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72章 前所未有的恐惧

    陆长安打开腰上挂着的水壶,递给厉慕白喝,一边强颜欢笑,点着头回道,“走得动!”



    原来,厉慕白他们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这些。



    每天都要走这么多路,怪不得他腿上的伤口会充血了。



    她觉得自己此刻的疲惫,肯定都比不上厉慕白拖着伤腿走路的疼痛的十分之一。



    心疼他。



    明明是天之骄子,却要做这些事情。



    虽然她知道,其他士兵并不比厉慕白轻松。



    但是厉慕白是她喜欢的人,所以就是心疼他,就是忍不住偏心。



    “枪给我。”厉慕白喝完两口水,朝她伸手,低声道。



    厉慕白已经很累了,还得再多背她的枪。



    陆长安随即摇了摇头,回道,“不要,我不累。”



    “不累的话,就紧跟在我身后,不准一个人在屋外逗留。”厉慕白随即沉声回道。



    陆长安犹豫了下,想说什么。



    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乖乖点了点头,小声回道,“知道了。”



    厉慕白没多说,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前面两个下属。



    陆长安跟在他们身后。



    她是很想一直黏在厉慕白身后三步之内的,但是脚真的很痛。



    他们已经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她平常跑步的速度在走路,走了三个多小时了。



    这跟散步慢跑逛街什么的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



    不仅是身体累,脑子时时刻刻都得警惕着周围会有突fāqíng况发生,脑子更累。



    她累得有些气喘,逼着自己尽量走得快一些,不拖他们后腿。



    走了一小段路之后,还是跟厉慕白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开。



    而且她穿的是厉慕白他们从别人房子里搜来的,一双不太合脚的运动鞋,脚后跟磨得痛死了。



    厉慕白回头又看了她一眼,随后停在了原地,等着她。



    陆长安强打起精神,朝他小跑了过去。



    “对不起。”她微微低下头,有些抱歉地小声朝他道。



    自己保证的不会拖后腿,可以走得了一二十公里的路,现在简直是打脸。



    厉慕白轻叹了口气,没说话。



    她累得额头上全是汗,一张小脸煞白。



    陆长安的体能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了,一般的女兵,也不会比她强到哪里去。



    他们今天确实走的路也比往常多了些,因为这个村庄靠近城镇,所以规模比之前的都大。



    但是都已经走到这里了,陆长安必须得跟着他们继续往下走,不然她一个人回去,他也不放心。



    他望着她,等了一两分钟,她稍稍缓了几口气,忽然抓住了她一只手,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再坚持一两个小时。”他拉着她,在前面低声道。



    陆长安被他拉着,不由自主地往前走,省力了些。



    她垂眸,盯着他们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心里头,小鹿乱撞。



    这是厉慕白第一次牵她的手。



    他的手很大,很暖,她的手被他的大掌包裹在掌心里,手背上的肌肤,甚至可以感受得到,他常年握枪的手,指关节处的老茧,有些粗粝。



    磨得她手背痒痒的。



    她愣了会儿神,才后知后觉,点点头,轻声回道,“好……那就再坚持一两个小时。”



    她实在弄不懂厉慕白是什么意思,表面上表现得不喜欢她,却又在关心她。



    她以前可从没来没有跟父母以外的人,牵着手一起走过路呢!



    被厉慕白牵着的感觉,非三言两语能描述得出她的感觉。



    总而言之一句话,开心。



    她好像又有力气了,心花怒放地跟在厉慕白身旁,继续执行任务。



    他们又连着搜索了几处房子,走到一排像仓库似的没有窗户的房子时,厉慕白松开了陆长安,朝她轻声道,“站在隐蔽处,等我们出来。”



    “嗯。”陆长安知道他心里有自己的考量。



    或许是觉得搜查这种不透光的房子,她站在外面更安全些。



    她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房子拐角的阴影处。



    她看着厉慕白他们进去了,耐心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停下的同时,才察觉到自己的脚板底,痛得钻心。



    她索性蹲了下去,脱掉了一只鞋,看自己的脚板底到底怎么回事。



    这么一看,才发现脚底磨了两三个大泡,最大的一个泡直径有一两厘米。



    正要找个东西把它扎破,她的眼角余光,忽然意识到,面前站着一道黑影。



    她愣了两秒,一股寒意,猛地从后脊骨窜了上来。



    完了,应该不是人,她根本都没听到脚步声。



    她没有抬头看,右手,先悄悄抓住了chōngfēngqiāng的枪柄。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连串激烈的枪响。



    厉慕白他们出来了!



    她心头随即一阵狂喜,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端起枪,对准了那道黑影的方向。



    然而她根本没有看清那道黑影是什么,对方已经飞速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厉慕白随后飞快地奔到陆长安所在的角落,转过弯,看到陆长安好好地站在原来的地方,才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



    “穿好鞋!走!”他来不及跟陆长安解释更多,焦急地命令道。



    司谨的警告,是对的。



    这附近很危险。



    陆长安看着厉慕白端着枪挡在自己面前,愣了下,才蹲下去动作飞快地穿鞋。



    “快点儿!”厉慕白头也不敢回,背对着陆长安观察着附近,朝她沉声又催促了一声。



    陆长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绑紧了鞋带,然后拿起枪,朝厉慕白轻声道,“好了。”



    厉慕白他们三人,刚才在仓库里就觉得不对劲了,味道不对,凭借灵敏的嗅觉,就嗅出了变异人身上的气味。



    果然,里面藏着三个。



    变异人,喜欢群居,喜欢睡觉,惧怕烈日,惧怕强光,晚上偶尔出来活动,越靠近污染区,离变异人的大本营,越近。



    厉慕白他们刚才在仓库里,直接用火焰枪烧死了两个,另一个趁他们不注意,逃了出来。



    厉慕白意识到那个漏网之鱼已经不在仓库的时候,有过一瞬间强烈的恐惧。



    他甚至一个人和一群变异人面对面的时候,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恐惧。只是因为,陆长安一个人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