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61章 成全

    就在房间里干坐着,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让习惯了忙碌的陆长安,实在觉得百无聊赖。



    面前这个男人,比树桩子也好不了多少。



    她忍不住悻悻然,低声嘀咕道,“我倒是愿意跟你睡一张床,但是你不觉得,这床太小了点儿吗?”



    厉慕白扭头,凌厉地扫了她一眼,沉声道,“你再多说一句话,我把你丢别的车上去。”



    陆长安立刻住了嘴,不敢再说话。



    除了白小时以外,陆长安是厉慕白见过的,最聒噪的一个女人,像有多动症似的,嘴和身体就停不下来。



    原本清清静静的看书时间,被她搅得一潭浑水。



    思维被她打断了几次,根本看不进去书了。



    尤其是她刚才的刻意接近,他是个正常男人,没有不举的毛病,现在只觉得那地方涨疼涨疼的。



    他盯着书,强迫自己又看了几分钟,发现一行字都看不完,索性放弃了。



    心烦意乱地,随手把书搁到了一旁,起身,穿衣服。



    陆长安看着他起身,取了套干净军装出来,背对着她换衣服。



    他脱掉那条格子裤子的瞬间,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就被吸引住了。



    果然是她欣赏的男人,宽肩窄腰,九头身。



    身材九十九分,多给一分怕他骄傲。



    看得出,先天条件确实好,后天军队的gāoqiáng度训练,更为他增分不少。



    陆长安主刀的手术不少,见过不少没穿衣服的军人,就没他这么完美的。



    背对着陆长安换裤子的厉慕白,明显地感觉到,背后有一道滚烫的视线,跟随着他。



    陆长安这女人,真是没羞没躁。



    跟她睡一床,应该担心的是他才对。



    他假装不知道陆长安在偷瞄他,迅速换好了衣服,出门前,头也不回,低声朝她道,“十一点吃午饭,不穿裤子,不许出去!”



    陆长安不置可否地哼了声,看着他出去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她起身,扣上了他衬衫的扣子,衬衫比里面那件背心长一点儿,能到她的膝盖上方,足够长了,不怕被人看到她里面没穿。



    她四处找了找,找到一条厉南朔的细皮带,扎在了腰上,这样更保险一点,不至于被人看光光。



    其实她知道,厉慕白也不敢碰她,毕竟现在啊,她的存在就像妖怪一样。



    他早上那么说,可能是保护她,也可能是怕司谨开了例,后面他就管不住了,怕士兵不听话,会学司谨。



    想想,有些害怕,毕竟她第一次还在呢。



    还是老老实实听厉慕白的话,牢牢抱住他大腿比较好。



    而此刻,进浴室用冷水洗了把脸的厉慕白,看到了洗漱镜边上挂着的一样东西。



    这东西,让他的脸色,迅速黑了几分。



    刚才这么长时间,肯定有下属进来上过厕所。



    他们,全都看见了。



    他心里的怒火,飞速涨了上来,早知道就不该救陆长安这个祸害!



    他倒是好心好意,让她用他们的浴室。



    盯着自己的里裤看了一会儿,他还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一把扯下,丢到了烘干机里。



    走到休息室的时候,外面正在休息的下属,果然脸色有点儿异样,盯着他,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样子。



    厉慕白走到楼梯拐角处,背对着他们,低声吩咐道,“除了驾驶员,全体上来开会!”



    说完,先进了上面一层的会议室。



    司谨是最后一个上去的,上去的时候,厉慕白正在旁边的武器储备室,核实有无武器丢失和dànyào剩余量。



    他默默入了座,盯着厉慕白的背影看了几眼,眼神带着些许复杂。



    直到厉慕白检查完落座,才低声先开口道,“早上接到通知,前面的基地几乎已经是座空城了,人员几乎全部撤离。”



    “感染?”厉慕白愣了下,皱着眉头反问道。



    “对,虽然只感染了很小部分人,但还是引起了极大的恐慌,确定没有感染的人群,已经撤离到另外一个基地了,剩下的,不好说。”



    “为什么不早说?”厉慕白听他说着,忍不住严肃地反问道。



    “早上我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想通知你来着,但是”司谨说着,耸了耸肩。



    怪不得,司谨早上会出现在他的房间。



    “反正吃午饭前会有例会,现在说,也不晚吧。”司谨见厉慕白脸色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轻声又道。



    “司谨!”厉慕白猛地拍了下桌子,周身气场陡变。



    长官生气了,眼睛没瞎的都能看得出,厉慕白是真的生气了。



    “反正,下一个基地,和前面那个基地顺路,都得走这条路,晚告诉你一个多小时,没什么大问题吧?”司谨却只是不在意地回道。



    重要的,不是这一个多小时,而是司谨的态度!



    司谨这个人,有些玩世不恭,做事情认真起来,丝毫不含糊,但是混蛋起来,真叫人恨得牙根发痒!



    厉慕白面色阴沉地盯着面前的司谨,司谨依旧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看着他。



    两人对视良久,厉慕白忽然轻声道,“原计划不改,两天后在前面基地停下休息!”



    “长官!?”其他下属都有些懵。



    “我们dànyào余量不够,药物食物补给不够,水量也剩余不多!必须要进入基地进行补充!”厉慕白随即沉声回道。



    “并且,我打算,让司谨乘坐基地飞机,护送陆长安,回区研究所。”



    “陆长安?!”司谨愣了下,指着楼下的方向,沉声问,“她叫陆长安?”



    “是,陆长安。”厉南朔不懂,司谨为什么会因为陆长安的名字而如此惊讶。



    暗忖了下,紧接着又道,“而且根据我个人考量,你已经不适合做这次任务的副队长!所以,两天后,你脱掉身上的军装,回区待命!”



    司谨的脑子里,有点儿乱。



    首先,是陆长安。



    这个女人,竟然也叫陆长安!她很有可能,是跟厉慕白订了娃娃亲的那个陆长安!



    其次,假如她真的就是那个陆长安,他怎么可能把她带回去?!



    哪怕让陆长安死掉!他也不可能让顾暖暖看见这个女人!



    毕竟现在顾暖暖才是厉慕白的未婚妻。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暖暖选择了对她毫无男女之情的厉慕白,用那么激烈的方式,逼迫了厉慕白和她订婚。



    但是,他决不能让顾暖暖在病危之际,见到陆长安。



    暖暖一定会很难过的!



    换个角度思考,假如暖暖可以活下去,陆长安更加不能回去!她想嫁给厉慕白,他就会尽力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