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34章 喻天衡被杀了

    厉南朔和白小时所有人,在教堂里留了一夜。



    包括麦爷爷他们。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查到陆枭的蛛丝马迹。



    麦爷爷朝白小时道,“你就当,喻菀xiaojie是做了个梦吧,哪怕不是梦,人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是不是?”



    麦爷爷说的没有错,他们没有找到陆枭,不能代表这是一件坏事,至少知道了,他还没死。



    等喻菀起来了,一帮人就收拾好了,各自回家。



    厉南朔把白小时他们送回了家,就回去军区上班了。



    因为他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加上之前忙了太久,军区体恤他,所以近期没怎么给他安排职务。



    厉南朔每天朝九晚五,不需要带兵,没什么事做,很轻松。



    正好过去的时候,警卫员说有个早间会议要开。



    厉南朔没回办公室,直接就去了会议室,几乎就是第一个到的,前脚刚跨进门,后脚张政委就在后头叫住了他,“老厉啊,来得蛮早啊!”



    厉南朔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老张头啊,你现在是军区老大了,怎么还保持着这么勤奋的态度呢?”



    厉南朔记得以前,这个笑呵呵的老张头,开会什么的,每次也都是第一个到。



    他善意地嘲笑了他一下,随后进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扭头看着老张头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坐在了第一张椅子上。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快六十了,你还把我顶前面,好意思呢!”



    老张头的本名,特别土,叫张建国。



    厉南朔听他说着,忽然想到,叫了他将近十年的张政委,差点儿把他的本命名都给忘了。



    厉南朔看着他,微微笑了笑,低声回道,“建国老同志,您的思想觉悟还不够高啊。”



    “咱们从进入这个大集体之后啊,就得有为人民奉献终身的觉悟!管你多大年纪,资历够,就得上。”



    “你小子!”张建国一下子把桌上的笔朝厉南朔丢了过来。



    厉南朔稳稳接到手里,又给他推了回去,“贵呢,好几百一支呢,别砸坏了糟蹋了自己闺女的孝心。”



    两人只口未提,厉南朔是怎么复杂地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的。



    但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厉南朔希望达到的一个温和平衡的状态。



    对他本人,对他的家庭,对国家来说,这样,就是最好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张政委忽然道,“对了,老厉,咱们今天的会议,有件事情,还挺重要的,我先跟你合计合计。”



    “你说。”厉南朔点了点头,示意张建国继续说下去。



    “前两天啊,市区发生了一桩密室杀人案,死的人,是个男人,咱们都认识,你不妨猜猜看,是谁。”



    他们都认识?那一定是跟区有关的。



    但是区死了什么人,肯定他们第一时间就能接到通知。



    然而,厉南朔没接到通知。



    死者住在市区,没住在区,那就证明,死者是什么军区家属,并非现役军人。



    他沉思了几分钟,说出了几个男人的名字。



    张建国全都摇头否认了,随后又道,“提示你一下,这个人,跟你们家陆家有仇。”



    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厉南朔脑子里,立刻闪过一个人的名字。



    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下,反问道,“喻天衡?”



    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张建国已经在点头了。



    然后轻声回道,“因为他身份特殊,他的二婚妻子身份特殊,警方办案取证难,所以这件案子,移交到了咱们区审查组。”



    “你知道他死的时候,谁在边上吗?”



    厉南朔看着张建国脸上带着些许玩味的表情,暗忖了下,低声回道,“程起。”



    “没错!就是这丫头!”张建国看着厉南朔的目光,颇为赞赏,“老厉你反应可真不是一般的快!”



    “所以,断案应该很简单吧?qíngshā?”厉南朔淡淡反问道。



    “咱们没有证据啊,小姑娘不肯承认是她杀的,除了两个当事人,没有其他证人,怎么能够随便断案呢?”



    “你得找出她杀人的凶器吧,你得找到什么挣扎的痕迹吧?没有,完全没有,并且……”



    张建国说着,顿了下,才继续意味深长道,“警方给小姑娘做了尿检,发现她体内残存着ānmiányào的成分。”



    “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一个吃了ānmiányào熟睡的小姑娘,是怎么用一把没有留下指纹的干干净净的刀,杀死了一个力气比他大得多的成年男性?”



    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了一眼。



    然后道,“你的意思,就是他杀,不是程起杀的人。”



    “但假如,她有梦游的毛病呢?毕竟是密室杀人,门是锁着的,是吧?”



    张建国点了点头,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反而反问厉南朔道,“你说呢?”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谁都没说话了。



    厉南朔忽然就想到了,几年以前,白小时曾经被陷害杀害室友,也是一起密室杀人案。



    跟那件案子有关的人,其中,就有陆枭。



    而且,陆枭昨天晚上,在教堂出现了,他回来了。



    最恨喻天衡的人,也是陆枭。



    厉南朔心里,清楚了。



    假如真的是这样,陆枭不敢在喻菀以外的人面前出现,非常正常。



    一个杀人犯,怎么可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呢?



    他想到,陆枭对他和白小时说过的一句话,他说,“等解决了安德森和喻天衡的事情,我就带喻菀走。”



    用杀人这么干脆的方式,确实可以永绝后患。



    喻天衡再也无法折磨他和喻菀了,世界清净了。



    厉南朔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的脑子是清楚的,也是糊涂的。



    张建国看着厉南朔,一直看着他。



    厉南朔觉得,张建国心里是有数的。



    只是没有明说出来罢了。



    马上到开会的时间了,一些人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张建国最后轻声问了厉南朔一句,“昨天陆老的葬礼,还算顺利吧?假如陆家还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再给你多批两天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