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92章 不好的预感

    陆长安顺着没有被变异人破坏过的国道,一路往西北方向开去。



    果然出了a区辖区之后,路上都荒废得不成样子。



    尤其是开出了三四百公里之后,处处可见被变异人毁坏过的城镇设施,还有军方跟变异人交战后的废墟。



    她不敢停下,深夜在荒无人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停下,无疑是找死。



    变异人就爱在夜里出来活动,他们智商虽然不高,但是可以嗅得出正常动物的气味,并且做出攻击的行为。



    生生熬着开了五百多公里,看到太阳出来了,陆长安才停下,下车,给油箱里加满了油。



    她困得不行了,前天晚上就没怎么睡觉,开了一夜的车,直接就反锁了车门,在车里睡了一会儿。



    眼睛刚闭上,就睡着了。



    梦里,看到了那处熟悉的农庄。



    喻菀搬了张小板凳,把自己的画架架在了半山坡上,一边画着油画,一边等着陆枭从城里回来。



    傍晚的光线,将喻菀的侧影,勾勒得像是她油画上的色彩一样美。



    这样的场景,陆长安见过千百次。



    也重复梦见了很多次。



    她知道自己在做梦。



    喻菀就爱坐在半山坡,因为那样可以看得更远,可以第一时间看到陆枭回来的车。



    喻菀其实比她更像个孩子,她很清楚母亲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但是和陆长安之间的相处,更像是姐妹。



    她不爱惯着陆长安,却又爱她。



    但是陆长安总觉得,喻菀更爱陆枭,虽然她才是从喻菀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陆枭也更爱喻菀一些,她是他们亲生的女儿,却总觉得啊,喻菀和陆枭相处的时候,她是多余的。



    因此陆长安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独立,三岁开始,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也从来不会害怕。



    她曾经问过陆枭一个问题,为什么别人都有兄弟姐妹,陆枭和喻菀两人却没有再为她生个弟弟妹妹。



    陆枭说他结扎了,在陆长安三个月的时候,就做了结扎手术。



    因为陆长安生下来之前,脐带绕颈很严重,陆枭和喻菀虽然选择了提前剖腹产,陆长安还是差点儿窒息死在了喻菀肚子里。



    虽然陆长安平平安安地活下来了,但是她生下来那天发生的事情,还是给陆枭带来了毕生难忘的记忆。



    喻菀也对这件事情有了阴影,不敢再怀第二个。



    陆枭尊重喻菀的意思,也因为爱她,所以选择自己去做结扎手术。



    虽然那时候陆长安并不懂什么叫结扎手术。



    她后来,自己上电脑查了。



    那时候才明白,陆枭对喻菀的爱,有多深沉。



    喻菀总是在画画的时候,会跟陆长安聊天,像是好朋友那样。



    她告诉陆长安,“长安,等你长大了,也终会遇到这样一个男人,爱你胜过爱他自己,假如遇不上这样的,倒不如一个人潇洒些了。”



    “你会发现,假如你爱的男人,他付出的感情,远没有你爱他那么多,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妈妈希望你可以爱得轻松一点。”



    所以陆长安,一直都没有轻易对人动过心。



    她一直都记得喻菀的这几句话。



    做梦做到最后,她看到陆枭开车回来了,下了车,朝她们招手,脸被夕阳余晖照着,耀眼不可方物。



    喻菀开心得像是个孩子,丢了画笔,就朝陆枭跑了过去,两人抱在一起,亲昵地谈话,亲吻。



    然后陆长安就醒了过来。



    她平静地睁开眼睛,望着半空中耀眼的烈日,缓了几分钟,从车后座坐了起来。



    陆枭和喻菀走了以后,她只因为他们的离开,哭过一次,哭了一天一夜。



    那以后,每每想起他们,心态都非常平和。



    她从没觉得陆枭和喻菀自私,相爱到甚至把自己的孩子抛诸于脑后,她不怪喻菀。



    离开了陆枭的喻菀,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不如幸福地跟他一起离开了。



    她想,只要跟喻菀和陆枭在一起生活过,了解他们的人,一定会明白,他们为什么选择一起离开人世。



    当然想他们,常常想他们。



    但是她性格异常独立自主,所以对他们的依赖,并没有像其他孩子对父母那样。



    她从后座爬到了前排车座,启动车子的时候,伸手擦了下自己脸上的眼泪。



    不是因为梦见了陆枭和喻菀。



    而是因为,她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喻菀和她说的那几句,关于爱人和被爱的深意。



    她知道自己回去找玉佩的行为,固执到不可理喻。



    但是她想,无论厉慕白会对她怎样,她对他付出过,没有留有遗憾,问心无愧就好。



    很喜欢一个人,原来就是这种滋味。



    她又拿出口袋里的口红,看了眼,然后又默默把口红塞了回去,启动了车子,继续往她之前任职的b区野战医院的方向开去。



    一直到傍晚,自己拿出在a区买的几个大饼子,啃了一会儿,又在车上小憩休息了半个小时,才继续出发。



    她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越来越严峻了,所以不管多累,她也必须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b区,尽量减少自己被伤害的几率。



    深夜的时候,她终于抵达了自己之前任职的b区野战区医院附近。



    然而这附近,跟两个月前,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野战医院附近是有些人家住户的,毕竟这边有军队,又不靠着污染区,比较安全。



    然而陆长安开车经过那些房子的时候,通过铁窗望进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一户人家亮灯。



    他们晚上睡觉都是开着灯的,因为变异人害怕强光,白炽灯的光变异人也害怕。



    没人开灯,就意味着,没人在家。



    陆长安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她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没有直接把车开到医院,而是在有路灯的大路上,不断地绕路,不断地慢慢开着。



    还是白天回去比较安全,晚上太危险了,她不敢冒这个险。



    变异人随手就能把她的心脏抠出来,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与此同时,厉慕白注意到了陆长安那边变强了的一些的信号。



    他紧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他知道了,她要去哪里。他思忖了几秒,随即飞快地翻身下床,穿好了衣服,到隔壁敲了下子午的门,“我开车出去一趟!你们明天照常任务,不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