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08章 晚上在房间等我

    白小时她们正仔细地,一幅幅地看着喻菀的画的时候,厉南朔和厉慕白两人回来了。



    厉朝歌听到楼下熟悉的车门上锁声,走到窗户边上,往楼下看了一眼,道,“我爸和哥回来了,可以吃晚饭啦!”



    “那赶紧下去吧,你厉叔叔也很想见你。”白小时伸手摸了摸陆长安的脸,柔声道。



    陆长安的性格,跟陆枭有点儿像,又跟厉朝歌有点儿像,讨人喜欢。



    厉南朔一定会喜欢她的。



    几人下去的时候,正好厉南朔走进门。



    他一眼就看到走在白小时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到陆长安的一瞬间,脸部线条,瞬间柔和了许多。



    他摘下头上的帽子,递给了一旁的厉海,朝陆长安招呼了一声,“长安?”



    陆长安随即朝他甜甜一笑,喊了他一声,“厉叔叔。”



    陆长安笑着的样子,让厉南朔觉得,异常的眼熟。



    根本不用去验证什么,光看这张脸,他就百分百确认,这是陆枭和喻菀的女儿。



    这个傻孩子,几天前还犯傻,回去找什么平安扣,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去吧,洗把手,准备吃饭了。”他就像是在招呼一起生活了很久的家人,朝陆长安淡淡道。



    说完,又朝厉朝歌瞟了眼,道,“你,先跟我来一趟!”



    白小时说的果然没错,翘课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厉朝歌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心不甘情不愿,跟在厉南朔身后,进了旁边的会客厅。



    陆长安看着他们进去了,然后看到晚厉南朔一步进来的厉慕白。



    两人对视上的一刹那,白小时立刻识趣地笑道,“我去厨房端菜,五分钟之内开饭,你们赶紧洗了手过来啊。”



    陆长安“嗯”了声,朝楼下的卫生间走了过去。



    刚进去,要关门的瞬间,厉慕白一手抓住了门把,撑住了。



    陆长安和他隔着门缝对视了一眼,随即松开了手,放他进来。



    “没有觉得不适应吧?”厉慕白反手锁上门,走到水池前,慢条斯理洗着手,轻声问陆长安。



    “没有。”陆长安摇了摇头,回道。



    “没有就好,我之前说,我妈和朝歌会很喜欢你,你不信。”厉慕白拿起一旁的擦手巾,擦净了手上的水,转身,搂住了陆长安的腰,轻声道。



    陆长安仰着头,笑嘻嘻望着他,小声道,“不是说好了,回来之后不要单独待在一个房间吗?”



    厉慕白垂眸望着她,轻声反问道,“你这么聪明,看不出,我妈什么意思吗?”



    陆长安确实感觉到了,白小时是故意给他们两人空间。



    她浅浅地笑着,没吭声。



    厉慕白看她淡淡笑着的样子,心头微动,低头,轻轻吮住了她的唇。



    陆长安有一种,背着家长搞早恋的感觉,偷偷的,竟然有些紧张。



    她听到门外远处,厉朝歌抱怨的声音,“那你为什么从来不骂我哥?你就是偏心!哼!!!”



    “我偏心?你哥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吗?你一个姑娘家,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吗?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买蛋糕,还不肯承认错误!”



    陆长安忍不住笑。



    厉慕白现在,可不就是在干偷偷的事情吗?



    她想要推开厉慕白,让他先出去,厉慕白却纹丝不动,搂着她的手,收得越发紧。



    他滚烫的舌,探进了她的口中,一提手,将她抱坐在了身后的洗脸台上,反而吻得更深。



    被他抱起的一瞬间,陆长安下意识用腿勾住了他的腰,害怕自己掉下去。



    厉慕白随即口中发出一声哼,微微皱眉。



    陆长安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又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禁足,一个月!”他们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厉南朔的最终宣判。



    两réndà概是要回餐厅这边吃饭来了。



    陆长安害怕被当场捉到,往边上偏了下脸,厉慕白的唇,这才松开了她。



    “你先出去吧。”陆长安小小声道。



    厉慕白不置可否,又低头,轻轻啄了下她的唇,朝她轻声道,“晚上在房间等我。”



    随后往后退了一步,整理了下衣服,转身开了门,先出去了。



    陆长安看着他出去了,从洗脸台上跳了下来,朝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眼,脸颊有点儿红扑扑的,嘴被厉慕白吮得更红。



    她用冷水洗了把脸,冰镇了下自己的嘴唇,颜色淡了些,才悄悄松了口气。



    有一种,跟人tōuqíng,害怕被人捉到的感觉。



    确认自己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才打开厕所门,走了出去。



    除了厨房里正在盛汤的白小时,陆长安是最后一个回餐厅的。



    厉慕白和厉南朔两人,正襟危坐,没有任何异常。



    厉朝歌朝她笑着招了招手,道,“长安姐!你坐我边上!”



    陆长安朝她走了过去,坐在了厉朝歌边上,才发现,厉慕白是坐在自己正对面的。



    她低头,假装摊开餐布。



    厉朝歌给她递来了刀叉筷子,朝她露出一个很鸡贼的笑。



    “吃饭。”厉南朔瞥了眼厉朝歌,沉声道。



    厉朝歌随即乖乖的,没了声响,拿起自己面前的碗,吃东西。



    厉南朔还在生气,她可没胆子轻易招惹。



    吃饭的时候,白小时不断地起身给厉朝歌夹菜,一边夹菜一边语重心长道,“要多补补呢!你刚说体重才八十二斤,你个子也不矮,八十二斤太瘦了!要补补!”



    “妈。”厉慕白忽然开口,叫了声白小时。



    “嗯?”白小时收回了筷子,扭头扫向厉慕白。



    “她喜欢吃什么,让她自己夹。”厉慕白看了眼陆长安被塞得冒出了尖,像座小山似的碗,低声道。



    陆长安饭量小,这么多,肯定吃不完。



    吃撑了消化不良,又得难受。



    想了下,又面无表情问陆长安道,“吃得完吗?”



    厉家的碗,有点儿大,陆长安刚才在上面又吃了块蛋糕,原本就不饿。



    正因为白小时塞给自己的东西发愁,听到厉慕白这么问,如临大赦,低调地摇了摇头,回道,“好像,吃不完。”厉慕白将自己的碗放在了桌上,朝陆长安的方向推了下,“吃不完,分点儿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