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13章 错过

    厉南朔脸上虽然是笑着的,瞳仁却忍不住紧缩了下。



    这就是,当初伤害宁霜的五个人之一,唯一幸存下来的五人之一。



    终于见到他了。



    能让卡蓬将军亲自出来迎接,是多大的殊荣?



    对于很多前来三不管做生意的人来说,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



    这充分证明了,卓家在黑道的龙头地位,还有在南方市场的地位和影响力。



    厉南朔强忍住了,想要立刻杀了卡蓬的强烈情绪,假笑了下,朝卡蓬敞开的双臂迎上前去,“卡蓬将军!希望能够合作愉快!”



    “我甚至都不敢相信两天前是卓先生联系了我!”卡蓬皮肤有些黑,映得他一口参差不齐的黄黑牙,更让人觉得恶心。



    “当然,您是卓先生的高级秘书,身份也一样的尊贵!”



    厉南朔又笑,和卡蓬来了个结实的拥抱。



    和卡蓬热络地聊完关于开拓这边市场的事情之后,已经是晚餐时间。



    卡蓬非常热情地跟他分享了,从别国买来的一个最漂亮的奴隶,胸大臀翘,标准的整容脸。



    厉南朔没有推辞,任由奴隶坐在自己的脚边服侍。



    “怎么,贾先生看上去兴致不高的样子啊!不喜欢这个吗?”卡蓬喝了两杯酒,指着厉南朔哈哈笑道。



    “需不需要加点药助兴?我这里楼上还有一个尤物,前天刚到的,我都没碰过,送过来给你尝尝?”



    厉南朔晃着手里的酒杯,斜眼扫了眼卡蓬。



    他心里清楚,卡蓬嘴里的尤物,说不定是白小时。



    手上的酒杯,几乎要被他捏碎。



    他忍住了,在昏暗的灯光下,随着卡蓬的淫笑,也意味不明地,低声笑了起来,“好啊!将军都能说她是尤物,那一定很漂亮。”



    白小时正坐在楼shàngchuáng上,听着楼下吵闹的动静。



    前两天,一日三餐,都是阿三送进来的。



    除了和她有眼神交流,说一句,“没事,我尝过了,吃吧!”以外,都相安无事,卡蓬将军的人,和她都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她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睡着了两次,两次做梦的频率,都比平时多很多。



    她感觉,自己大概是受了罂粟的气味的影响。



    毕竟,她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第三天临近中午起来,吃完饭,她很快就觉得头很晕,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会儿又睡着了。



    她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见厉南朔为了救她,冲上欧阳的车引爆了zhàdàn,跟欧阳同归于尽。



    又梦见秦苏苏跟她掐架,说宋煜陪老婆的时间,一年三十天都没有,都是因为她。。



    还梦到了宁霜和外公,他们让她回家,一大堆全绕在一起,绕得她喘不过气来。



    惊醒过来时,她看了下墙上挂着的时钟,她不过才睡了三四个小时而已,但是感觉却像过了整整一天。



    看来,真的是闻到罂粟的气味的原因,开始在产生幻觉了。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毒瘾,还没完全戒掉,只不过这两个月,都在努力控制,所以症状减轻了一些,到了这里,就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她躺在床上,看着外面已经西垂的太阳,还有隔壁楼房里隐约传来的国réndà声交谈的声音,有些烦躁。



    忽然听见有人来敲她的房门。



    阿三在外面用国语跟对方交流了几句,立刻隔着门朝她道,“白xiaojie,卡蓬将军想邀请你一起吃晚饭,还有其他几个重要的客人一起。”



    卡蓬怎么会忽然,要求她陪客人一起吃饭?



    她不能去。



    尤其,卡蓬和他的客人都是男人,她挤在中间算什么?



    至少要等欧阳过来了再说,这样她心里还有个底。



    “我不去。”白小时想了几秒,立刻果断地回道。



    “你就跟卡蓬将军说,我现在头上的伤口还是很疼,陪不了他了,等我身体好一点,一定奉陪。”



    虽然阿三知道,今天来的,是自己人,战争,大概会一触即发。



    但是面前就是卡蓬将军的人,他也不好明着告诉白小时什么。



    他想了下,回道,“那行,我下去跟卡蓬将军亲自解释一下。”阿三说完,就下楼了。



    他下去跟卡蓬将军解释原因了之后,卡蓬将军脸色,随即变得有些不好看。



    “楼上的就是夫人,下来传话的那个,就是我们以前的弟兄阿三。”陆枭的保镖看到传话的人,不动声色,凑到他身边快速说了一句。



    厉南朔的头有些隐隐作疼,身上一阵阵地发热,或许是吃的东西里真的加了什么药。



    他皱着眉头,看到卡蓬随手端了一盘东西,递给了阿三,说了几句什么,让他送上了楼。



    白小时,恐怕是不肯下楼。



    现在这种情况,她下来,见到他,一定会认出他,那她至少可以安心些。



    但是她不下来……



    “实话说。”厉南朔斜倚着背后的墙,目光重新落在了卡蓬身上,忽然沉声开口道,“我们卓少爷这次派我来,跟将军谈生意,是有附加条件的。”



    而此刻,阿三把吃的,送给了楼上的白小时。



    他依旧是尝了一口,几分钟内,感觉没有什么异常,才敲门,把白小时的饭送了进去。



    白小时因为中午没吃东西,早就饿了,阿三说没有问题,她深信不疑,就吃了。



    吃完,隔了有半小时左右,她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整个人有些发飘,浑身在发烫。



    她扶着墙,爬了起来。



    起身的瞬间,差点儿没站稳,像是发烧了。



    她不敢确实是不是因为那份饭,去浴室,用凉的湿毛巾,擦了下身体,身体的温度还是没降下去,而且,心口一阵阵发虚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熟悉。



    她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大概是卡蓬在食物里加了什么东西,量不多,毕竟发作得不是很厉害。



    白小时清清楚楚明白,她现在处在一个狼窝之中。



    如果她保护不了自己,任何人都帮不了她。门外的阿三也不例外,他们手上没枪,并且在危及到自己生命的时候,跟她毫无关系的阿三,大概不会选择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