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09章 作妖呢

    陆长安犹豫了下,在别人家剩饭总归是不好的,没礼貌。



    既然厉慕白愿意替她分担,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把碗转到没吃过的那一边,把干净的没咬过的菜,分了几口到厉慕白碗里。



    厉慕白收回碗的时候,又道了句,“妈,以后有客人来咱们家,适当地客气下就行了,别人要是吃不下,多尴尬。”



    白小时和厉南朔对视了眼,想了下,呵呵笑道,“对对对!是我太热情了,念念在咱们家也总是吃不掉!”



    “以后妈一定注意啊!”



    厉朝歌在旁看着,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厉家对于吃饭的规矩是很重的,向来都是碗里的东西必须吃到一粒米都不剩。



    所以她和厉慕白从小吃饭就很规矩,没人剩饭,也没从这么互相匀过饭。



    好半天,幽怨地瞅着厉慕白,开口道,“哥,我也吃不完哎,你要不要帮我也吃掉点儿?”



    “吃不掉不能少盛点儿吗?”厉慕白看都没看她一眼,怼了回来。



    厉朝歌被他一句话堵得,没法回答了。



    端起碗,恶狠狠往自己嘴里填了口饭。



    心里忍不住暗暗嘀咕了句,“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妹妹!”



    她哥这表现得也太明显了点儿吧!



    虽然他和陆长安自己没说什么,但是爸妈和她,全都看出来了,这两人之间有问题。



    还没坦诚恋爱关系呢,就这么护着自己的女人,以后不用想,肯定得宠得不要不要的。



    陆长安见身旁的厉朝歌,吃得很生气的样子,考虑了下,问她道,“朝歌,你要是吃不下的话,我帮你分担点儿呗?”



    “不用。”厉朝歌还没说话,厉慕白立刻替她回道。



    “她这是作妖呢,吃得下,不用管她。”



    陆长安吃不下就是真的吃不下,她吃不下,就是作妖?!



    厉慕白这偏袒的,也太厉害了点吧!!!



    白小时在旁看着,忍不住笑着轻咳了声,道,“朝歌,你少说两句吧,还嫌一个月太短?”



    “谢谢我爸了,大不了我跟念念姐在实验室待一个月呗。”厉朝歌愤愤地回道。



    陆长安默默吃了几口饭,看着厉家一家子人。



    虽然厉家家世显赫,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家里的规矩很重,白小时他们并没有因为条件优越,就放纵自己的儿女。



    怪不得,教出的冒冒小哥哥,这么谦逊有礼。



    她很快吃好了饭,放下碗筷的同时,朝厉南朔和白小时他们道,“厉叔叔,阿姨,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再吃点儿菜吧!”白小时全程都是用慈母般的笑,望着陆长安,又热情道。



    “既然吃好了,待会儿跟厉叔叔上去书房一趟,厉叔叔有些话要跟你说。”厉南朔朝她淡淡点了点头,回道。



    据他这会儿的观察,发现陆长安这丫头,确实还不错,知礼,却又没有很刻意地展示自己。



    大大方方的一个丫头,挺好的。



    “好。”陆长安正想替厉朝歌说几句好话,既然厉南朔主动找她谈话,那倒是正好。



    厉南朔吃完,就朝陆长安招了招手,道,“上来吧。”



    陆长安起身的瞬间,边上的厉朝歌随即双手合十,朝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知道啦!”陆长安小声回了她一句,随即跟在了厉南朔身后。



    跟着厉南朔进了楼上书房,她才发现,书房里还有一个中年帅大叔,站在书桌旁,翻阅着什么文件。



    “这是你宋叔叔,宋念的父亲。”厉南朔随即给她介绍。



    “宋叔叔。”陆长安立刻礼貌地叫了声。



    宋煜笑着望向她,点了点头,随后朝厉南朔道,“您要的东西,我已经查到了,就是这些。”



    厉南朔坐下,接到手中,快速翻看了几眼。



    然后朝安安静静站在面前的陆长安道,“长安,你父亲感染上病毒那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已经都调查过了,其中,确实涉及到严重的人种歧视问题。”



    “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陆长安没想到,厉南朔叫她上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那件事,过去了太久太久了,久到她心里的恨,几乎已经被磨平。



    因为自知没有能力,替陆枭讨回公道,替当时受害的所有人讨回公道。



    她没有办法。



    今天再从厉南朔的口中听到这件事,一瞬间,心绪翻涌。



    “是厉慕白告诉我的,要不然,我们也不知要怎么下手去查,这两天,我会让牵涉到其中的人,过来接受审讯。”



    原来是厉慕白。



    陆长安不由愣了下,他在她面前,却一个字都没有问过提过。



    这让她觉得有些惊讶。



    她想了下,小心翼翼反问道,“但是厉叔叔,这不会给你们带来什么不必要的的麻烦吧?”



    “以后a区b区会合并到一起,b区的问题,也由我来管,错的就是错的,不用担心会给我们造成任何麻烦。”



    陆长安不知道要怎么谢厉南朔,半天,朝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厉叔叔。”



    “谢什么,自家人。”厉南朔朝她微微笑了下,“还有,你父母的遗体具体葬在了什么地方,我会尽快帮你找到,然后移回a区。”



    陆长安以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找得到陆枭和喻菀的遗体了。



    当年的情况,真的非常混乱复杂,她年纪又小。



    陆枭和喻菀两人,好不容易托关系,将她从那个感染区送了出来。



    他们让她千万不要再回去,所以,她再也没回去过,一个人,从十五岁就开始独自生活。



    厉南朔和她谈完她父母的事情之后,就让她出去了。



    陆长安低着头,一路慢慢想着,当niándeshì情。



    那时,他们所定居的地方,刚发现有感染病例,闹得人心惶惶,陆枭也是在那时,下定决心要回a区。



    就在办好所有手续,要离开的前几天,陆枭一个深交多年的好友疑似感染了。



    他们那个基地的领导者,下令,直接将陆枭好友一家人,全都抓了起来隔离。包括一个,刚出生三个多月的小宝宝,也被抓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