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58章 她是我的女人

    房间内外的人,瞬间全都惊呆了,听到厉慕白这句话。



    谁不知道,厉慕白是禁欲系的,从不碰女人,连自己的未婚妻都没碰过。



    他竟然跟一个来路不明的,才认识了几个小时的女人,发生了关系???



    坐在床上的陆长安,更加诧异。



    她作为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昨晚跟厉慕白睡了,他什么意思?



    厉慕白没有回头,接受众人惊异的目光洗礼,而是淡淡盯住了陆长安的眸。



    两人对视了几秒,陆长安也不知怎么的,忽然有一种莫名心安的感觉。



    他……应该是在保护她吧。



    因为刚才司谨威胁的那几句话。



    “所以,她是我的女人,你们谁都不许碰。”厉慕白接下来的话,更是语出惊人。



    “从今天起,她跟我睡一张床。”



    二十几个字,几秒钟,就说完了。



    但是却让陆长安,心跳漏了一拍。



    这个男人,太帅了,说着低俗下流的话,都这么帅。



    她愣愣地望着他,看入了神。



    厉慕白说完上面那番话,转身去关门。



    看到自己的下属,全都聚在门口,一动不动,忍不住沉声道,“都站在门口干什么?没事情做吗?准备出发!”



    “是!”几个人齐刷刷地回道,飞快地散开了,继续做自己手上该做的事。



    厉慕白关门之前,和最后一个离开的司谨,对视了一眼,随即彻底关上了门。



    刚才晨练半小时,厉慕白出了一身汗,黏得身上有些不舒服。



    他顺手脱掉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拿了干净的浴巾,打算去洗把澡。



    转身的瞬间,眼角余光,瞥到陆长安的目光定在了自己的上半身,忍不住扭头望向她,低声问,“好看吗?”



    陆长安点了点头。



    刚才她还怕得要死的样子,司谨刚出去一分钟都没有,她又变成了昨晚那样。



    厉慕白不得不怀疑,她刚才就是装的。



    他暗忖了下,俯身,一只手撑在她身侧,靠近了她。



    空气有些热,陆长安退无可退,背后就是墙。



    厉慕白看出她眼中一瞬间闪过的惊慌,惊慌过后,又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



    他嘴角情不自禁勾起一抹笑,轻声问她,“想跟我一起洗澡吗?”



    陆长安考虑了几秒,摇了摇头,呵呵干笑道,“还是不要了吧,进度不能那么快。”



    “那你还这么明目张胆地盯着我,勾我。我劝你,以后眼睛不要乱瞄。”厉慕白脸色迅速恢复了冷漠,从她身侧抓了件自己的干净背心,直起身道。



    说完,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拉开了门,去隔壁浴室洗澡。



    陆长安坐在床上,听着隔壁隐约的水声,一张脸,后知后觉地开始发烫。



    她伸手,摸了下自己滚烫的脸,又摸了下自己的人中,确定自己没有不争气到流鼻血,才松了口气。



    她陆长安活了二十二年了,见识广着呢!



    见过的帅哥俊男呐,不计其数,见过的军官就更不用说了,偏偏这个男人,就入了她的眼。



    以前她认为的上品男人,跟他一比起来,直接被秒成渣好么!



    她想着刚才他凑近她的样子,想着他刚才在她面前露出的肌肉,越想,心里越是小鹿乱撞。



    这个男人,大概是个女人见到他,都想撕掉他的衣服上了他吧。



    她是个女人,所以,她承认,自己不可免俗地,也有这种念头。



    再加上,假如她没有认错名字的话,厉慕白,是她父母的一个故交的儿子。



    好半天,才按捺住了自己躁动的心。



    没一会儿,厉慕白洗好澡回来了。



    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贴身棉背心,一条长度到膝盖的宽松中裤,格子的。



    他竟然会穿这么可爱的裤子,有点儿出乎陆长安的意料。



    陆长安的目光,忍不住又定在了他的裤子上。



    “要么,把你身上的裤子脱下来,还给我。”厉慕白察觉到她毫不遮掩的注视,皱着眉头低声道。



    “你妈给你买的?”陆长安厚颜无耻地紧紧扯住了自己身上的裤子,并不打算还给他,一边笑着问他。



    笑着的时候,露出了一口细白的贝齿。



    她笑起来的样子,更眼熟。



    厉慕白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模棱两可“嗯”了声。



    平常在家里,什么都是白小时替他准备的,衣食住行,巨细无遗。



    白小时可能是觉得,厉南朔对他太严格了,所以才加倍对他好,他都二十七了,白小时还把他当成是孩子一样宠着。



    厉慕白本身性格就比较随和,白小时给他准备什么他就用着,从来不挑三拣四。



    但是今天被一个陌生女人,调侃他穿的裤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你妈妈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女人。”陆长安继续道。



    白小时性格是挺可爱的,至少不像别人家的妈妈,跟他更像是朋友。



    厉慕白没吭声,点了点头。



    离家两个多月了,有些想他们。



    他随手套上了军装外套,拿了本书,坐在了床尾。



    靠着墙,侧身对着陆长安,一条腿支在床上,书就摊在膝盖上,自顾自看了起来。



    陆长安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兴趣,没有继续询问他父母的问题。



    她看到他,还是看的昨天那本,社会学。



    看到他裤子底下露出的一小片,昨天烧伤的伤口。



    “你伤口充血了。”陆长安盯着,认真看了几眼,低声道,“劝你这几天啊,不要高强度地运动,多坐着躺着,不要频繁洗澡,伤口会感染。”



    厉慕白像是没听到似的,眼皮都没抬一下,没理她。



    陆长安知道,像厉慕白这样,受伤的次数多了去了,自己根本就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伤。



    但她是个医生,所以控制不住自己,要多管闲事。



    她又瞄了他几眼,发现他后脖子上,也有一个伤口。



    这个伤口看起来比较奇怪,是食指尖大小,长方形的。



    看起来,这伤口,不简单。



    “你脖子上的伤?”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继续好奇地问他道。



    “你怎么管那么宽?”厉慕白微微皱了下眉头,沉声回道。听起来,是不打算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