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23章 人渣

    池非已经转到了一半,硬生生又别了回去,手肘撑在栏杆上,低头问他朋友,“什么事儿啊?”



    “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开讲座的那个宋念师姐,不是跟你们家是旧识嘛!我都看见好几回她跟你讲话呢。”



    “是。”池非冷着脸,不情愿地回道。



    “那就对了,你前两天晚上参加同学会,不是一直盯着那个阿泽学长,特别关注他吗,你知道那个阿泽学长跟宋念学姐是一对吗?”



    池非皱了下眉头,没吭声,只是迟疑地,点了下头。



    “啊哟!刚刚讲座上,坐咱们边上,自己班那几个女生还在说呢,说感觉阿泽配不上宋念。”



    “他对女生都特别温柔,分分钟都在撩她们,宋念学姐就是那种冷冷清清的大美人,清心寡欲的样子,以后指不定要被阿泽骗得团团转,戴绿帽子都不知道!”



    “你不是好讨厌阿泽的样子吗?你跟宋念学姐又是早就认识的,要不要提醒一下学姐啊?”



    池非默默听着他朋友说着,眼神越发的冰冷。



    旁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个任泽有问题,名字也起得好,rénzhā,果然人如其名。



    偏偏宋念却当成是块宝,爱得不行。



    他忽然想到了前天晚上那件事,虽然他不知道任泽是怎么哄好宋念的,但是最后,宋念还是选择了相信任泽。



    “说了也没用。”他低声回道。



    “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去洗澡睡觉了,今天不舒服。”



    他朋友见他这异常冷漠的态度,心道,简直见了鬼了。



    那天晚上池非看到任泽吻那个女人,明明特别激动愤怒的样子。



    怎么今天就不冷不淡了?



    想不通。



    “那我就走了,你休息吧。”朋友丈二摸不着头脑,犹豫地回道。



    池非一句话都没说,重重关上了阳台的铁窗,转身回房。



    关上落地窗的瞬间,他反手狠狠一拳,用力捅在了边上墙上。



    有什么办法呢,他舍不得,但是宋念喜欢。



    回浴室用凉水洗了把澡,洗完了,还是止不住心中那种狂躁的情绪。



    尤其是,手机里面,班里那群女生,在群里竟然喋喋不休地讨论起了宋念任泽方轩他们的事情。



    “我刚刚加了方轩学长的号哎!”



    “我感觉方轩学长都比任泽学长好,他说话还会脸红的,超可爱。”



    “别说了,想到昨晚那个任泽渣渣撩我的语气就恶心。”



    “他真撩你了?你可别看上这种人啊!宋念学姐那么漂亮都镇不住他。”



    “狗屁,我像是那种能看上渣渣的人?”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好想去加宋念学姐,提醒她要当心哎!”



    “怎么不能加呢?方轩学长看起来就跟宋念学姐很熟的样子啊!”



    “啊!对,你们说的有道理,我考虑下!”



    池非反手就屏蔽了班级群,烦躁地把手机丢到了一旁。



    加上宋念有个屁用!



    他跟宋念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宋念还不是不信他的话?



    一直到晚上快七点,许唯书下班回来,池非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池音默默地指了下楼上,轻声道,“你上去看看儿子吧,说不定真是谈恋爱了,你先问问他比较好。”



    对于谈恋爱的问题上,池音觉得,许唯书应该比自己有一套,毕竟他哄人的手段,真的是一套接着一套,可以给孩子起到一个好的引导作用。



    许唯书用消毒水洗了把手,亲了亲池音,轻声道,“别生儿子的气啊,气坏自己不值当,他可能是无意的。”



    “知道啦,我晚饭差不多煮好了,还有一个排骨,十分钟之内下来吃饭。”池音笑了笑,柔声提醒道。



    许唯书径直上楼,敲了下池非的房门。



    不等池非回答,径直道,“我进来了啊。”



    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房间里黑黢黢的,窗户锁着,灯也没开。



    他开了走廊上的灯,适应了下,才看到池非在床上,练倒立。



    这小伙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练倒立,有的时候能倒着半个多小时。



    他反手关上了门,走到床尾,坐了下去,低声问池非,“处对象了?”



    池非闭着眼睛,没吭声。



    看起来,这次的问题,确实很严重。



    “不吹牛,我掐指一算,可能是人姑娘没看上你。”许唯书继续道。



    池非心中一惊。



    忍不住睁眼,立刻看到一张放大了倒着的脸,正凑在他面前。



    池非又被许唯书吓了一跳,松了一只手,放下倒立的腿,坐了起来。



    “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讲,虽然倒立有点儿美容作用,能保持年轻状态,但是你才二十岁,脑子里充的血太多啊,更没法让你冷静下来思考问题。”



    许唯书盯着池非,慢条斯理道。



    池非皱着眉头没吭声。



    许唯书看出来了,自己猜中了池非的心事。



    他想了下,平常好像也没见池非跟哪个女孩走得特别近,也没听他主动提起过哪个女孩的名字。



    猜不出是谁。



    但是他脆弱的小儿子,现在一定特别伤心,还是胡乱编几句,先安慰几下吧。



    他沉默了会儿,又道,“虽然我儿子吧,也挺优秀的,不说多么好,那也是上上层的,长得随他妈,好看,脑子随了我,聪明。”



    “所以我猜那个姑娘,一定特别好。”



    “但是我给你算个账,现在的男女比例,三比一,因为前些年病毒的无法控制,导致体质较弱一些的女性的死亡率,远超过男性。”



    “这就代表着,平均四个人类之中,只有一个女人,抢手得很。”



    “那么优秀的姑娘,必然会更加抢手,男性基数大,优秀的男性,也就更多,你得打败多少个优秀的男人,才能让她喜欢上你,这是一道无解题。”



    池非低着头,默默听许唯书说着,还是没吭声。



    但是许唯书说的,确实有点儿道理。



    “我再给你打个比方,就我这样的男人,要是放在现在,想追你妈那样的女人,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所以啊,池非,我告诉你,练倒立,是没用的,有这时间,不如多跟着你妈和我学学临床经验。”



    “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才是硬道理。”



    许唯书觉得,不需要说更多了,他的儿子很聪明,自己应该能想通。他拍了拍池非的肩膀,道,“行了,想一会儿,下去吃晚饭吧,跟你妈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