头,“承蒙厚爱。”



    卡蓬将军笑着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头上的纱布上,指着纱布有些惊异地说了句什么,立刻转身指着门口的一个男人,让他过来。



    “卡蓬将军说你的伤口情况看起来很不好,让他的私人医生帮你看看是否需要再做些什么。”



    白小时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她想知道,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站在原地没动,让那个医生看了下。



    医生转身从楼下房间取出一圈纱布帮她重新包扎了一下,并没有再做什么。



    “医生说你需要躺在床上静养几天,还好伤得不重,伤口已经在愈合了。”



    卡蓬将军对她的礼遇,让白小时更加困惑。



    在敌人这里,谁能保证下一刻她不会受到侵害?



    但至少,让她从刚才被摸的阴影中稍稍平复了一些。



    卡蓬将军似乎在跟人商议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样子,等白小时头上重新包扎完之后,立刻带着另外几个人进了小楼。



    欧阳就带着白小时到四处逛了逛。



    白小时跟在欧阳身后,忍不住沉声问道,“所以,你的任务就是bǎngjià我,然后送我来这里吗?”



    “简单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吧。”欧阳语气淡淡地回道。



    “只不过,你到了卡蓬这里,插翅也难飞,所以暂时,我还会有别的任务,你自己在这里的时候,好自为之吧。”



    欧阳说完,面无表情扫了白小时一眼。



    白小时感觉,欧阳这个好自为之,大有深意。



    虽然他也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确实,几次三番对她手下留情,而且之前,他对她说过,只要她乖乖听话,他就会保她不死。



    白小时觉得,他或许是在提醒她什么。



    她和他对视了几秒,没有继续追问别的,只是别开目光,望向了别处。



    走到一小片罂粟花田时,他指着对面一片空旷的地,警告白小时,“那里是雷区,千万不要进去,有些自己埋雷的人进去都会一不小心踩错被炸死。”



    “为什么要在那里埋雷?”白小时有些不解。



    “因为过了这片区域,后面就是另一个将军的地盘,这里的将军可不止一个,再远一点就可能是别国的地盘,为了互不妨碍,设雷区很正常。”



    “而且,是为了,防止你这样的人,从他们地盘逃跑,来了这里,你就是奴隶。”



    欧阳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了白小时一眼,眼神中别有深意。



    “我不是!”白小时随即皱起眉头,否认道。



    欧阳听她这么回答,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嘲讽的意味。



    “你个人否认,是没用的,到了这边,他们土将军说了什么,什么就是规定,什么就是法。”



    “他们想对你做什么,想杀你,都不用对任何人负责。”



    所以,欧阳才让她好自为之。



    白小时的心,不免“咯噔”了下。



    “呵……”白小时的神情变化过程,尽数落入了欧阳眼底,他忍不住又笑。



    笑着的同时,伸手拍了拍白小时的肩膀,“放心吧,我说过的话啊,不会食言,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远处楼上,卡蓬将军忽然远远朝他们这里,打了声招呼。



    欧阳回头,朝卡蓬招了招手,示意知道了。



    然后朝白小时道,“我给你留两个人这里,他们会保护你,不用过于担心。”



    白小时不知道,欧阳是因为什么,才对几次三番对她留情,见他转身要走,其实明白,他可能待会儿就走了,所以才说会留人给她。



    忍不住又低声叫了他一声,“欧阳!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长得漂亮啊,舍不得让你死在国佬的手上,要死也得回国死啊。”



    欧阳头也没回,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在开玩笑。



    白小时不知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没吭声,看着他走远了。



    她留了个心眼,自己又在周围逛了一圈,了解了下这边的地形构造。直到卡蓬命令她回房,跟着白小时的阿三还有另外一个欧阳的人,才把白小时送到了房间,守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