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30章 陆枭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孩子

    “长安,很好听,男孩女孩叫这个名字都好听,陆爷爷起的真好。”白小时眼里噙着眼泪,抬头问厉南朔,“是不是?”



    厉南朔没吭声,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陆昌圣笑了,“是吗……我跟麦爷爷,商量了一个月的,算了他可能出生的时间,对他的命格,大吉。”



    “我不能亲眼看到他出生,那就给他取个名字,希望以后,你们能向喻菀解释一下,为什么叫孩子长安……”



    “一定。”白小时满口答应下来,“以后我还会让长安认我们当干爸干妈的,只要我们在的一天,就不可能让喻菀和长安母子受欺负!”



    “好,就这一件事。”陆昌圣朝她点了点头,“陆爷爷先谢谢你了。”



    白小时想说,以前陆家和陆枭那么照顾她,她哪怕是为了还恩,照顾喻菀母子一辈子,也是应当的!



    而且陆枭的失踪,一半原因都能归咎到她身上。



    然而她怕这个时候提起陆枭,只会让陆昌圣更加难过。



    所以没说。



    麦爷爷在旁,一直没有说话。



    他见陆昌圣累得不行的样子,眼睛都睁不开了,才轻声朝厉南朔和白小时道,“将军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白xiaojie不用担心,除了喻菀xiaojie以外的事情,将军和我都已经打算好了,他的……要怎么处理,我已经在准备了。”



    麦爷爷说着,微微低下了头,没再说下去。



    白小时知道,现在最难过的,就是麦爷爷了,麦奶奶刚走,现在他又得亲手送走照顾了几十年的陆昌圣。



    她没说多的,和厉南朔一起站了起来,走出了病房。



    厉南朔见白小时默默擦了两下眼角,伸手,将她搂入了怀里,道,“我有一个问题,需要你解答。”



    白小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着回道,“你说。”



    “你之前,说要认宋煜他们孩子当干女儿,现在到底选哪一个好呢?”



    “你还有心思说这个!”白小时又尴尬又生气,伸手就锤了厉南朔一下。



    厉南朔朝她微微笑了下,抓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按我说,还是长安吧。”



    “陆枭的孩子,就是咱们的孩子。”



    白小时愣了下,她没想到厉南朔套路这么深,竟然会这么说。



    一时之间,心里又有些感动,扑进厉南朔怀里,更是哭得稀里哗啦。



    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正要说,让喻菀再进去让陆昌圣看一眼,或者两个人合个照什么的,以后也好有个念想。



    然而朝四周看了一圈,没找到齐妈和喻菀的人。



    她和厉南朔对视了一眼,随即,赶快给齐妈打电话。



    响了好几下,齐妈才接了,在电话那头道,“少奶奶,我和喻菀xiaojie现在正在原先宿舍这里呢!你们快过来吧!”



    “怎么了?”白小时一听就是有事,随即严肃地追问道。



    “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反正你们赶紧过来吧!”齐妈的语气很是焦急。



    白小时挂了电话,就跟厉南朔一起赶了过去。



    赶到他们原先的宿舍楼的时候,一上三楼,就看到喻菀坐在门口,地上是瓷砖铺的,冰凉,她就那么坐在地上。



    因为今天天气很暖和,二十几度,白小时就只给喻菀裙子底下套了一层很薄的袜子,但是楼道里还是很冷的,她就那么坐在地上,会冻坏的!



    白小时快步朝她走过去的同时,看到楼道上全是人,站在那儿看喻菀的热闹。



    “看什么看!”白小时一下子就火了,冲着那帮人叫了起来,“有什么好看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可是人性就是这样,因为厉南朔已经退位了,哪怕他是光环加身,最荣耀的时候退的位,但是他现在,只是阳城军区一个二级领导,所以这些人,不怕他了。



    住在这里的人,谁还没个背景了。



    白小时走到喻菀面前,伸手就去拉她。



    但是喻菀坐在地上,没肯起来,就抓着门把手,赖在了地上。



    “不肯起来。”齐妈在旁,轻声道。



    “刚才说是要下楼玩,然后我就带她下楼了,她自己就闷着头往这儿走,上了楼敲门,一直在叫叔,开门。”



    陆枭压根不在这里,怎么给她开门?



    白小时听着,蹲在了喻菀面前,将齐妈脱下搭在喻菀腿上的外套,又往下拉了点儿。



    摸了摸喻菀的脸,轻声询问她,“小不点儿,咱们回去,好不好嘛?”



    喻菀摇了摇头,小声回道,“等叔回来。”



    白小时很想说,陆枭不会回来的,但是她不能这么说,连她都这么说的话,喻菀肯定会更难过。



    “但是,小不点儿这么坐在地上,肚子里的宝宝,会生病的哦。”她想了下,朝喻菀,更小声道,“宝宝生病的话,叔回来会生气的。”



    喻菀更加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就等叔回来!”



    白小时知道,喻菀想陆枭,很想很想,这种想念他的情绪,已经维持了很久了。



    因为她懂事了一点儿,所以懂得压抑,懂得掩藏了。



    回到军区,来找陆枭,是正常的,毕竟在这儿生活了很长时间,把这儿当成了是自己家。



    她又耐着性子,哄了十几分钟,嘴都说干了,喻菀却丝毫不为所动,但凡白小时有抱她起来的意思,她就会拼命喊叫,不让白小时碰她。



    白小时都哄不住,旁人更加没有办法了。



    旁边的人,还站在不远处看热闹,老张派了兵过来劝导,压根没用。



    这些人都知道,陆家完了,陆昌圣得了大病,陆枭好像死了,就只剩下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陆枭的媳妇喻菀,还是个傻子。



    今天傻子回来了,自然得过来看看热闹,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厉南朔在旁看着,耐性也到了极致。



    他盯着站在前面几个的,年轻男人,他们仗着自己是二代,或者是三代,就了不起了。



    年纪轻轻,工作日,下午三点,站在家门口看热闹,听别人道家长里短。他忽然转身,朝那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