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47章 走啦!结婚去!

    厉南朔见白小时脸色不对,暗忖了下,该不会是事情败露了吧?



    半天,迟疑着问道,“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白小时不想对他语气这么刻薄,但是厉南朔显然是有事情瞒着她,还忘记了自己要带她去庙里。



    明明是厉南朔自己说的,这周他有空。



    言而无信,还骗人。



    “今天你睡客房吧,我不想跟你睡一张床。”她没等厉南朔解释,皱着眉头道。



    厉南朔抬眸望着她,没吭声。



    白小时就讨厌他这样,就像做错了事情是她,而不是他厉南朔。



    她裹紧了被子,一个被角都没留给他,又躺了下去。



    “那行,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起来再说吧。”厉南朔在她背后,轻轻叹了口气,回道。



    说完,果真一个人拿着衣服,去了隔壁客房。



    他关上隔壁房门的瞬间,白小时一下子坐了起来,望向了门口。



    他还真一个人去客房睡了!



    四天没回来,一句话都不向她解释!



    再过三天就是儿子生日了,他什么都不表示吗?



    白小时气到心肝脾肺都疼。



    但人是她赶出去的,她也不好厚着脸皮再去把他请回来,一个人默默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又躺了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到底是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好像天都亮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外面有海鸥的叫声。



    她头有点儿晕,缓了几秒,才确定,自己耳朵里听到的声音,确实就是海鸥在叫。



    军区不靠海啊?



    白小时伸手,捂着额头,坐了起来。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看到一道黑影朝自己扑了过来。



    她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刚要开口叫,就听到冒冒叫自己,“妈咪,是我!”



    白小时低着头,看向怀里的冒冒,他穿着一套合体的小西装,脖子上打着红色的小领结,像个小大人似的。



    “谁给你穿的衣服呀?今天不要上学吗?”白小时有些诧异的问。



    “今天不上学!”冒冒精力十足地回道。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给白小时脸上套东西。



    “你这是什么呀就往妈咪脸上套!”白小时一边伸手拦住了他,一边扭头看周围的环境。



    她刚醒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不是他们家。



    往周围这么一看,发现有些眼熟,好像是厉南朔之前给她买下的那个珍珠岛。



    她又回国了。



    肯定是厉南朔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弄了过来,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是眼罩!”冒冒认真地向她解释道,“爸比说了,让冒冒在这等着,等妈咪醒了就带她出去。”



    “戴什么眼罩啊?”白小时干脆地回绝道,“不戴!你爸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东西了?我睡了多久了?”



    “爸比要给冒冒开一个生日会,但是那之前,要给妈咪一个惊喜。”



    白小时更是搞不懂,厉南朔到底要做什么。



    “而且爸比说了,妈咪不戴眼罩,就不准我们两个出去!”冒冒十分严肃地又加了一句。



    “简直要被你们父子俩气死!”白小时拧着眉头回道。



    “等我刷个牙洗个脸再说。”



    她下床,看到那边桌子上摆着吃的,还是热的,可能是仆人刚送进来没多久。



    她看了下电子遥控上的时间,现在是国,早上八点整。



    这么一算,她竟然睡了将近二十个小时。



    厉南朔下手可真毒啊!



    她怎么他了就,这么折磨一个刚怀孕的孕妇?



    “爸比让妈咪不要生气了,待会儿就能知道答案了。”冒冒像个小尾巴似的,黏在白小时身后,等着白小时刷完牙洗完脸,狗腿地给她递了一杯热水。



    白小时脑子还是晕的,皱着眉头,接过冒冒手里的水喝了两口,然后回到桌子旁边吃东西。



    一边吃,一边给冒冒喂了点儿。



    她快饿死了,饿得全身都在冒虚汗。



    几分钟过后,才好了些。



    她听到楼下隐约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起身走到阳台上,往底下看了几眼,就看到门口停着几辆车,一个人都没看见。



    她不知道厉南朔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回头又吃了会儿东西,身上有了力气,才朝冒冒道,“过来吧。”



    冒冒替她戴上眼罩的同时,白小时继续向他套话,问他,“今天还有谁来了呀?”



    “不能说。”冒冒头摇得像拨浪鼓,义正言辞地回道,“爸比说了,不能说,冒冒答应了,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



    白小时其实并不能苟同,虚岁四岁的孩子是男子汉大丈夫这种说法。



    但想到,厉南朔有自己教育孩子的一套办法,于是没吭声。



    冒冒替她戴好了眼罩,随后牵着她,一点点地往外走。



    白小时对于出门的路还是比较熟悉的,冒冒领着她,她自己循着记忆中往前走,倒也没摔跤。



    没走一会儿,冒冒忽然就领着她,在一张椅子前面坐下了。



    白小时摸索着坐稳的同时,冒冒替她解开了眼罩,大声道,“可以睁开眼睛啦!”



    白小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在室外花园里,外面的光线有点儿强烈。



    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忍不住眯起了眼睛,过了几秒,才适应了室外强烈的光线。



    她果然是坐在空中花园里的,周围堆满了红色的新鲜玫瑰,远处海面上有游艇在疾驰,天上有热气球在飘。



    游艇在海面上划出的波浪,加上热气球上坠下来的巨大横幅,所有的画面,连接起来,凑成了一排字母,“doyoumarryme?”



    你愿意嫁给我吗?



    白小时被面前强烈的色彩和画面,炫得惊讶地张大了嘴,一下子站了起来。



    所以,厉南朔,是要给她补上迟到了四年的婚礼吗?



    太肉麻了。



    但是,因为前几天还在生他的气,所以强烈的情绪变化,让她一下子有点儿接受不来。



    她捂着嘴,有点儿激动,眼眶甚至有点儿犯潮,差点儿就哭出来了。



    远处直升机上,她看到秦苏苏他们在朝她招手,“走啦!结婚去啦!!!”“骗子!一帮骗子!!!”她忍不住,恶狠狠对着秦苏苏他们那儿大声吼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