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05章 我也舍不得你

    厉慕白搂着她的腰,让她紧紧靠在自己怀里,用力到几乎要将她的腰折断,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她微微抬腿,几乎就能感受到他的渴念。



    厉慕白的吻,带着强烈的,霸道的,他独有的气息,席卷了她,让她沉溺在他的气息间,几乎不能呼吸。



    她舌尖被吻得生疼,想要缓一口气,他又吻住,不让她离开自己。



    陆长安张开唇瓣,刚喘上气,却又被他咬住了下唇。



    他像是在饥饿之下,在专注地品尝一样他喜欢的食物,没有先前的小心翼翼,只有想要掠夺一切的焦急与狂躁。



    陆长安有些头昏眼花,几乎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松开了她,吻她的脸颊,吻她修长的脖颈。



    陆长安有些痒,忍不住用手捂住了他的后脑勺,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身体,一下子被他勾得发烫。



    她喜欢的男人,简直比那些药还管用,只是吻了一会儿,她就有些情不自禁了。



    厉慕白憋得眼眶有些发红。



    但是想到,陆长安昨晚之前还是处,应该受不了太密集的方式,强逼着自己不要太粗暴。



    “还痛吗?”他微微喘着,轻轻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问她。



    这是他回房间,跟陆长安说的第一句话。



    陆长安低垂着眸,听他这么问,心里忽然有些难过。



    她刚才问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回答。



    她从头到脚都在疼,那边更是痛得厉害,昨天洗的时候就发现磨破了,厉慕白跟昨天温柔的他,一点儿都不一样。



    但是已经被他吻得有些难耐了,虽然还是痛。



    她觉得,可能就像别人说的那样,男人一旦开了荤,就会控制不住,就像厉慕白现在这样。



    但是,也可以理解吧。



    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她沉默了半晌,才小声回了句,“还有点儿……”



    厉慕白听出了她情绪上的小小异样,松开了她。



    微微抬头,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声问,“怎么了?痛得厉害吗?”



    陆长安摇了摇头,没看他,也没吭声。



    厉慕白暗忖了下,翻身坐了起来,伸手搂住陆长安的腰,将她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还有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来了,我会在家住一晚,陪着你适应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回来。”



    “乖,现在不仅仅是我们这边的紧要关头,更重要的是,你待在这里,非常不安全。”



    “我知道。”陆长安低头看向他,小声回道。



    她不能给原本就忙到不可开交的厉慕白,再增添麻烦了。



    “你知道就好。”厉慕白其实知道,陆长安因为什么在犯别扭。



    女人心里的不安全感,担心他的安危,担心他回不去,更因为顾暖暖。



    犹豫了下,将她搂得离自己更近了些。



    然后柔声哄道,“长安,我也舍不得你,但是你要理解,给我点儿时间,解决完所有的难题。”



    她喜欢的这个男人,跟别人不一样,她自然是理解的。



    听到厉慕白亲口说也舍不得她,陆长安这才心里稍稍好受了些,伸手用力抱住了他,将脸靠进了他温热的颈间。



    好一会儿,才在他怀里柔柔点了下头,小声回道,“好。”



    “其实我不是很疼了。”



    厉慕白听她这样说,忍不住笑,“没关系。”



    刚刚他太着急了,因为自己心里也有些焦躁,只想狠狠疼她。



    “我也没有关系,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开心就好。”陆长安随即抬头,朝他认真地轻声道。



    厉慕白望着她,深邃的眸里,情绪不断翻涌。



    他没说话了,只是轻轻吻向她的唇。



    这次,温柔了许多,小心翼翼,怕又弄疼了她。



    两个小时后,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厉慕白猛地从浅眠之中清醒过来,听到门口的子午说,“长官,他们提前到了,你们准备一下吧。”



    厉慕白扭头看了眼身边的陆长安,见她也醒了,睡眼惺忪地望着门口。



    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厉南朔他们派飞机来接她了。



    厉慕白立刻起床,飞快地穿好自己的衣服,打开陆长安的箱子,替她把衣服拿了出来,站在床边,亲手替她穿。



    陆长安刚刚又累着了,因为是被惊醒的,脑子有点儿疼。



    就乖乖站在床上,低头看着厉慕白替她仔细穿衣服。



    好半天,才小声道,“冒冒哥哥,咱们之间的事情,等你下次回去之后再说吧,我不想你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被其它事情烦着。”



    她知道,厉慕白和顾暖暖的婚约,一定会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难题。



    她虽然不知道厉慕白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想要跟她在一起,但还是厚着脸皮,自己主动提议。



    厉慕白也是想着,这次回去,暂且不跟白小时他们提自己和陆长安的事情。



    毕竟,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



    而且此行,短短一晚,肯定没有办法干净利落地解决自己和顾暖暖之间的问题。



    解决不干净,她一个人在家,一定会受委屈的。



    厉家的地位,加上厉家自己家里的复杂情况,解除和顾暖暖的婚约之后,会给陆长安带来多大的困扰,厉慕白可以想象得出。



    为了陆长安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过得开心些,为了不让她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件事情给她带来的不好的影响,还是暂且不说为好。



    他要回去之后,和陆长安一起承担。



    陆长安说的话,正是他心中所想。



    他暗忖了下,点点头,轻声回道,“可以,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两人收拾好了,厉慕白将她抱下床,低头替她穿着鞋的同时,又道,“回去之后,把脚伤养好了再出去玩。”



    “厉朝歌还在上学,平常很空,不要担心自己会给她添麻烦,有什么难题就找她。”



    “亲哥。”陆长安忍不住抿着唇笑了起来。



    厉慕白淡淡扫了她一眼,“你不觉得,这是应该的吗?”



    “为什么是应该的?我觉得我总是去烦她,会显得很讨厌啊。”陆长安想了下,反问道。厉慕白替她穿好了鞋,才低声平静开口回道,“跟自己的小姑子提前搞好关系,难道不是应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