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95章 才做梦梦到你

    厉慕白其实在一个小时前,已经追到了野战区医院附近。



    但是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看到一辆车从里面冲了出来,速度飞快。



    他下意识就觉得,应该是陆长安,赶紧驱车追在了她车后面。



    但是他的车属于重型车,速度没有陆长安的小型车快,陆长安后来越开越快,他追不上她。



    她在拼命转弯漂移的时候,厉慕白才跟上了她的速度,发现了她车上的异常。



    他看到了她车顶上的那个变异人。



    今天天气实在不好,乌云很厚,阳光穿不透云层,所以才给了变异人可乘之机。



    他紧跟在陆长安的车后,瞄了几次,才射中了那个变异人。



    他杀死变异人之后,发现陆长安的车早就逃得没影了。



    他知道陆长安很害怕,害怕到六神无主,没有注意到他的车跟在后面,也是正常的。



    一直跟着信号不太好的她的定位,跟到了这里,发现了她的车,他才松了口气。



    陆长安还好好地活着,就好了,他就放心了。



    他低头,下巴轻轻抵着陆长安的头顶,用力抱着她。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她,他知道现在什么都不用说,陪在她身边就好。



    直到她身体不再发抖,他才放松了力道。



    松开了一只手,轻声问她,“这是你家吗?”



    陆长安一边狼狈地抹着眼泪,一边垂着双眸,点了点头,回道,“嗯……”



    “你房间在楼上?”厉慕白接着问她。



    “嗯。”陆长安继续点头。



    厉慕白朝她笑了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楼上走。



    陆长安家蛮小的,楼下是客厅厨房,上面两间卧室,一间储物室。



    厉慕白用脚轻轻踹开房门,看了下,确认了陆长安的房间,然后把她放在了床上。



    转身在她衣柜里翻找起来,找了一条t恤,一条运动裤,放在了她手边。



    随后转身,去卫生间,替她放洗澡水。



    水龙头坏了,放水的时候,水会乱喷。



    又因为长期没有使用,放出来的水全是huángsè带着铁锈的。



    厉慕白一声不吭地,下楼,找了工具,又上来,三两分钟,修好了龙头,替陆长安冲洗好了浴缸,放水给她洗澡。



    “你全身都湿了,别冻着了,进去洗个澡吧。”他做好一切,站在卫生间门口,朝陆长安轻声道。



    陆长安已经好多了。



    厉慕白刚给她忙前忙后的时候,她视线始终粘着他,没松开过。



    她家水龙头去年就坏了,她没什么空,也没请水电工来修。



    厉慕白就这么几下,替她修好了。



    但是身上的衣服,被刚才溅水的龙头,喷得湿透了。



    她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才哑声开口问他,“你怎么来了呀?”



    “你说呢?”厉慕白的表情,带着些许的无奈,反问她道。



    这丫头,不知道自己的忽然逃走,让所有人都急得焦头烂额,夜不能寐。



    当然,夜不能寐,可能只有他一个。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呀?”陆长安想了下,又问他。



    “你猜啊。”厉慕白故意拐弯抹角地说话,吊着她,轻声回道。



    算是给她不听话,到处乱跑的一个小小惩罚吧。



    陆长安觉得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厉慕白能准确地找到她,一定是有他的办法。



    但他是用什么方式找到的,已经无所谓了,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抛下了手上的所有事情,来找她了。



    她随即朝他勾起嘴角笑了起来,“那厉长官,咱们两人之间的心灵感应,真是厉害了。”



    “我前天晚上做梦才做到你呢,你就来了。”



    陆长安这丫头啊,真是没羞没躁的,梦见他这么私密的事情,就这么毫不顾忌地说了出来。



    厉慕白忍不住笑,走到她面前,低声道,“别贫嘴了,赶紧去洗吧,今天天还蛮冷的。”



    “那你就不冷吗?”陆长安上下打量了一眼他湿透的衣服。



    厉慕白假装没听到她明显带着邀请意思的话,卷起袖子走到一旁,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干毛巾,擦着身上的水。



    “要抱。”陆长安见厉慕白这呆子不理自己,撇了下嘴角,朝厉慕白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自己不能走?”厉慕白侧身对着她,目不斜视地淡淡回道。



    陆长安踢掉了自己脚上没跟的高跟鞋,把自己的脚尖翘到了厉慕白跟前。



    厉慕白垂眸,看到了她磨得通红的脚,大脚趾和小脚趾边上的关节处,磨得通红破皮了。



    大脚趾的脚趾尖,更是因为这两天gāoqiáng度的运动,指甲里受伤充血了。



    十指连心,肯定很痛。



    厉慕白不得不承认,看清她脚上的伤的同时,有些心疼她。



    他默不作声地,扭头扫了眼陆长安。



    陆长安仍旧是用那种纯真的眼神看着他,她长得很嫩很小,看上去还未成年的样子,却很懂得自己的外貌,对于男人的杀伤力。



    她就是故意的。



    但是偏偏,厉慕白又吃她这一套。



    他心里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然后丢掉了手里的毛巾,转身,朝她伸开双臂。



    陆长安随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勾住他脖子,麻溜地挂在了他身上。



    厉慕白抱稳了她,转身朝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把她放在了浴缸边上踩脚的地方,松开了她。



    陆长安站在上面,就开始飞快地tuōyī服。



    厉慕白已经习惯了陆长安在自己面前如此,没说什么,又转身往浴室外边走。



    “哎……”陆长安在背后轻轻叫了他一声。



    “嗯?”厉慕白微微侧头,没看她。



    陆长安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吃死了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甚至听到他这一声嗯,尾音的沙哑,都觉得他xìnggǎn到要bàozhà。



    再加上,他身上衣服湿透了,布料黏在身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肌肉线条,就看一眼,她都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流鼻血。



    她犹豫了几秒,轻声问他,“我害怕,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我?”



    “我不走。”厉慕白随即低声回道。“不是。”陆长安顿了下,继续道,“我想你留在浴室里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