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34章 叔叔改天请你吃饭

    宋念没有问,为什么池非会这么及时地,出现在她身旁。



    她想,也许是池非,一直在这儿等着她吧。



    毕竟她昨晚走得太任性了,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池非也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朝她伸开了没有打伞的右臂。



    宋念迟疑了下,还是闭着眼睛,抱住了池非。



    有时候打败一个人的,只是在适当的时候,一个合适的拥抱而已。



    池非抱住她的同时,脑子里却在想着,他大概也永远不会告诉宋念,他是第一个找到她的人,像发了疯似的,因为害怕她会想不开。



    他开车跟在她后面,跟了一路,她都没有发现。



    他甚至知道,她闯了几个红灯,别了多少车。



    但他都一直紧紧跟在她后面。



    池非不会把这些点点滴滴,都拿出来说,因为觉得没有必要。



    爱一个人,用嘴说,那是假的,要用行动去表示。



    宋煜接到池非的报平安电话时,人就在附近,立刻赶了过来。



    大雨滂沱之中,他看到池非抱着她的女儿,撑着伞,站在研究所门口。



    有些震惊,震惊过后,更多的,却是欣慰。



    终于有这么一个男人,会比他这个做父亲的,更加把宋念放在心上,这是一件好事。



    池非中午给他打了第一个电话,让他不要着急,让他先回来,他会安全把宋念送回总部。



    当时宋煜就觉得有哪儿不太对,但是因为着急,所以并没有闲暇想太多。



    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



    还有秦苏苏前几个月跟他说,“好奇怪,池非这孩子那么聪明,竟然期末考试挂科了,还让我们念念给他补课呢!”



    宋煜当时回答说,“马有失蹄嘛,挂科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在想来,可能那时池非就有预谋了。



    他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把车往后倒了一段路,倒到池非看不到他车的地方。



    然后掏出手机给池非打电话,“池非啊,我马上就到了,你们现在在研究所门口了吗?”



    池非用非常冷静的语调回道,“嗯,已经在门口了。”



    宋煜远远看着,池非松开了宋念,然后伸手用手掌,帮她擦了下脸,说了两句什么。



    他给了孩子足够的发挥空间,才驱车,开到他们身边。



    宋念看到宋煜过来,有些惊讶,愣了下,叫了他一声,“爸……”



    宋煜没有问她和任泽是怎么回事,低声道,“你先上车,暖暖出事了。”



    宋念回头看了池非一眼,池非随即替她拉开了后座车门,低声道,“去吧,大家都找你找了一天了。”



    他知道宋念现在还没做好要接受他的准备,所以不会在宋煜面前表现出来。



    宋念迟疑了下,还是立刻上了车。



    她没招呼池非上车,直接关了车门,因为心里很乱。



    宋煜回头看了她一眼,隔着车窗朝池非笑了笑,“池非,这次多亏了你,等暖暖这件事过去了,叔叔一定请你吃饭。”



    “没事儿,碰巧而已。”池非非常镇定地回道。



    “那你怎么回去?下这么大雨?”宋煜又问他,“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趟病栋大楼?”



    “不用了,我得跟我爸妈一起去,我自己开了车来的,叔叔你不用担心我,赶紧过去吧,厉叔他们还等着念念呢。”



    池非立刻回绝了宋煜的好意。



    “我都不知道你买了车啊。”宋煜扬了下眉头回道,顿了下,道,“那好,回见啊!叔叔改天一定会请你吃饭!”



    他调转车头离开的瞬间,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宋念。



    暗忖了下,试探性地开口道,“念念?”



    “你比他大两岁,他什么时候把姐这个字去掉的?”



    宋念现在真的脑子特别乱,伸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没有理宋煜。



    “我觉得呀,我请池非吃饭的时候,还得,把你妈,还有池非父母也叫上,才好。”宋煜继续不动声色地打趣道。



    “爸!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呀!”宋念皱着眉头,低声回道。



    “好好好,爸不烦你。爸也不会问你这一天都去哪儿了,但是爸再多嘴一句,单从面相上来说,池非看着就比任泽靠谱多了。”



    “爸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就劝你一句啊,不该留的人,让他早点儿滚出你的世界,才是聪明的选择。”



    宋念这是第一回,因为家长的开明而觉得特别烦心。



    她之前以为,宋煜怎么都不会接受比她年纪还小的男朋友,谁知道她现在跟池非八字还没一撇呢,宋煜就已经满口同意的样子了。



    可她自己都没想好。



    想着这混乱的一天,她整个脑子都要炸开了。



    她没有回答宋煜的话,只是靠着车窗,盯着外面的大雨,一直发呆发到下车。



    下车的瞬间,立刻逼着自己,强打起精神,上楼去看顾暖暖的情况。



    半个小时后,她从顾暖暖的隔离病房里出来时,神色有些凝重。



    她朝顾易凡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先做观察吧。”



    “我们没有想到,司谨会把那么多的长安的骨髓细胞,一次性注入暖暖的体内。”



    “我们做的十几组对比试验,没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现在立刻回实验室,做对比试验观察情况,我会尽快给你们回复。”



    她说完,朝顾易凡低了低头,轻声道,“对不起顾叔叔,是我的疏忽。”



    “我当时明明猜到了是司谨偷的东西,却没有提醒他。这件事,我该负一部分责任,我会竭尽全力救暖暖的。”



    “你已经很好了!司谨的错误,不需要你来替他承担。”顾易凡摇了摇头,回道。



    “但是暖暖她……”



    宋念说到一半,顿了下,才继续轻声道,“对不起,我们必须在今天封锁病房了,希望顾叔叔您可以理解。”



    “我进去的时候,空气中的z病毒浓度,已经到达了红色警戒状态,谁都不能再踏入一步。”



    “封锁是指?”



    “隔离空气流通,病房大门锁死。”宋念轻声回道。



    “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们会直接打开高压火枪,在病房内焚烧干净暖暖的尸体。”“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可能,一片灰都不会留,直接压缩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