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16章 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池非的语气,颇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



    他再次抓住宋念指尖的瞬间,宋念下意识,触电一般,猛地缩回了手。



    她心里慌得不成样子。



    而更为可怕的是,池非握她的手,她竟然有一种,被他电到的感觉。



    宋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跟学长之间的关系,来得太过顺理成章。



    所以,跟学长一起牵手的时候,哪怕是接吻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应该的啊,她一直都当他是弟弟,怎么会有这种不该有的感觉?



    她冷静了几秒,朝池非郑重其事道,“池非,我不是小孩子了,做了决定的事情,就不可能会轻易反悔,否则是对我自己的人生,对我男朋友的人生的不负责任!”



    “可是我觉得,假如你们互相之间没有足够喜欢,你们之间有距离感的话,就不能结婚,这样,才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



    池非继续和她心平气和地辩论。



    对,是在辩论。



    她气急败坏的样子,让池非倒看上去,是那个有道理的。



    她好像要被带偏了。



    她愣了愣,打结的脑子才反应过来,沉声反问道,“谁告诉你我跟他有距离感的?”



    池非很快地回道,“朝歌告诉我的。”



    宋念再一次说不出话来。



    所以说,厉朝歌现在跟池非是一伙的吗?



    她就知道厉朝歌这个大嘴巴,什么事情都藏不住。



    那天她跟厉朝歌一起睡觉,厉朝歌问她跟学长,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有什么打算。



    宋念说,自己也没有把握,因为两人一直是处于异地恋的关系,只有学长刚毕业那会儿,在研究所实习两个月,他们才会经常见面。



    两人在一起两年多了,加上刚开始那两个月,两人加起来见面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



    所以,其实学长提出要调职过来的时候,宋念有些不确定。



    他们以后真的会在一起吗?



    假如因为什么矛盾要分手的话,就说不清了。



    人生不是儿戏。



    在学长一再要求,说确定一定要过来,他喜欢她,过来就会跟宋煜他们谈结婚的事情,两人从夏天一直商量到现在,宋念才确定了,让他过来。



    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点不踏实的感觉。



    她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在那之前,发现了池非对她的感情,所以她才会一直都不确定。



    幸亏她没有把池非偷吻她这件事,跟厉朝歌说,不然估计现在全家人都会知道。



    她现在只觉得,一个头两大个,心里烦躁到不行。



    正好,有同事提前上班,来了研究所。



    经过休息大堂的时候,透过外间的玻璃窗,朝宋念和池非两人招了招手,打招呼。



    宋念朝对方笑了下。



    然后朝池非轻声道,“你走吧,我已经确定了,要和他结婚,以后你不要来研究所找我了。”



    说完,随即打开办公室的门,朝那个来上班的同事招呼了声,“你快过来!我昨晚有重大发现!”



    池非被晾在了一旁,吃着东西,默默看了几眼宋念。



    宋念只觉得那眼神,怨念到让她心里发毛。



    却还是硬着头皮,努力专心到跟同事的谈话中,努力无视他。



    池非在旁默默吃完了宋念给他的包子,拿了自己的背包,随后朝宋念低声打了声招呼,“那我去上课了。”



    宋念没来得及说一声慢走,池非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宋念不免盯着他受伤的背影,多看了几眼。



    她过分了吗?



    但是为了池非好,还是提得干脆一点,比较好吧。



    他还小,以后的路,长得很,会发现有更多更好的女孩子,在等着他。



    “哎,这小奶狗是喜欢上你了吧?这些天好像经常来嘛!”同事见宋念停下没说,走神了,忍不住善意地调侃道。



    “世交家的儿子,有一门实践课成绩特别差,还有两个月要期终测评了,这不是来跟我学习经验嘛。”



    宋念笑了笑,含糊其辞地解释了句。



    “说到这个,昨天傍晚方轩医生来过,说是要咱们挑个人,跟他一起去去附属大学生物工程学院和医学院做个讲座呢!鼓舞士气!”



    “我们想着,你跟方轩医生是老相识了,你又是咱们研究所的佼佼者,你去最合适了!再加上,又发现了陆长安这个特殊自愈患者,正好有东西可讲,就你去吧?”



    池非,就是附属大学医学院的,五年制大四学生。



    宋念犹豫了下。



    然后反问对方道,“所长也说要我去吗?”



    “是啊,他提了两个人的名字,你就是其中之一,昨晚你就没出过实验室,所以大家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同事笑了笑,回道。



    所长既然下令了,哪能不去啊。



    下刀子也得去。



    宋念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大不了,跟方轩提一声,她先做讲座,做完了提前离场,省得跟池非碰见,尴尬。



    她心里随即有了计较。



    于是点头回道,“行吧,我会去的。”



    “你先把我刚才整理出来的资料打印出来,等人到齐之后,通知去会议室开会,我待会儿九点关于陆长安的案例开个会。”



    她吩咐完之后,抓紧吃完了早餐。



    然后趁着离开会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趴在办公桌上,睡了会儿。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又回到了那天下午。



    她在池非家里,窗户开着,天气很好,暖暖的春风吹进来,吹得她有点儿犯困。



    她努力撑着不打瞌睡,给池非改题。



    冷不防,池非就凑了过来。



    外面的太阳照进来,她看到池非的瞳仁,是棕色的,睫毛又长又卷,唇很软。



    “念念,我喜欢你很久了。”他说。



    宋念一下子惊醒过来,胳膊肘差点儿打翻了边上的文件夹。



    她手忙脚乱地抓住了,抓着文件夹,又愣了会儿神。



    许久,才反应过来,把东西放回到了桌上。



    这不是她第一次梦见池非。



    只是,梦里第一次听到他叫她的名字。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刚才告诉了他,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了。却又梦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