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93章 找到了

    陆长安也不知道,自己重复一遍遍地绕着野战区医院wàiwéi开着车有什么意义。



    她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想停下来休息下。



    但是一想到,自己上一次变异时,看到自己身上的变化,脑子忽然一个激灵,又清醒了些。



    太恶心了,她不想再一次体会那种感觉。



    她感染z病毒一个月左右,还是有自己的意识的。



    就跟其他被感染的人一样,体温急速上升,最高的时候会达到将近四十五度。



    心跳的速度一天天加快,每分钟心跳可以达到将近二百,每天心脏都要bàozhà一般的感觉,真的又痛苦,又让自己觉得恶心。



    皮肤一天天变得苍白通透,可以清晰地看到皮肤底下青紫的血管,一个月左右的时候,甚至身上会分泌出粘液,怎么洗都会有。



    散发出的那种类似于fúěrmǎlín液的味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不想再一次陷入那样的恐惧。



    至少她开着车,就算这附近有变异人,也追不上她车的速度。



    她伸手掐了几把自己的腿,痛到忍不住哆嗦才松手。



    就这么一直重复掐自己,逼自己清醒着开车,一直熬到了第二天天亮。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看起来,可能会下雨,阴沉沉的,乌云压得很低。



    陆长安打开天窗,把车停在了路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打算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车去野战区医院,那里离她这儿,大约只剩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了。



    喝了两口水,逼着自己吃了半块饼,她只觉得今天的天气,压抑到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空气很闷,可能要下大雨了,她得赶在大雨之前去医院。



    她用车上的闹钟设备,定了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刚迷迷糊糊睡着,忽然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陆长安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



    她睁眼之后,往车窗外迅速扫视了一圈,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她一辆车孤零零地停在大路上,边上什么人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摸了下鼻尖,她的鼻子有些湿润。



    雨丝从半开的天窗外飘了进来,洒在她的脸上,身上,外面下雨了。



    有可能是因为她太紧张了吧,睡着之前一直在担心自己再次感染病毒,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幻觉,以为自己闻到了那样的气味。



    她看了下时间,她睡了四十几分钟,一个小时没到。



    但是已经比刚才的状态好很多了,不困了,只是有些头痛。



    她得赶紧去医院,找到玉佩,然后回头。



    她有个可以歇脚的地方,她在进入野战区医院服役之前,在b区有个小房子,那里足够安全。



    她打算找到了玉佩,就先回去休息一天,然后自己再返回a区。



    为了缓解自己的头痛和疲劳,她顺手打开了车上的广播。



    搜了半天,只搜到一个频道,是国际频道。



    里面的主持人在说着变异人的问题,“……我们发现,变异人的存活能力越来越强,可能是z病毒在进化变强。”



    “根据研究室一例研究表明,变异人的生存时间,已经可以达到一年,或者更久!”



    “真可怕……”陆长安忍不住皱了下眉,自言自语道。



    两个多月前,她才听说c区抓住的一个变异人,已经活了八个月了都没死。



    现在已经变成将近一年了。



    希望宋念他们,可以从她的细胞中研究出什么。



    不然任凭病毒这么发展下去,太可怕了。



    正在沉思间,她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远远看到野战区医院的大门,和周围高高的铁丝防护网了。



    更开近了一些才发现,大门是开着的。



    而且,门口一个士兵都没有。



    风刮过去,发出了空洞的回音。



    陆长安这下明白,自己的担忧,果然成真了,这座野战区医院,也被病毒沦陷了。



    其实想来,很正常。



    她两个多月前感染病毒,并不是个例,医院也有其他医护人员同时感染了。



    她一直把车开到了医院里,开到主治大楼的大门前,才犹豫着,下了车。



    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短短两个多月时间,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一座座鬼楼。



    所有人都离开了。



    因为下雨天,天色很昏暗,伫立在面前的大楼,更是暗得可怕。



    她站在车前,淋着雨,听着天边传来的滚滚闷雷声,又犹豫了两分钟。



    她几乎有jiǔchéng的把握,玉佩就在她待了一个多月的那间房间里,只可能掉在那里。



    因为她被发现感染之后,几乎是被囚禁在了那间房间,不能出门,整整一个多月都被反锁在房间里,直到她彻底失去自己的意识。



    想到这里,她还是硬着头皮,掏出了自己手上的枪,走进了面前的主治大楼。



    还好,里面没有她想的那么暗,至少可以看得清路。



    房间就在一楼,她几乎是用跑的,跑到那间房间门口,一脚踹开门,试着开了房间的灯。



    而幸好,房间的灯是可以打开的。



    她放下了手里的枪,快步走了进去,从她以前睡的床开始翻找。



    从床上找到床底,床头柜书桌,但凡可以翻找的地方,她全都翻了个遍,没有发现那枚平安扣。



    连衣柜里,有口袋的衣服,全都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她皱着眉头,考虑了会儿,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一旁的卫生间的门上。



    她记得那时,自己每天都会洗好几遍澡,说不定掉在了卫生间里。



    踢开门,进去的一瞬间,她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卡在浴缸下水道口的平安扣。



    它卡在那里,微微泛着光。



    她就知道!一定会在这里!



    陆长安几乎是喜出望外,立刻伸手捡起了平安扣,顺手就戴在了脖子上。



    这边没有干净的水可以清洗,等她回去之后再洗,现在顾不上卫生问题了。



    这一次不可能再弄掉它了,她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弄丢它!



    她低头调整着绳子长短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瞥到有一道黑影,从房门外闪了过去。



    陆长安手上的动作,立刻顿住了。心中“咯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