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78章 吃狗粮吃得内伤

    陆长安顺从地,没有继续黏在窗户旁。



    又盯着窗外看了会儿,忍不住朝厉慕白轻声问,“你们不觉得,这很不公平吗?”



    “怎么说?”厉慕白吃着东西,漫不经心地问她。



    “不是所有留在这里的人,都被感染了,也许他们还有救,但是大部队没有带他们一起走。”



    “他们其中一部分,也许原本可以活下去的,但是和感染病毒的人住在一起之后,哪怕没有感染,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离死不远了。”



    一旁的子午,瞅了陆长安一眼,轻声道,“医者父母心,你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然而厉慕白,却不这么想。



    他若有所思盯着陆长安看了两眼,低声回道,“长安说得没错,区长也有跟她一样的想法。”



    “但是,这里毕竟是区,区区政策不同,即便是想救他们,也没有办法。”



    “假如这边也是厉叔叔治理,就好了。”陆长安下意识地回道。



    “那么,区的人,就不会死得那么快了,比如我……”



    她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望着窗外的眸,眼底染上了一丝忧郁。



    厉慕白从没见过陆长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她大概,是想陆枭他们了。



    许久,才回过头来,轻声问厉慕白道,“你知道,我爸爸怎么感染上病毒的吗?”



    厉慕白不知道,也没听她说过,随即摇了下头。



    “哎……”陆长安忽然苦笑了一声,“不说了,说了也是徒增烦恼罢了,至少我爸妈走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她就是为了陆枭和喻菀,才学了医学。



    但其实呢,她跟喻菀一样,喜欢画画,她在绘画上,继承了喻菀的天分。



    但为了他们,她放弃了绘画这条路。



    她想救更多的人。



    在厉慕白印象中,陆枭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为人十分热忱。



    好人,本该长命的。



    厉慕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陆长安,毕竟当他听到陆枭已经去世的消息时,自己也很难受。



    半晌,轻轻摸了下陆长安的小脸,认真道,“但是你父母,把你教育得很好。”



    “是嘛?”陆长安转眸,朝他甜甜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呢。”



    “怎么会?”厉慕白也朝她勾了下嘴角。



    跟陆长安相处的时间越长,他越觉得,陆长安这丫头,就像座宝藏矿山似的,越了解她,越觉得她好。



    她表现出的外在,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罢了。



    他沉默了会儿,继续朝她道,“待会儿到了基地总部之后,我会立刻和区长联系,让他派一架小型飞机过来,你,方轩,还有司谨,三个人一起回去。”



    “回去之后,方轩先带你去趟军区实验研究室,那里面有个工作人员是我的好朋友,叫宋念,宋念是区长副官的女儿,然后宋念会跟你一起回家。”



    区长就是厉南朔。



    厉慕白这么说着的时候,司谨又朝他冷冷看了几眼。



    厉慕白没在意,他就没打算让司谨和陆长安一起回去。



    毕竟姑姑厉南希也没跟他们家住一块儿,宋念他们家倒是就住在隔壁。



    宋念很会照顾人,虽然跟陆长安同岁,但是比一般的姑娘都懂事些,性格稳重,有她在陆长安身边照顾,他是放心的。



    陆长安瞅着他,冷不丁忽然问了句,“宋念是女的还是男的呀?”



    厉慕白被这么一问,有些哭笑不得。



    陆长安这醋还真是吃错了对象。



    她应该在乎的是,顾暖暖是谁才对吧?



    “傻丫头。”他忍不住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边上几个下属,在旁待着,吃他们这波狗粮都要吃吐了,内伤,有两个看不下去了,转身回了休息室。



    子午在旁好心地回道,“陆姑娘,宋念有喜欢的人呢,长官不是她的菜。”



    竟然会有女人,不喜欢厉慕白?!



    陆长安觉得不可思议,觉得他们肯定是随便哄自己的话。



    撇了撇嘴,心里很是不相信。



    厉慕白其实不想解释的,他素来不是一个啰嗦的人。



    但是看陆长安的表情不太对,想了下,还是解释道,“假如你父母有告诉过你他们以前的事情,你可能会知道,他们认识一对夫妻,叫许唯书和池音。”



    “他们两人都是军医,生了个儿子,跟了池音的姓氏,宋念喜欢他们的儿子。”



    陆长安好像记得,陆枭是有跟她说过许唯书和池音,但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时间太久了,便记得不是很清楚。



    她回想了会儿,迟疑着点了点头。



    厉慕白和她解释清楚了之后,又叮嘱了一句,“但是,回去之后,这件事你先别在我父母面前提起,宋念还没做好告诉他们的打算。”



    厉慕白嘴里念的每一个人,都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和他休戚相关的那些亲人朋友。



    除了记忆里隐约存在的白小时和厉南朔,陆长安谁都不认识。



    她忽然,有些嫉妒他们,可以陪着厉慕白一起长大。



    偏偏父母一句玩笑话订了娃娃亲的她,跟厉慕白,从小到大,只见过一面。



    她记得厉慕白,厉慕白却不记得她了,有些不公平呢。



    有一种,自己是最多余的那个,这种感觉。



    她虽然心里忽然有些失落,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好奇地追问厉慕白道,“为什么?”



    “他们也应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知根知底的,宋念喜欢他,为什么不能说呢?”



    “因为,池非是弟弟。”厉慕白认真地回道。



    “他比宋念小,至于宋念是怎么想的,你可以回去之后,自己问问她。”



    “那池非弟弟今年多大呀?”陆长安听着听着,倒是真的起了兴致,继续追问道。



    厉慕白担心,陆长安回去之后,会不适应,会怕生。



    陆长安既然对他以前的事情有兴趣,他就多说了几句,关于他身边那些人的事情。



    两人低声说了会儿,坐在一旁的司谨,盯着他们看了几眼。



    陆长安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厉慕白偶尔去摸摸她的头,或是因为陆长安的提问,忍不住无声地笑。两人对视着,互相的眼底都已经容不下旁人了,在旁人看来,倒真像是对刚陷入热恋之中的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