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52章 你未婚妻要死了!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复活吗?”厉慕白见她不说话,紧接着问她。



    “复活?”陆长安指着自己,有些惊讶,“我死过吗?我不知道哎,我是免疫体质,我之前还以为自己不会感染病毒呢!”



    厉慕白见她这一问三不知的模样,有些不耐烦了。



    再加上,她身上和嘴里的味道实在太重,饶是他再好的定性,也接受不了这味道。



    直接伸手,将她提到了休息室里,打开了浴室门,把她丢了进去,“洗澡!”



    说完,看了眼她身上穿着的脏臭衣服,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自己的柜子,找了套他最小的衣服,和一条新毛巾,丢到了陆长安怀里。



    陆长安接过了,指着面前的淋浴设备,问,“这个,有时间xiànzhì的吧?”



    野战区的淋浴设备好像都是有时间xiànzhì的,因为车上能装的水有限。



    “给你洗两个小时都足够,洗干净了再出来!”厉慕白皱着眉头回道,关上了浴室门。



    车子里弥漫着陆长安身上的味道,有风吹雨淋的气味,也有变异人身上的那种味儿。



    厉慕白被熏得头昏脑涨,开了车上的通风设备通气,然后下车,透口气。



    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司谨就站在外面,靠着边上一棵树,嘴里叼着烟,望着远处。



    “今晚是你值夜?”厉慕白走到他身边,低声问。



    “嗯。”司谨漫不经心地回道。



    “还有一个人呢?”厉慕白又问。



    “不知道,没注意。”司谨丢了手中的烟,在脚底碾了几下。



    “我知道,你着急回家,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清楚!”厉慕白见司谨这种态度,脸色忍不住沉了下来。



    司谨这些天,都不在状态上,因为家里出事儿了。



    顾暖暖出事儿了,她在一次接受外派任务,回安全区的路上,感染了病毒,现在已经被隔离了。



    白小时去见过顾暖暖一回,说,皮肤已经发白了。



    病毒进入体表的第一外在反应就是,皮肤发白,随着病毒加深,掉头发,身体里的蛋白质飞速分解,直至出现跟狂犬病差不多的症状,就谁都救不了她了。



    顾暖暖完了。



    这个消息给司谨带来的打击,非常大。



    “我们凭什么救这些人?”司谨面对厉慕白的指责,心中强烈的情绪越发想爆发出来,索性扬着眉头,毫不客气地反问道。



    “你说了,因为他们是人,跟我们一样的。”厉慕白咬着牙,轻声回道,“声音轻一点儿,不要影响别的战士情绪!”



    “厉慕白,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不是肉做的!你每天对旁人都是和颜悦色,伟大到不行的样子,对自己身边亲近的人呢?!”



    司谨声音非但没有压低,反而更加激动。



    他一把揪住了厉慕白的衣领,几乎是朝他咆哮,“顾暖暖是你的未婚妻,你正眼看过她吗?她现在感染了病毒,要死了!”



    “那你觉得,我要怎么做?”



    厉慕白没有还手,也没有反抗,只是异常冷静地,盯着司谨的眸,低声反问他。



    这个问题的答案,司谨没法给他。



    因为他自己,比厉慕白更爱顾暖暖。



    “哪怕我现在回去陪她,我也不能靠近她,能做的,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她变异,看着她死。”厉慕白摇着头回道。



    “我们是军人,与其做这样无用功的事情,不如多救几个正常人,多杀几个变异人。”



    司谨的情绪更加激动,“区的人,就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研究出这种变异病毒的科学家还他妈在区好端端活着,我们区的凭什么帮他们?!”



    出发之前,司谨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抵触情绪。



    是因为顾暖暖感染了,所以引发了他心中的仇恨。



    厉慕白心里,清清楚楚。



    他对顾暖暖只是兄妹之情,她感染了,他也难过,但不是司谨的这种难过。



    对于司谨的爆发,他不想予以评论,因为是人之常情。



    隔了许久,才咬着牙,轻声回道,“我想,你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你自己回想一下,刚才都说了什么混账话!”



    说完,用力甩开了司谨的手,转身回了车上。



    车上不用值班的四个人已经睡下了。



    厉慕白悄无声息地穿过他们的床铺,回到自己专属休息室的时候,听到浴室里的水声还在持续。



    他抬腕看了下手表,十几分钟过去了。



    陆长安还没洗好。



    他要等着她出来,问清楚一些事情之后,才能安心睡觉。



    索性随手打开了床头灯,从桌上拿起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翻看起来。



    脑子,却在想着其他事情。



    这场地球灾难,是从国瞒着国际委员会研发一种特殊病菌实验开始的。



    国是国际上最强的国家,可以和帝国势均力敌,一开始事发的时候,以为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解决掉这种变异的特殊病菌。



    然而,结果是可怕的,国三亿多人口,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感染了一亿多,直至往南方蔓延,再往大洋彼岸蔓延。



    这是几乎毁掉全球的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人类人口数量骤减到五十亿的那一年,称为云纪年第一年,因为科学家发现了另外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已经运送了第一批人类过去适应生存。



    而剩下的五十亿人类,无论什么国家什么人种,无论以前如何互相仇视,全都汇聚在了一起。



    大致根据净化区地区的不同,以及人口数量均分,分成了五大块区域,每个区十亿左右人口。



    其中有能力超群的佼佼者,有可以不被病菌入侵的特殊体质人群,有幸免于难的普通人。



    而厉慕白和司谨,作为从小被厉家精心培养长大的孩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云纪年第一年,厉南朔以五十岁的年纪,被民众推举,再一次胜任区域的最高指挥官。



    厉慕白和司谨作为厉家的孩子,经过各种严酷的训练之后,自然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军队的领导。并且,厉慕白在上任的第一年,就立了一个大军功,直接成为了厉南朔的直系下属,军队分队的最高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