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18章 明天一起回家

    厉南朔抱着白小时,飞快地回了房间,动作轻柔把她放在了床上。



    回房间的时候,白小时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



    厉南朔看着眼里疼在心里,让她倚在床靠背上,打开一瓶矿泉水,一口一口给她灌下了一瓶。



    随即又转身紧紧关上所有的门窗,用盆子打来一盆温水放到床头,替她擦拭掉脸上的血污。



    还好,都只是小伤口而已,伤得最重的,倒是她的手心。



    他看着她掌心狰狞的伤口,心痛到无以复加,许久,随手撕下一条床单,替她扎好。



    “宝宝,明天我们就回去了,去医院,我带你去看医生……”他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抱着她,柔声哄道。



    然而唇瓣落在她额上的瞬间,才发觉,她的体温比刚才更高了。



    她迫切地需要降温。



    她迷迷糊糊听着厉南朔的话,无意识地“嗯”了一声,听上去倒更像是撒娇索欢。



    他愣了下,又探手,触了下她身上的温度。



    滚烫,烫得可能温度接近四十度了。



    在大剂量的药物影响下,白小时只觉得,厉南朔触着她的冰凉的指尖,让她很舒服,,他碰到的地方,皮肤情不自禁激起层层战栗。



    让她情不自禁的,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双眼迷蒙地望向他。



    厉南朔看着她双颊微红,禁不住的一阵发紧。



    假如他没有及时赶到的话,他不敢想象,今天过后,会有什么后果!



    他扭头,看见了残留在桌上的药物空壳,拿起来看了一眼名称。



    还好,不是毒品。



    但是卡蓬下手太狠了,竟然给她注射那么多!



    “一帮禽兽!”他忍不住,沉声咒骂了一句。



    而白小时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了,她躺在床上,无意识地轻微地扭动着身体,想要靠上他。



    “不能。”他伸手压住了她,轻声道,“宝宝,今天晚上的行动随时都会开始,所以不可以!你忍着点儿!”



    白小时好像是听进去了,又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双眼迷蒙地,点了点头。



    厉南朔甚至不敢多看白小时,他怕白小时还能忍得住的时候,他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咬紧了牙,抵御住自己的渴念,迅速脱掉白小时身上的衣物,拧干了毛巾给她一寸寸的擦拭身体降温。



    然而,效果只是暂时的,她的体温没几分钟,就立刻回升了,而且有越来越烫的趋势。



    他连续不间断地,给她擦了三四遍身体。



    最后一次摸她身上,试了试她的体温,忍不住,狠狠把手里的毛巾砸到一旁。



    没办法了!



    他很了解这种药,如果白小时身体里的渴念得不到排解,药效就没办法消退。



    白小时只会越来越痛苦。



    他必须得帮她,但是他自己得忍住。



    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等回了国,他们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忍住这一时,就好了。



    他站在床前,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强忍住了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冲动。



    随后关掉了蓝牙耳机的话筒,不然,外面那么多人就得直播听他和白小时亲热了。



    他轻轻摸了下白小时的脑袋,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白小时察觉到自己唇上,有个滑滑的,冰凉的东西靠了过来,随即像是久旱遇甘霖一般,张开檀口,一下子,用力吮住了。



    是她熟悉的气味,薄荷味,是厉南朔。



    厉南朔吻住她的同时,让她勾住自己,将她轻轻挪了一个方向,提起她两截白玉般纤瘦的小腿。



    随后,右手探了下去。



    十几分钟后,白小时轻喘着,浑身都抖起来。



    厉南朔等了她几分钟,耳内埋着的微型蓝牙耳机,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长官,陆先生那里,情况不太对,需要立刻派人去支援吗?”



    陆枭那里出事了吗?



    他愣了下,打开话筒,轻声反问,“什么问题?”



    “吵起来了,双方都拔枪了,我们在那留了两架战机,二十个人,狙击手仅有五个,恐怕动起手来,陆先生会很危险!”



    “再派一架战机过去,然后通知坤图爵爷,让他带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监狱!现在让坤图爵爷给监狱长打电话,尽量干扰他们,拖延时间!”



    厉南朔思考了下,毫不迟疑地下命令。



    “收到!”



    陆枭那里出了问题,恐怕这边,很快会接到消息。



    他犹豫了下,又低声吩咐道,“全体,进入备战状态!战机准备进入!海上军舰导弹定位!一旦我下命令,立刻发射导弹!”



    “收到!”



    好不容易,冯疯子和卡蓬两大毒瘤都在这里,绝对不能让他们有逃跑的机会!



    哪怕是杀了他们,也不能让他们有逃出去的机会!



    他低声吩咐完,低头,看向床上的白小时。



    经历过一次,白小时还是不太清醒,一次还不够。



    他关了耳机话筒,考虑一下,打算给她更大的cìjī。



    随即,半蹲在了床沿边。



    他的手没有离开,头俯过去的瞬间,白小时神志有了一瞬间的清明。



    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猛地瞪大了迷蒙的双眼,环住他的双手,隔着薄薄的衬衫,指甲狠狠掐进了他背部的肌肉里。



    白小时从未感受过,如此温柔而又激烈的欢愉。



    不过几分钟之后,两只脚,足尖紧紧绷起,绷成了一条直线,脑子里一片空白。



    足足持续了将近有一分钟,紧绷的身体,才颓然松了下来。



    厉南朔松开了她,凑近她,轻轻吻了下她的唇,问她,“醒了没?”



    白小时虽然脑子是清醒了不少,浑身的热都有所缓解了,然而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醒了,我带你去简单洗一下,今天委屈你了,咱们回家之后再好好收拾。”他将她抱了起来,一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一边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



    “待会儿,不要害怕,跟着我,我把你先送到战机上,你等着我。”



    白小时知道,假如自己执意要跟在他身边,只会拖累他。



    所以没有反对他的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厉南朔打开淋喷,替她迅速冲洗了一下全身,然后帮她擦干,帮她穿浴袍。



    做这一切的时候,两人一句话都没说。不说话,却又胜似千言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