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85章 陆长安走了

    陆长安知道,就算自己口头解释一百遍,也没用,因为司谨抱着跟她一样的想法,他们互相讨厌憎恶对方,所以就是觉得对方有问题。



    她也懒得跟他解释什么,没吭声。



    司谨见她不说话,继续往下说了下去,“而且,厉慕白性格有多谨慎,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明白。”



    “你没想过吗?厉慕白为什么,会对你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如此放心,除非,他是表演给你看的。”



    “他一开始就打算把你送回a区研究,对你好,只是想让你放松警惕,想让你心甘情愿跟我们一起回来做实验,因为你有救暖暖的价值。”



    陆长安虽然还是那样看着他,但是,脸色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沉默了几秒,轻声回道,“不是的。”



    “厉慕白不是你说的这样。”



    “我是他表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什么人,我再清楚不过,你有什么资格告诉我,厉慕白是怎样的人?”



    司谨说话间,回过头,望向玻璃窗里面的方轩,他正在低着头和宋念谈论着什么,没有注意他们这里。



    “我就是知道!”陆长安倔强地回道。



    说完,沉默了会儿,忽然起身,走到方才方轩坐的位置旁,打开了方轩随身携带的一只医药箱,掏出了一只注射针管。



    司谨也没说话了,瞥了她两眼。



    看着她把针管戳进了自己的血管里,抽了整整一管血。



    他眼中的嘲讽意味,更加明显。



    一分钟过后,方轩从宋念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



    他没看到陆长安坐在位置上,愣了下,问司谨,“长安呢?”



    “不知道。”司谨用漠不关心的语气回道,“也许去卫生间了吧。”



    方轩进去和宋念谈话,只不过几分钟的事情,想着司谨应该来不及对陆长安做什么,没有起疑。



    十分钟后,厉海拎着好几杯饮料回来了,给他们分饮料。



    最后剩下了陆长安那杯热可可,陆长安还没有回来,方轩这才察觉出了不对劲。



    他走到陆长安位置旁,看到她的座位上放着一只注射针管。



    因为座椅是黑色皮质的,抽了满满一管血的针管放在座位上,并不明显,所以方轩刚才没有注意。



    他拿起针管,愣了几秒,抬脚就朝卫生间的方向冲了过去,喊了声,“长安?你在不在里面?”



    等了几秒,没人应他,他立刻伸手推了下卫生间的门。



    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没人。



    陆长安不在研究所!



    “宋念!”方轩转身就朝宋念办公室奔了过去,把手上的针管交给了宋念,沉声道,“她可能走了!你赶紧启动紧急防御系统,别让她出去!”



    厉海听到方轩这么说,才反应了过来,陆长安自己离开了?!



    “怎么回事?”他朝屋里的人迅速扫了一圈,严肃地问道。



    方轩没有空闲回答厉海,愤怒几乎要吞噬他的理智,转身从里间冲了出来,直接抓住了司谨的领口,朝他吼道,“你对长安做什么了?她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司谨用无所谓的态度,淡淡回道。



    “一个大活人,脚长在她自己身上,她要去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宋念在里面,立刻打开了自己研究室的监控,匆匆浏览了几眼十几分钟前的监控。



    随后走了出来,朝方轩和海叔道,“来不及了,她已经出去了!赶紧出去找吧!”



    研究所的位置,并不在军区内部中心,管理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严格。



    陆长安走出研究所大门,朝周围看了一圈,想了下,目光定在了他们刚坐着过来的那部车上。



    想从军区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假如,坐着厉家的车子出去,肯定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她一个人上了车,直接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司机在车上等着陆长安他们出来,见只有陆长安一个人上车,有些惊讶,问道,“陆xiaojie,怎么就你一个人?”



    “嗯。”陆长安冷静地点了点头,哄骗司机道,“我得先出去见一个人,海爷爷他们待会儿坐后面的车先回去,你跟我出去办完事之后,咱们再一起回来。”



    司机长了个心眼,小心翼翼地问她,“去哪儿呀?”



    陆长安扭头望向了车窗外,海叔还没回来,来得及,不能惊慌露了马脚。



    “公墓。”她暗忖了下,轻声回道。



    陆长安回来,先去祭拜去世的长辈,听起来,蛮正常的。



    司机听她这么说,随即打消了心头那一点点的疑惑,点头回道,“那行。”



    坐着厉家的车,果然开出军区大门时,甚至没有人拦车盘问,他们要出去做什么,直接放行了。



    陆长安透过后视镜,望着越来越远的总部大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只是刚驶离总部没几分钟,司机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手机直接蓝牙连着车上的多媒体,司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海叔打来的,“咦”了一声,随即接了。



    陆长安根本没有时间阻止。



    “海叔,怎么了?”司机毫不设防地问道。



    “你人呢?不是让你在门口等着的吗?”厉海的声音里带着显然的焦急,“你现在在哪!长安xiaojie是不是在你车上?!”



    司机下意识,放缓了车子的速度,疑惑地扫向身旁坐着的陆长安。



    还没看清楚陆长安的脸,后颈忽然一阵剧痛,眼前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陆长安随即牢牢掌握住方向盘,费劲地跨坐在了司机前面,用脚踢开他踩在油门刹车上的双脚,踩下刹车,停在了路边。



    “海爷爷,对不起,我现在不能跟你们回去!你们不用担心,我过几天一定会自己回来的。”



    她对着视频通话的屏幕,朝海叔认真说道。



    说完这一句,立刻挂断了电话。



    然后打开车门,费劲地把司机拖下车,丢到了一旁的草坪上,搜出了他身上的出入a区通行证,还有一些零钱,揣在了自己口袋里。随后飞快地回到车上,打开导航系统,输入了一个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