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17章 请你顾全大局

    九点去会议室开完会,宋念把研究样本发了人手一份,让大家接下去几天着重研究陆长安的案例。



    还是决定,自己得回去好好休息一天,不然可能真的会累垮。



    头痛得厉害。



    她回去之前,自己开车,去了一趟隔壁研究所中心病栋大楼。



    宋念已经研究出初步成果的事情,已经在研究所传遍了,所有人都特别激动。



    宋念去顾暖暖隔离病房的一路上,不断有人向她问这件事。



    她忍着疲惫,一遍遍耐心地给大家解释,还没有完全摸透到底是什么情况,导致了陆长安的特殊体质。



    走到顾暖暖病房门口时,才发现司谨也在。



    她愣了下,和司谨对视了一眼,朝他打了声招呼,“小司哥哥。”



    “嗯。”司谨沉默地点了点头。



    她走到对面办公室,问值班医生,又要了一份顾暖暖的身体细胞样本。



    出来的时候,司谨还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她。



    见她出来,随即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司谨穿着一身便装,皮夹克配着蓝t恤,更显得他身材精瘦。



    宋念感觉他回来的这几天,好像又瘦了些。



    “怎么了?”她主动停在了原地,问司谨道。



    “我听说,陆长安和暖暖的细胞放在一起,陆长安的细胞,会主动吞噬暖暖被z病毒病化的细胞,进行净化,是吗?”



    司谨也知道了。



    既然这件事已经传开了,宋念也就没必要再瞒着。



    点了点头,回道,“对,目前观察结果,就是这样的。”



    按照司谨的想法,也就是,陆长安能救顾暖暖。



    “你们确定陆长安没有问题吗?”他暗忖了下,继续追问道。



    宋念的脸色,变得严肃了些,低声回道,“我觉得这件事,你得亲自去问问厉叔才行。”



    “至少白姨和厉叔两人见过长安之后,都十分确定,她就是陆枭的孩子,没错。他们都深信不疑的事情,你觉得,你继续质疑,有什么意义吗?”



    司谨不是质疑她是否就是陆长安这件事,而是他觉得,陆长安这个人,有问题。



    假如陆长安的身体或者哪一方面,确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害了顾暖暖。



    “我的意思是,陆长安的身体跟我们,难道有什么不一样吗?”司谨考虑了下,索性直截了当地问宋念这个问题。



    宋念其实,也因为司谨把陆长安气走,闹得大家虚惊一场这件事,心里有些生气。



    司谨这么一问,她心里更有点恼火。



    “她就是个正常的健康人,说复杂了你也不一定能听懂,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我就只有这么一句回答。”



    “而且现在能救暖暖的,只有长安,希望你可以顾全大局。”



    “请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针对长安了,她一个小女孩,一个人在外面那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



    宋念说完这几句,不想再跟司谨多费口舌,转身就往外走。



    就连她,都看出来了,司谨对于顾暖暖好像关心得过了头。



    她在怀疑,司谨是因为喜欢顾暖暖,才会这么针对陆长安。



    等下次见到厉朝歌,她要好好问问,是不是这个原因。



    偏偏矛盾的是,司谨这么讨厌陆长安,却只有陆长安才能救顾暖暖。



    她察觉出了不对,然而现在已经困得七荤八素的,暂时没有闲暇,去考虑这几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家,几乎是洗了澡之后,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了晚上六七点,秦苏苏来敲她的门,让她起床吃饭,她才惊醒过来。



    下楼的时候,秦苏苏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



    宋念看了两眼,这是秦苏苏追了半个月还没追完的一部剧,说的是豪门世家**恋的故事。



    秦苏苏都这么大年纪了,自己见过那么多豪门,跟a区最厉害的豪门厉家关系那么好,还天天的,沉溺于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



    “妈。”她收回目光,端起碗吃饭,叫了秦苏苏一声。



    “那个……我待会儿还得去研究所。”



    “你等会儿。”秦苏苏的心思,立刻从电视上收了回来。



    随后放下了手里的汤碗,朝宋念道,“我听你爸说,你对长安做的那个研究,已经有初步的好的结果了,就在家休息一天吧,明早再去。”



    宋念随即皱着眉头回道,“您都说了,是初步的,不是最终的,那我肯定得趁热打铁,是吧?”



    “不行,你跟阿泽的事情怎么样了?你还没跟妈说清楚呢,今天晚上就别去研究所了,妈看着都心疼。”秦苏苏的态度十分坚决。



    阿泽,说的是任泽,宋念的男朋友。



    宋念想了下,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确实池非的脸。



    愣了愣,才挑着碗里的饭回道,“我好几天没跟他联系了,前几天跟他联系的时候说,正在办手续了,估计下个月就能过来。”



    “他房子找好了吗?需要爸爸妈妈替他在外面租房什么的吗?”秦苏苏继续关切地追问道。



    “不用啦,他说了先住宿舍,而且就算他要在这里定居,也是买房,不会考虑租房的,你们就不用操心那么多了。”宋念心不在焉地回道。



    “买房写你的名吗?”秦苏苏认真考虑了下,问她道。



    宋念一愣,看了秦苏苏两眼。



    “妈,我跟他还没谈到那个地步呢,买房写谁的名字,到时候再说吧,而且现在这情势,你觉得适合买房吗?”



    秦苏苏的脸色,忽然严肃了些,语重心长道,“妈提醒你一句啊,男人考虑买房的时候,假如不跟你商量写谁的名字,这个男人,就不能嫁。”



    “不是妈妈庸俗,咱们家也不差买房子的那点钱,你爸随手就能给你买个三五套。”



    “妈问你房子的事情,是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把你摆在什么位置。”



    宋念望着秦苏苏,没了声音。



    “我给你打个比方,你厉叔叔,名下除了必须签署他名字的产业,其余的,全给了你白阿姨。”



    “因为他爱她,这个世上,你厉叔叔最爱的人就是她,爱她胜过自己,所以才要把自己能给的,全给你白阿姨。”“假如阿泽连一套房都舍不得写你名字的话,以后就更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