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35章 当心司谨!

    顾易凡听完宋念的解释,脸已经白了。



    所以,顾暖暖要是醒不过来的话,她在这个世界上,连一片灰都不会留下。



    然而,现在要是给顾暖暖一个机会,她说不定会醒过来。



    正常人,都会选择非顾暖暖一个机会,假如真的会出现奇迹呢?



    “顾叔叔,要不然,您再想一下,最迟,今天晚上,不然z病毒甚至会顺着零点一毫米的门缝飘出来的时候,就晚了。”宋念继续轻声道。



    “那我再想想……”



    一旁的白小时可以看得出来,顾易凡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换成是她,假如是她的孩子面临这种情况,她也无法抉择。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司谨。



    她甚至不敢在顾易凡面前提到司谨的名字,她觉得顾易凡可能会崩溃的,再这么受cìjī下去。



    “那就等晚上再说。”白小时想了下,轻声道,直接替顾易凡拿了主意。



    “行,那我现在就就先回实验室了,你们千万不要再进去了,隔离服已经没用了。”宋念认真叮嘱他们道。



    白小时扶着顾易凡进了一旁的空房间里,轻声道,“你都一两天没合眼了,先睡会儿,说不定醒来之后,脑子就清楚了,这件事情,谁都没法替你拿主意,你自己要想好。”



    顾易凡没说话,只是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白小时出去的时候,想着顾易凡那张,像是一晚上瞬间老了十岁的脸,心里也有些心疼。



    想了半天,还是悄悄给厉南希打了个电话。



    厉南希现在正在监牢外面,给司谨填保释材料。



    接到白小时的电话,听说了这个严重的后果,手都在抖。



    她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



    司谨出来,看到保释人是他妈,默默走到她面前,什么都没说。



    厉南希站了起来,定定地看着他,许久,轻声问他,“告诉我,为什么要对暖暖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司谨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



    是他害了顾暖暖,说再多,也没用了。



    厉南希见他低着头,不说话,抓起手边的包,狠狠朝他砸了过去。



    “别人家一个好好的姑娘,那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司谨,我原以为你跟你爸会有点儿不同,现在看来,都是一样的混账东西!”



    “暖暖怎么你了?你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这样对她!!!”



    “好不容易出现一个长安,大家看到了暖暖有治愈的希望,才看到希望啊,你就这么毁了别人!”



    “宋念的实验还没有完全成功,你是一个成年人了,你有脑子的!你不懂这可能造成怎样的可怕后果吗?”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把你生下来!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个孽障害到别人家女儿,死后连一片灰都留不下来!”



    “你要我怎么跟顾家人交待?就算你死了,都不够让别人家解气!!!”



    司谨原本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任凭厉南希打他砸他。



    听到最后两句,说顾暖暖连灰都留不下一片,脸色才有了些微变化。



    他愣愣地抬头,望向厉南希,“妈,你刚说什么?”



    “现在就连宋念都不确定,暖暖一定会醒过来,他们今晚要封锁病房,封锁了之后,假如暖暖无法醒过来,他们就会把她处理到连灰都不剩!”



    “现在你听懂了吗!”



    司谨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可怕的后果。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陆长安。



    陆长安,大家,她自己,明明都说,她可以成为什么救世主。



    然而现在呢?



    什么狗屁?



    暖暖醒不过来,他一个人也活不下去了。



    他忽然低头,蹲下去,刚刚厉南希打他,散了一地的东西,他找到了车钥匙,转身就往外冲。



    “司谨!!!你去哪!”厉南希没想到,他会抢自己的车钥匙,等到追出去的时候,司谨已经开着车,消失在了傍晚的雨幕之中。



    厉南希顶着大雨,又回到了刚才那间办公室,赶忙给白小时打电话。



    “小时!司谨他可能会去你们那儿,他刚才的情绪很不稳定,不知道会做什么,你们当心着点儿啊!”



    白小时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司谨可能会冲到这儿来,抢顾暖暖的尸体。



    她立刻吩咐士兵加强这一层楼的警卫,但凡有看到司谨的,先拦下再说。



    然而坐在休息室里,稍稍冷静了一些之后,仔细一琢磨,有些不对劲。



    顾暖暖已经可以断定为死亡,这个时候,按照她对司谨的了解,司谨绝不会直接过来抢顾暖暖。



    他现在最恨的人,是陆长安。



    他很有可能,会先去找陆长安的麻烦,然后再来找顾暖暖!



    想到这层的同时,白小时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立刻联系家里。



    “长安现在在家吗?”她焦急地询问厉海。



    “不在家,长安xiaojie这两天,不是正好在办理入职军区医院的东西吗?她刚自己开车去了军区医院。”



    “没有人跟着吗?”白小时紧跟着大声问道。



    “没有,她一个人去的,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厉海随即就听出了异常,沉声反问道。



    “来不及解释了!你赶紧多派些人去找长安保护她,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白小时飞快地说完,挂了海叔的电话。



    然而挂了之后,才反应过来,陆长安没有手机。



    因为陆长安的身份证还没有完全转到这里来,所以没法拿这边的号码。



    她前几天,说要把自己的手机先借给陆长安用,陆长安没要,说不急在这两天。



    白小时要急疯了。



    她感觉,要出大事了。



    按照司谨的性子,情急之下,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陆长安在军区医院,办好了最后一道手续。



    然后让护士带她去办公室,把以后所有的同事都认了个遍,笑嘻嘻打了一圈招呼,才定了心。



    以后,她就留在a区了,厉家人都很好。



    无论以后,她跟厉慕白关系会发展成什么样,她都会留在这里。



    她领了两套医生的白大褂,下楼去试衣间,打开自己的那格衣柜,把东西整整齐齐放了进去。伸手关上衣柜的瞬间,忽然眼角余光瞄到,边上站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