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26章 我不想见他

    顾易凡做了几个深呼吸,继续调整好了情绪,才又叫她,“暖暖,爸爸来看你了,有个好消息要跟你说呢,你看看爸爸。”



    顾暖暖的呼吸,非常急切,跟正常人明显已经不一样了。



    她浑浑噩噩间,听到顾易凡的声音,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看到了顾易凡。



    “爸……”她朝他笑了下。



    好像好久都没有看到顾易凡了,她脑子里有意识,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已经非常危险。



    所以她可以理解,顾易凡不是不想来看她,而是不能。



    还好,她还认得自己。



    顾易凡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随后在床沿边坐了下去,这张床的温度,有点儿冷,因为在某个低温数值内,z病毒的变异速度,会达到最慢。



    顾易凡坐下来的瞬间,冻得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伸手,轻轻抓住了顾暖暖一只手。



    即便在这种温度的床上,顾暖暖的体温,还是高得惊人,甚至握在手里,烫手。



    顾易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隔着隔离手套,都觉得烫。



    不用看温度计,都知道,这个体温,至少达到了四十四度以上。



    顾易凡有数,平常用热水洗澡,四十四度就是这么烫人。



    他知道这个体温,意味着什么。



    他努力收着情绪,不表现在脸上,随后抬头,朝顾暖暖笑了下,轻声道,“爸爸上次跟你说,陆家的女儿长安回来了,还记得吗?”



    “嗯。”顾暖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顾易凡看着她的眼睛,心都在抖。



    “爸爸要跟你说的好消息,就是这个长安妹妹,大家发现她的体质非常特殊,她曾经在感染病毒之后,自愈了,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正常人。”



    “念念发现她身体里有一种特殊的物质,可以打败z病毒,所以啊,你有救了。”



    说着,伸手轻轻替顾暖暖撩了下她杂乱的头发。



    “我知道,念念前几天来看过我……”顾暖暖温顺地点头回道,“我知道长安。”



    “那你还害怕吗?”顾易凡顿了下,轻声问她。



    “不害怕,有念念他们,有你在,我就不害怕。”顾暖暖摇了摇头回道。



    “但是,我暂且可能撑不住了。”



    “下次你要是来看我的时候,我伤害了你,那一定不是我的本意,你不要生我的气。”



    顾暖暖是个娇气的姑娘,是被顾家宠得那么娇气。



    但是做人的道理,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顾易凡一直有好好引导她。



    虽然她的脾气确实有些遗传了白子纯,但总体来说,算是个好姑娘。



    顾易凡听她这样说,心中忽然有些发酸。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轻声道,“傻孩子,无论你做了什么,爸爸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



    有顾易凡这句话,顾暖暖忽然心定了许多。



    是那种,一下子就变得平和的感觉。



    顾易凡是个温润如水的男人,这么多年了,顾暖暖几乎没见他发过火,也没见他因为任何事情而特别烦心过。



    因为心态好,生活作息规律,顾易凡老得也特别慢,岁月没怎么在他脸上留下痕迹,看着也不过三十几岁的年纪。



    可能这就是导致她有恋父情结的原因吧,她喜欢看着他临大事而不乱的态度,喜欢他永远都是镇定自若的表现。



    “我会好起来的,对吗?”顾暖暖又轻声问他。



    “会,一定会。”顾易凡认真地盯着她,点头回道,“爸爸一定不惜任何代价,哪怕倾家荡产,也一定会让你恢复正常。”



    顾暖暖听到他这句话,撇了下嘴,忽然哭了。



    流出来的眼泪,是粉色的。



    顾易凡害怕看到她哭,尤其是眼泪的颜色,那是她身体里的血。



    他立刻帮她擦掉了眼泪,轻声道,“不要哭,咱们听到的是好消息,为什么要哭呢?”



    顾暖暖拼命忍住了,点了点头。



    司谨进来,远远站在房间的另外一头,看着他们父女两人,沉默了半晌,轻声叫她,“暖暖。”



    顾暖暖用手背,迅速擦了下自己的眼睛,撇过头,望向旁边雪白的墙壁,假装没有听到司谨叫她。



    顾易凡暗忖了下,轻轻拍了拍顾暖暖的手背,“那爸爸先出去了,司谨连着来了三天了,你跟他说两句吧。”



    “我不想跟他说话。”顾暖暖立刻摇着头,轻声回道。



    她还记得,几天前厉朝歌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司谨在电话里说,他喜欢陆长安,想娶她。



    司谨从来都是这样的人,三心二意,视女人如衣服,她早就习惯了。



    “连厉叔叔都来看过你,你不和司谨说两句,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公平?”顾易凡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朝她道。



    “乖,听话,和他聊几句,说不定能开心些呢?”



    顾暖暖从小到大,只听顾易凡一个人的话。



    直到现在,还是如此。



    顾易凡松开她手的瞬间,她神色有些挣扎,却还是忍下了,没有发作。



    司谨看着顾易凡出去了,才慢慢,走到了顾暖暖床边。



    低头看着她,低声道,“暖暖,我有救你的办法。”



    “我不需要你救,不需要你帮忙,我有我爸就够了。”顾暖暖靠在墙角,依旧是没看司谨。



    “现在不是乱发脾气的时候,你就算再恨我,也得等你身体好了,才有……”



    “我觉得你很可笑,我喜欢一个人讨厌一个人,为什么要受你控制呢?你算老几?”顾暖暖不等他说完,烦躁地回道。



    她看起来情绪很激动,非常暴躁。



    也许她自己意识不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但是在司谨眼里看起来,真的很可怕。



    跟正常人,真的很不一样,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冲过来,咬断他的喉咙。



    司谨见过太多的变异人,也亲手抓到过活的送回来研究,顾暖暖,已经跟它们差不多了。



    他站在床边,看着她的样子,愣住了。



    这是顾暖暖变异以来,他第一次见她,所以视觉上的冲击,以及心理上的冲击,都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承受。这是顾暖暖啊,不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