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14章 冯疯子出现了

    白小时趁着自己身上还有力气,立刻拖了一些比较重的东西堵在门口,找到浴室里的一次性剃须刀,拆开了刀片,揣在了自己口袋里。



    随后关了灯,和衣坐在了椅子上,不敢睡觉。



    好在卡蓬,并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到了清晨的时候,她浑身的热烫也退了下去。



    她实在是很累了,卡蓬派人送上来的早餐,她也只吃了一两口。



    她看到外面天亮了,听到卡蓬大声谈笑的声音,小心翼翼走到窗前,看到卡蓬带着一帮人离开了,似乎要去别的地方。



    她确定卡蓬没有转身回来,才松了口气,疲惫地合衣躺下了,准备休息一会儿。



    睡到一半,迷迷糊糊见,她忽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她看。



    理智让她立刻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她猛地睁眼,坐了起来。



    中午的太阳很好,站在窗前的一道身影,他的阴影笼罩住了白小时。



    白小时反应很快,随即望向窗户边。



    她看到,卡蓬正站在窗外看着她。



    眼底的阴沉和渴念,在白小时望向他的瞬间,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虚假的笑容。



    其实他昨晚就可以得手的,但是那个贾先生,拉着他,和他谈了一整晚的生意,拖得白小时身上药性都过了。



    白小时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



    卡蓬身上穿着的,自制的军装,两肩上的金色纽扣,在强烈的阳光下,反射着金光,花人眼,她刚才就是被这个光刺了下,才转醒过来。



    看来卡蓬在那边,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了。



    “白xiaojie,卡蓬将军亲自过来,问你午饭想吃什么。”阿三站在卡蓬身边,微微低着头,朝白小时低声问道。



    “我不挑食。”许久,白小时朝卡蓬将军露出一个牵强的笑,轻声回道。



    说话的同时,她的手心里,渐渐被冷汗濡湿了。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卡蓬可能,这两天,就要对她动手了。



    卡蓬下去了一下,随即又亲自端着饭菜,上来了,敲她的门,要进来。



    听着敲门声,白小时身上的冷汗,一层层地,瞬间浸湿了衣服。



    她犹豫了几秒,紧张到连呼吸都在抖。



    走到门口,握住了门把手。



    阿三站在窗前,看着她,忽然朝她,微不可觉地,点了下头,似乎是要她放心。



    大中午的,底下好像还有客人在等着卡蓬。



    卡蓬敲门的声音,已经显得十分不耐烦了。



    白小时觉得,在欧阳还没回来的时候,她不应该跟卡蓬起正面冲突,不然就像欧阳说的,哪怕他杀了她,白小时也只有认命。



    只能见招拆招了。



    她下定了决心,又悄悄摸了下口袋,确定刀片还在,当着卡蓬的面,打开了反锁着的门,从外面人手中接过午饭,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而卡蓬,也自然而然地跟她走了进来,在她房间四处看了一圈,微笑着用国语问,“住得还舒服吗?要不要换个大一点的房间?”



    阿三跟着进来了,翻译给她听。



    “不用,我住在这里挺好的。”白小时立刻摇头拒绝。



    她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这栋小楼是唯一有阳台的房间,如果出了什么事,她至少还能跳阳台逃生,这楼不高,跳下去也就最多三四米,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听说你身体不太舒服,要不要请医生来给你看看?”卡蓬继续笑着问她。



    第一眼见到卡蓬的时候,白小时觉得他的长相,倒是没让人觉得不舒服。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卡蓬的笑,光是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



    医生?谁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医生,会给她下什么手脚?



    她吃的饭里他都下了药。



    她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礼貌地摇了摇头,“我是有点儿水土不服,好好休息几天就行了,不需要看医生。”



    直到现在,她才真切地体会到,容貌会在一个危险的坏境中给女人带来多大的麻烦。



    虽然她虽然并不是长得很漂亮,脸上还有一道刚结了疤的疤痕,但是在一个充满了shòuyù的男人眼里,只要他看得顺眼,都无所谓。



    卡蓬大概是没有什么可问的了,只是坐在白小时身边,笑盈盈地盯着她,问她,“怎么不吃?不饿吗?”



    白小时确认,他送上来的食物,一定有问题。



    她不能吃。



    就在卡蓬等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楼下上来了人。



    凑到卡蓬耳边,轻声道,“贾先生催您早点儿下去呢,说合同有点儿问题,修改完了才能带回去给卓少爷签字。”



    “还有……”



    卡蓬倒是没想理会厉南朔的,毕竟该看的都看了,该商量的,也商量地差不多了。



    厉南朔说还想再考虑考虑,他就让他一个人在底下考虑了。



    然而听到了后面一句话,脸色忽然就变了。



    “怎么不早说?”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黑漆漆的,招呼都没跟白小时打一下,赶紧出去了。



    下去回到厉南朔他们在的房间里,进去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保养得还算好,皮肤看不到有什么皱纹,养得红嫩细白的脸,穿着一身打太极的衣服,轻松闲适地坐在他旁边位置上。



    一直在他背后默默支持的大佬,冯疯子,亲自来了。



    欧阳站在他身后,跟随他一起来了。



    欧阳离开的这几天,就是特意去接冯疯子过来的。



    因为早就得知,国的卓家,要投资安德森的生意,冯疯子感觉有些蹊跷,就亲自赶来了。



    看到冯疯子的瞬间,卡蓬立刻恭敬地低下了头,快步走到了他跟前。



    刚要给他行礼,冯疯子却先站了起来,伸手,拥抱了他一下,笑道,“好久不见了,我的老朋友!”



    卡蓬感觉,他可能是怕自己的身份被人察觉,所以才假装是他的朋友。



    他立刻会意,点了点头,用用力抱住了冯疯子,哈哈笑道,“是啊,好久不见!”



    厉南朔在旁,默不作声地看着。



    冯疯子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因为,他认得这张脸。



    老相识了,没直接照过面罢了。



    没想到,他亲自过来了,胆子还真挺大的。



    “卡蓬将军的朋友?”厉南朔从善如流,面不改色地问卡蓬。“嗯,一个老朋友!”卡蓬哈哈笑了起来,也没介绍,就这么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