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00章 跑不掉了

    陆长安垂眸望向那块平安扣,犹豫了下,才轻声解释道,“我回来,就是为了找它我这块,是我爸的,你那也有一块,是我妈妈的。”



    “你可能忘了,我出生的时候,大人给我们一人分了一块,开玩笑,定了娃娃亲。”



    所以,这是定娃娃亲的信物。



    所以,陆长安才这么傻,不顾一切地回头,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来找这个东西?!



    厉慕白心里一时之间,五味杂陈。



    和陆长安对视了几秒,才沉声问道,“为什么不早说?”



    “说了有什么用?”陆长安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委屈,“光嘴上说,谁会信呢?”



    她潋滟着水气的眸里,带着一丝责怪的意思。



    厉慕白知道,自己和陆长安见面的一开始,对她态度不怎么好。



    但是从她口中听到陆枭这个名字的时候,几乎就是深信不疑了。



    再加上,她跟喻菀长得有点儿神似,所以他后来根本就没怀疑过她的身份!



    “傻丫头!”他忍不住皱着眉头,低声道,“我信你就够了,管别人是什么想法?司谨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是你哥啊。”陆长安小小声回道。



    厉慕白此刻,简直是哭笑不得。



    他的小长安,差点就因为这个无关紧要的事情,送了自己的命!



    她这次要真是有个什么好歹,他肠子都得悔青!



    因为就是他的不坦诚,什么都不对她说,才导致了陆长安没有安全感,才会去在乎这么一个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的证明。



    就算丢了又能怎样?



    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他喜欢的陆长安!



    他忍不住无奈地笑,抱着她,转身走出了厨房,大步往楼上房间走。



    陆长安紧紧挂在他身上,她感觉,厉慕白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可能是因为,知道了这枚平安扣的渊源。



    对于接下去要发生的事情,又紧张又激动。



    厉慕白,今天肯定是跑不掉了。



    他俯身将她放在床上,想到她刚才流鼻血的糗事,还是决定要按部就班,省得她一会儿又承受不住。



    他松开陆长安,伸手去够一旁的被子。



    刚松手,陆长安微红着双颊,一下子勾住了他,撅着唇,朝他吻了过来。



    刚才在楼下那种心痒到了极点,却吻不到他的感觉,几乎是要了她的命,她现在就要他!



    厉慕白被她勾着,又朝她压了下来。



    顿了下,右手紧紧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唇舌带着滚烫的热气,寻到了她的。



    她整个人都带着一股甜甜的,好闻的香气,包括她的唇,她的舌,她的气息,甜到让他浑身不由的发烫,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下去。



    但是舍不得。



    他要让她做好足够的准备。



    他一个翻身,盘膝坐了起来,让陆长安尽量舒适地,跪坐在自己怀里。



    陆长安很快的,无师自通的就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跪坐着腿,轻轻蹭着他。



    隔着薄薄的两层衣服,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厉慕白身体的反应。



    她也是第一次,虽然害羞到不敢睁眼,却特别好奇,男人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脑子里想着,小手就忍不住往下探。



    厉慕白被陆长安磨得忍不住咬牙,一个没注意,就被她的手按住了。



    “嘶……”他忍不住轻轻倒抽了一口凉气。



    陆长安这个女人,一般人,还真治不住。



    他脑子里忍不住闪过这个想法。



    他惩罚性地,轻轻咬了下陆长安的唇,低声问她,“好摸吗?”



    “好奇怪……好像不一样了……”陆长安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凑到他耳边,小声道。



    厉慕白因为忍耐着,眉心都皱成了一个川字,更因为她这话的cìjī,更难受了几分。



    陆长安自然感受到了变化,惊讶地低头,看了一眼。



    下一秒,就被厉慕白压在下。



    她忍不住一声惊呼,而后又忍不住,笑意盈盈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厉慕白,伸手摸向他好看的眉眼。



    “冒冒哥哥,我准备好了。”她柔声道。



    厉慕白圈住她的腰,替她轻松地退下了衣服。



    试探了下,她果然已经准备好了。



    他心里,其实有些遗憾,他的小长安,他一开始,竟然没有认出她来,一开始对她那么冷淡,她应该很难过的吧?



    这个错误,他打算,用自己往后的所有时间,去弥补她。



    虽然两人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充分的准备,但是厉慕白毕竟是第一次,也知道陆长安是第一次,所以舍不得她太痛。



    因为疼痛,陆长安忍不住地在抖。



    她吻着他,表情有些痛苦,用力吮着他的唇,缓解自己的疼痛。



    厉慕白便停下,等着她缓过神来。



    足足过去了一两分钟,她还是痛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小层细密的汗珠。



    他想了下,打算先退出去再说。



    然而一动,陆长安更是痛得厉害,指尖都抠进了他的肉里。



    缓了几口气,才朝厉慕白断断续续道,“冒冒哥哥,我听说……得一下子进去,不然两个人都会特别痛。”



    厉慕白舍不得,他自己明白,自己本就异于常人,要是太冲动了,陆长安得痛成什么样?



    陆长安看出了他的犹豫。



    但是她又怕,他真的后悔。



    考虑了下,索性一提腰,自己猛地朝他凑了过去。



    厉慕白没想到,惊诧的看着她,他低头,看到了床单上沾上的一丝血迹。



    陆长安痛到忍不住哭了起来,却又觉得丢人,把脸埋进了厉慕白的颈间,抱着他,一下都不敢动。



    两人就这么抱着,缓了一会儿。



    厉慕白轻轻吻着她的耳廓,尽量让陆长安放松。



    吻了几下,又低头,吻向她的眉眼,吻掉她脸颊上的泪。



    陆长安被他吻得,心里的痒丝丝的,渐渐的,似乎也没刚才那么痛了。



    厉慕白担心自己压着陆长安,会让她喘不上气来,试探着抱住她的腰,想要换个姿势,让她更舒服一点儿的。



    一动,陆长安就忍不住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他以为是弄疼了她,低头,却看到陆长安脸颊的粉色,一直延伸到了耳根。



    “不要……”她皱着眉头,一双水眸微微阖着,脸上的表情,像是在哭,微微喘着气,浑身都在抖。



    一双báinèn的足,足尖瞬间绷得笔直。



    厉慕白诧异了下,陆长安浑身的反应,让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眼底噙了一丝笑,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足尖脚踝处,替她放松,一边又吻住了她的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