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49章 大结局

    淳于澜瑾见白小时脸色有一点点不对,知道她是误解了。



    于是随即解释道,“妍儿真的放下了,她醒来的第一句话,说的是,她这辈子最想感谢的人,是你,死过一次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有多荒唐。”



    “但是以前做了太多的错事,不奢求能得到你们的原谅,所以,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给你们添堵了。”



    “她也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会给人添堵啊。”白小时沉默了几秒,轻声回道。



    “妈妈和南希姐,想说的话,也和她一样。”淳于澜瑾点点头回道,“大家都欠你一句道歉,特别是妈妈,明知道是她们做错了,当初还那么对你……”



    淳于澜瑾说着,朝她低了下头,“小时啊,对不起,以后,咱们一家人和和气气的一起生活,也希望你不要再责怪我们之前犯的错误了,好不好?”



    他们确实,都欠她一句道歉,从来都没有说过是她们做错了,才导致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



    但是白小时觉得,她要想跟厉南朔一起过下去,就必须要学会大度和容忍。



    她选择了和厉南朔在一起,就得忘掉过去。



    而且伤害过她的人,也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惩罚。



    自从陆枭活着回来之后,她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生死面前,没有跨不过去的坎。



    人能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妈,你别这样。”白小时伸手拦住了她,轻声道,“其实我早就不怪你们了。”



    淳于澜瑾脸上有些羞愧,又伸手抱了抱她,“那就好,不怪我们就好,妈妈以后一定好好对你和孩子,以前对冒冒也不公平,以后不会了,肯定不会了。”



    淳于澜瑾说的是,以前小司把冒冒推下楼,叫他野种那件事。



    白小时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脚边的冒冒。



    他仰头看着淳于澜瑾,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白小时也不知怎么的,看着自己儿子乖巧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眼眶有点儿发酸,轻声回道,“没事,冒冒自己都忘了,妈您就不用自责了。”



    冒冒忽然朝淳于澜瑾道,“奶奶,也抱抱冒冒!”



    “抱!奶奶最喜欢冒冒了!”淳于澜瑾随即松开了白小时,俯身一把将冒冒抱了起来。



    淳于澜瑾松开她的同时,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道,“傻丫头,今天明天应该是你人生中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候,妈就是给你道个歉,别难过了啊,你爸在后面等着你呢。”



    白濠明也来了吗?



    白小时愣了下,朝远处看了过去,果然看到白濠明就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们这边。



    孤零零的一个人,看着,还怪可怜的。



    “去吧。”淳于澜瑾又朝她轻声催促了一声。



    白小时觉得,厉南朔就是故意的,故意把结婚搞得像是欢送会一样。



    让淳于澜瑾低下头给她说这一句道歉,肯定花了不少功夫。



    还有白濠明这个冥顽不化的老头子。



    白小时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恨他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



    但是她一直都还因为宁霜的死,而耿耿于怀,一直都没管他,都是顾易凡在照顾他。



    她有些不情愿地,抱着花朝他走了过去。



    白濠明见她过来,笑得有些牵强,也不敢直视白小时的眼睛,“小时啊,明天就结婚了,爸爸其实不想过来惹你不开心的,但是怕别人说你闲话……”



    “你以前不是过得挺洒脱的吗?从来不管别人对你是什么看法吗?你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看得最透的人吗?我被别人说几句闲话,关你什么事?”



    白小时不等他说完,随即打断他的话道。



    “我就一个孤老头子了,别人骂我就骂我了,但是你不能被人骂啊。”白濠明有些着急地,抬头朝白小时解释道。



    他抬头,看到白小时看着自己笑,忽然间就说不下去了。



    他的意思,白小时应该是明白了,不然也不会对他笑吧。



    他愣着的同时,白小时忽然将怀里的玫瑰花,塞进了他怀里,然后走到他身后,推着他的轮椅往前走。



    “你知道吗,爸真的很爱你,但是,可能我这人表达的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样,总是会惹你生气。”白濠明一边小心翼翼地捧着怀里的花,一边朝白小时道。



    “别说了。”白小时毫不留情面地怼了回去。



    她其实知道的,白濠明对她是一种什么感情。



    年轻的时候很混账,讨厌她,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无法跨过宁霜去世的这个坎。



    看见她就想到宁霜,于是就更不想看见她。



    后来他安排了她和何占风见面,其实她就开始懂了。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亲生女儿也离开自己,所以他才会尽量,去为她争取,他心中认为是最好的。



    她和白濠明两人,谁都不愿意表达出来而已。



    又恨又爱,谁愿意说出口呢?



    但她想,她以后,应该会对这个固执的老头子,好一点儿吧。



    大家都忘掉了过去,却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原地,很可怜呢。



    毕竟,这是她爸爸。



    “那你能不能,再叫我一声爸爸呀?”白濠明憋了好久,忽然扭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轻声问。



    “看你表现吧。”白小时面无表情地回道。



    两人说着话的同时,已经看到了穿着zhìfú,站在机场跑道前的厉南朔。



    他站在那儿,眼底噙着笑,看着朝他走来的父女两人。



    然后,先开口叫了白濠明,“爸,您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我吗?”



    听厉南朔叫爸的这一瞬间,白濠míngxīn中感慨万千,伸手抹了下眼睛,点着头,热泪盈眶地回道,“愿意!”



    “那我要带小时走了啊。”厉南朔走到白小时身旁,牵住她一只手道。



    他一直在笑,看着白小时,一直在笑。



    “行,带她去吧,一定要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白濠明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同意,让厉南朔带走自己的女儿。



    “要去哪里?”白小时假装还在生气,故意绷着脸问厉南朔。



    厉南朔俯身,直接公主抱抱起了她,往飞机边上走,“带我的女王大人去结婚啊。”



    “她小时候的日记里啊,曾经写过,希望长大以后呢,嫁给一个特别有钱的,特别帅的军官,能包下一整个大教堂的那种有钱人。”



    “他得用飞机把她接到教堂,替她穿上最漂亮的婚纱,他得在教堂里撑着船,到她面前,从她爸爸的手里牵过她,告诉她,他愿意娶她。”



    白小时听着厉南朔口头还原她小时候的日记,尴尬到了极点,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却忍不住笑,“你还念!”



    “你觉得你小时候的理想型,是不是就是我这样的?”厉南朔不管已经脸红到耳根的白小时,继续笑着问她。



    “还是你小时候见过我,就一直对我念念不忘呢?”



    白小时正想着要怎么怼回去,忽然感觉到有东西劈头盖脸地朝自己砸了下来。



    松开捂着自己的脸的手一看,整朵整朵的玫瑰花,从天上就往下砸,砸在她和厉南朔身上。



    有片叶子直接把厉南朔的手背都划开了。



    她抬头一看,顶上飞着一架直升飞机。



    “新婚快乐!新婚快乐!!!”趴在上面的秦苏苏,卖力地朝下撒着花和花瓣,“小时,你们抬头看看我!我给你们拍照片呢!!!”



    她说呢,秦苏苏去哪儿了,找半天没找着她人!



    抬头看的瞬间,白小时的脸也被划了下,赶忙伸手摸了下,还好,没出血。



    不然明天还得盯着一张破相的脸去结婚,多丢人啊!“秦苏苏!!!你给我停下!!!”白小时抓了一朵花,朝直升飞机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