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07章 你爸回来你就完了

    但是厉慕白不说,白小时暂且也不会点破。



    厉慕白这孩子,从小做事就稳妥,一定是有他的打算。



    再加上,顾暖暖和厉慕白已经订了婚,她表现得太明显,是对顾易凡他们家的不公平。



    一切都得等厉慕白下一次回来,才能有下一步的打算。



    两人回到家里,厉朝歌果然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门口的院子里等着。



    见车子回来,没等车子熄火,就上前来,凑到车窗旁往里面看。



    看到陆长安的瞬间,眼睛立刻亮了亮,甜甜叫了声,“长安姐!我是朝歌呀!还记得我吗?”



    陆长安自然是记得厉朝歌的,她记得小时候为了这个小妹妹挑见面礼,跑了好几个百货商场,才调到那个限量版芭比的货,准备了好几天。



    她开门,下车的一瞬间,厉朝歌立刻亲热地挽住了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家里走。



    “我爸说你要回来的时候,我可激动了!那天晚上你没回来,我连觉都没睡得着,后来听说我哥亲自去接你,才放心了!”



    “我带你去楼上你的房间看看,行不行?从今天开始,那个房间就是你的!和我门对门!”



    “你要是睡不习惯,咱们也可以暂时先睡一间房,我以前就喜欢跟念念姐睡一起,我也想跟你一起睡。”



    厉朝歌啰嗦得像只麻雀似的,一张嘴叽里呱啦的停不下来。



    陆长安觉得厉朝歌的性格,跟她有点儿像,但是她没有厉朝歌这么啰嗦。



    面前这个长得跟厉慕白有几分神似的小姑娘,跟她儿时的记忆重合了起来。



    她这时才想起,厉朝歌小时候也是个爱说话的,极有主见的小姑娘。



    多年没见,一点儿也没见生疏,就像是,她是跟厉朝歌一起长大的,厉朝歌前几天才见过她一般,那种感觉。



    厉家一家人,都很好。



    “你嘴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叨叨叨的把脑仁都吵炸了。”白小时让海叔提着行李跟在她们后面,忍不住皱着眉头骂了句。



    “略略略……”厉朝歌扭头就朝白小时做了个鬼脸。



    “我从小就想要个姐姐,我哥总是冷冷清清的,半天都不说几个字,现在姐姐来了,你就不能体谅下我激动的心情吗?”



    “你哥倒是宠着你,你却嫌他闷,回来要你好看。”白小时淡淡回道。



    “难道不是吗?我哥就跟我爸那样,每天除了军队就是学习就是开会,脑子里除了这些就没其他了,我要是他们,闷都闷死了。”厉朝歌翻着白眼回道。



    说话间,已经到了陆长安的房门口。



    厉朝歌推门的瞬间,里面躲着的齐妈还有格雷丝,一左一右,一个打了亮丝礼炮,一个打了瓶香槟,巨大的声音,惊得陆长安往后退了一步。



    “surprise!!!欢迎长安姐回家!”厉朝歌立刻先进了房间,又推出来一只蛋糕,乐呵呵朝陆长安道。



    白小时也被吓着了,叫了声,“我的妈!你这个臭小孩,这是惊喜吗?这是惊吓!”



    陆长安望着眼前的一切,看着所有人对自己露出的笑脸,虽然确实被吓到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真的非常感动。



    她一个字都没说,眼眶有些发酸,有点儿忍不住想哭。



    但是白小时和厉朝歌都这么开心,她不能扫兴。



    强行忍住了,跟在厉朝歌身后,进了她们为她精心布置的房间。



    房间很大,窗帘是粉色的,吊顶的纱幔是粉色的,床上的八件套是粉色的。



    眼睛能看到的东西,全是粉色白色金色的,显然就是为了她精心准备的公主房。



    “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好好的人都能给你吓出病来!”白小时在后面,继续念叨着厉朝歌。



    “我可是翘了一节课专门提前去买来的蛋糕啊!这个香槟也是在我爸的酒窖里挑了好久的呢!”厉朝歌听到白小时说这是惊吓,不服气地回道。



    白小时随即呵呵嘲笑了声,“你完了,估计辅导员的电话已经打到你爸办公室了,等你爸回来,你老实一点儿。”



    “那我这是特殊情况啊,我是为了长安姐才翘课的啊!”厉朝歌振振有词。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挽住了陆长安的胳膊,又暗搓搓道,“长安姐,我爸要是真骂我,你可得帮我啊……”



    陆长安见厉朝歌这怂样,忍不住笑,“一定的。”



    说完,伸手抱了抱厉朝歌,小声道,“谢谢。”



    厉朝歌就是怕陆长安跟他们见面的时候,会弄得很伤感,弄得哭哭啼啼的,才故意搞得这么热闹。



    听到陆长安这一声谢谢,愣了下。



    扭头看了眼白小时。



    白小时没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们两人。



    厉朝歌想了下,拉着陆长安的手,走到推车前,“先吃点儿蛋糕吧,不然待会儿要饿呢,我爸至少得七点多才能回来。”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切,“长安姐你得多吃点,你好瘦,瘦得抱着我都能感觉到你的肋骨能咯到我。”



    陆长安忍不住笑,“那也太夸张了点。”



    “长安你就是得多吃点儿,在外面肯定吃得不好,外面食物资源有限,不然也不能瘦成这样。”



    白小时一边附和着厉朝歌,一边将海叔拖上来的箱子拉到了房间里,问她,“要不要阿姨帮你一起收拾?”



    白小时这么一说,陆长安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喻菀曾经画过一副人物肖像画,画的是一个女人的侧脸。



    陆长安没有问过,她画的是谁,现在一看白小时,就知道了,喻菀画的是白小时。



    她打开箱子,随即将那幅画取了出来,递到了白小时手边,轻声道,“这是我妈画的,我自作主张,送给阿姨了。”



    白小时接到手里,看了几眼,随后便没有说话了。



    她轻轻地沿着画的边缘,抚了一圈。



    这是老军区大院,陆家的那个,喻菀的房间。



    她曾经在那儿,陪喻菀住过几天,就在喻菀眼睛被伤没多久,从医院回去之后。



    她有的时候,会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发呆。



    喻菀还记得她那时候的样子,还记得那个窗子,长什么样。



    许久,才抬头,朝陆长安笑了笑,轻声道,“谢谢。幸好,我给她寄的最后一张明信片里告诉了她,我也想她了。”那也不至于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