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90章 就是干!

    而厉慕白那里的信号,从傍晚开始,就变得稳定了很多。



    他出去执行任务回来,没有顾得上吃饭,先回了房间,打算联系厉南朔。



    打开平板电脑的第一件事,是先查看陆长安的定位踪迹。



    数据显示,一个多小时前开始,陆长安那里的信号就越来越稳定了。



    他心中不由一喜,点开具体信息,仔细看了几眼,发现这丫头,已经到了a区的最边城。



    她想干什么?刚回到a区,就想出来吗?!



    厉慕白几乎是看到她具体方位的同时,立刻明白了陆长安的心思,她要出来。



    外边的人,挤破了脑袋想进a区,谁不知道现在a区是最安全的?



    偏偏陆长安这丫头,要跟别人反着来!



    他心中有些诧异,愣了下,立刻去会议室联系厉南朔。



    厉南朔一天都在等着厉慕白的消息,因为白小时很着急,现在世道太乱,白小时就怕陆长安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外会出什么意外。



    他接到厉南朔的视讯通话邀请,下一秒就点开了。



    “爸,我把长安的具体定位现在分享给你,你立刻派人去找到她,越快越好!她很有可能是想回b区!”



    “怎么刚回来又想出去呢?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人放不下?”厉南朔怔了怔,沉声反问道。



    姜还是老的辣,厉南朔虽然几乎什么都不了解,这句提问,却是一语中的。



    厉慕白觉得,陆长安这么做,很有可能是想回来找他,或者要回b区找什么东西。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向厉南朔坦白自己和陆长安之间的事情。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想现在就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让厉南朔和白小时为他们担心。



    他暗忖了下,低声回道,“我不太清楚,可能是……她想回去找什么人,或者拿回什么重要的东西吧,又或者,是被司谨气走的,她性格比较要强。”



    厉南朔见厉慕白欲言又止的样子,一下就看出,厉慕白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看着他长大的,他什么性格,厉南朔一清二楚。



    但他也暂时不想点破,点点头回道,“行,我知道了,我现在立刻联系那边的军队,尽快找到长安。”



    “你先忙自己的吧,我待会儿会再跟你联系。”说完,立刻挂了视讯。



    厉慕白就坐在会议室里,没有离开半步,等着厉南朔回电给他。



    会议室的信号是最好的,这样厉南朔找他,他一下就能接到。



    陆长安那里但凡有什么情况,他也好及时应对。



    ·



    陆长安跟着那个小偷,一直跟到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



    她故意没有动手,也不敢动手。



    她怕打起来动静太大,引起军队的注意。



    从昨晚离开总部开始,她就有一种特别紧张的感觉,毕竟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很有可能,下一秒,厉家的人就会找到她,带她回去。



    眼看着四处都没有什么人了,已经入夜,周围暗得几乎快要伸手不见五指,她才加快脚步朝那个小偷追了过去。



    刚追上前,擒住对方的肩膀,就听到旁边也传来了脚步声。



    “小妹妹胆子够大啊,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被她擒住的小偷,一点儿也不见害怕,扭头朝陆长安笑嘻嘻道。



    陆长安朝传来脚步声的方向扫了一眼,看到有好几个男人从那边路灯昏暗的地方,朝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她暗忖了下,松开了小偷的肩膀。



    “小妹妹你要是识相的话呢,现在就走,再晚几步,我可就帮不了你了。”小偷见陆长安果然怯了,继续朝她笑道。



    “是嘛?”陆长安退后了一步,也朝这个小偷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她不相信,这个小偷会放过她,哪怕她现在就走。



    既然没有退路了,那就实打实地干一场!



    正当这小偷觉得陆长安的笑容有异样时,已经晚了。



    他根本没有看到陆长安是怎么出手的,直接被她横扫一腿,踢中了脑袋,重重倒在了地上。



    脑袋痛得似乎被陆长安踢爆了,眼前黑了几秒,才顾得上叫痛,“我的妈呀!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垃圾!”陆长安直接伸手,从小偷身上摸出自己的钱,揣回了口袋里。



    然后顺手脱掉了脚上的一双高跟鞋,一手拿着一个,活动了几下手腕脚腕,用鞋跟的地方,狠狠朝倒在地上的小偷砸了几下。



    直砸得对方见血,那边好几个男人赶到了他们周围,才停下。



    她扭了扭脖子,环顾了一圈,周围朝她围上来的男人,嘴角又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来啊,不怕死的尽管来!”



    十分钟后,地上已经躺倒了四五个汉子。



    陆长安毕竟是个姑娘,再怎么强悍,也打不动了。



    她甩掉手上已经打得鞋跟都掉了的高跟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把枪,对准了还能站着的那几个,沉声道,“站住!我不想杀人,别逼我!”



    对方见陆长安竟然有枪,明白她身份肯定不简单,立刻举起双手,都乖乖的,不动了。



    陆长安表面装得强悍,心里却悄悄吁了口气。



    还好,这些人都是些花拳绣腿的小混混,但凡有一个像司谨厉慕白那样的,她今晚肯定完了。



    她都不知道这把枪里还剩几发子弹,今天仔细摸西装口袋时,才发现里面有一把枪。



    “都过来,蹲下!”她朝那几个男人恶狠狠道。



    男人们迅速走到她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抱头蹲下了。



    陆长安用枪指着他们,满意地看着他们蹲下了,才继续道,“我还有件事,想要你们你们帮我个小小的忙。”



    “要不然,你们偷我钱这件事,别想过去!你们知道姐姐我是谁吗?”



    “不知道。”领头的随即摇着头,老老实实回道。



    陆长安从口袋里,掏出了厉南朔直属亲卫队的a区出入通行证,亮给领头的看。



    领头的一看那个“厉”字,吓得脸色随即变了。“他妈的,以前怎么没听说亲卫队里有女人呢?怪不得这么能打了……”领头的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忍不住低声咒骂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