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13章 差点以为他得了厌女症

    “哎呀!我是说认真的呢!”白小时立刻跟厉南朔讲道理。



    “你说他就比司谨小两岁,你看看司谨,十八岁没到一直到现在,女朋友是换了一波又一波,咱们儿子就没受一点点影响!”



    “我之前还以为,司谨对他产生了什么不好的影响呢,得了厌女症什么的毛病!”



    “毕竟他跟暖暖都订婚了那么长时间了,两人也没发生点儿什么,难道我的担心不是对的吗?”



    “现在好了,不用带他去看医生了。我这做妈的呀,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白小时一边感叹着,一边摇头道。



    “那你对长安和他这个事情,有什么想法吗?”厉南朔沉默了会儿,问白小时道。



    “没有想法,主要是那时候,被你姐和你妈吓怕了。”白小时说着,撇了撇嘴。



    “冒冒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发誓,除非那个女孩子是真的很不好,否则,我绝对不会插手他的感情生活,他自己喜欢,自己觉得合适就行。”



    她说完,扫了眼厉南朔,问,“你呢?”



    厉南朔淡淡回道,“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只要不是顾暖暖就行。”



    “他不是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咱们大人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厉南朔说着,暗忖了下,又道,“我打算啊,用陆老的名义,为长安申请一幢空楼房,或者直接让厉慕白自己单独搬出去,自己住一栋楼。”



    “孩子大了,跟咱们住在一起,总有不方便的地方,是吧?”



    白小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嘲讽道,“真当别人都像你年轻时那样,儿子肯定不会像你似的,搞那么大动静。”



    关着门,站在房子外面都能听到动静。



    厉南朔目光闪烁了下,扫向她,低头吻了她一下,轻声问,“你月经干净了没?”



    “我这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你赶紧睡吧。”白小时皱着眉头,轻轻推了他一下,没搭理他。



    儿子开窍了,他们都是快要做爷爷奶奶的人了,厉南朔还跟年轻时似的,没有一天不黏着她。



    厉南朔没理会她。



    伸手探了下,没有鼓鼓囊囊的触感,直接拿起边上的遥控,面无表情,关掉了白小时的电视。



    “厉南朔你好烦!”白小时被厉南朔一把搂住,坐在了他身上,轻声嗔怪道。



    保养得像是少女一般的肌肤,随即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云。



    厉南朔随手将被子往上提了下,怕白小时感冒,兜头裹住了她。



    随后吻了她一下,轻声道,“你不就喜欢我烦么?”



    有了女儿之后,他们的夫妻生活就更加受影响了。



    好不容易等到儿子长大,要到成家立业的年纪。



    他甚至在考虑,等厉慕白搬出去之后,让厉朝歌住校去,这样就打扰不到他和白小时了。



    ·



    第二天早上四点半,厉南朔准时起床。



    照例是轻手轻脚地洗漱完,走到床边,低头轻轻吻了下白小时的脸颊。



    白小时微微动了下,半梦半醒间,嘟囔道,“我也起来吧,送一下儿子……”



    “不用,我送就好,别造成他的心理负担。”厉南朔替她掖了下被子,贴心道,“放心吧,我百分百确定,儿子一定会活着回来,你就别担心那么多了。”



    白小时昨晚被厉南朔折磨到将近十二点才睡,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听着厉南朔的喃喃细语,点了点头,小声回道,“那好吧,你送他。”



    厉南朔看着白小时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才转身出门。



    走到楼下,发现厉慕白已经在吃早饭了。



    “爸。”他朝厉南朔招呼了声,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杯,起身穿外套。



    “吃好了?”厉南朔打量了一眼他的脸色,问道。



    看着还行,应该没有很晚睡。



    “嗯,马上就走。”厉慕白点头回道。



    “按我说。”厉南朔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他面前,替他调整了下衣服领子。



    “嗯?”厉慕白下意识反问道。



    厉南朔朝他勾了勾嘴角,低声道,“厉南朔和白小时的儿子,一定是最优秀的!”



    厉慕白愣住了。



    哪怕他在每年的年终测评中,拿到的都是最好的成绩,最高分,厉南朔也从来不会表扬他一个字。



    只会严厉地说一声,“再接再厉。”



    这是厉南朔,第一次表扬他优秀。



    “放轻松,爸妈在家等着你回来。”厉南朔替他理好了衣服,后退了一步,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满意,同时低声道。



    “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是爸爸的骄傲。虎父无犬子!”



    厉南朔知道,顶着他的光环,哪怕厉慕白拼尽全力去做好自己,也追不上他,这种压力是十分巨大的。



    总会有人对厉慕白说,不就因为,你是厉南朔的儿子吗?没有他,你算什么?



    但是厉南朔可以很负责地说,没有厉南朔,厉慕白也是最优秀的那个!



    厉慕白的能力确实没有他强,他不完全像自己。



    但正因为厉慕白性格有些像白小时,所以比二十年前的厉南朔,有人情味多了。



    厉南朔一直没有说的是,他特别害怕,孩子复制模仿自己的性格长相,他不希望他的孩子,跟他一样。



    世上只有一个厉南朔就够了。



    还好,厉慕白的长得跟他爱的女人,也有几分神似,性格,也随了白小时。



    这样的厉慕白,他很满意。



    父子俩对视了两眼,厉南朔随即朝厉慕白道,“走吧,爸送你上飞机。”



    厉慕白没说话,拿了自己的东西,默默跟在了厉南朔身后。



    直到上了去机场的车,厉南朔才又开口道,“假如不是因为,a区离不开我,我宁愿选择自己代替你去。”



    “还有,我不得不承认,作战方面,我已经及不上你灵活了,爸老了。”



    厉南朔确实及不上以前了,这两年,厉慕白可以明显感觉得到。



    并且因为以前的那些陈年旧伤,给厉南朔的身体,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害,他有时会腰疼,会腿骨疼,都会让白小时给他揉揉。这些细节,厉慕白都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