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37章 有人来救她了

    但是司谨现在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一样。



    盯着陆长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陆长安惊恐地和他对视着,被他拖着,后脑勺受伤的地方,和地上的碎石子摩着,痛到她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她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咸的淡淡气味,听到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



    他们在海边,司谨把她带到了海边。



    四处荒无人烟,连个房子都没有,空旷到可以听得到,司谨拖行她发出的声音的回音。



    她努力想要挣脱开司谨的手,然而他的手,像是铁爪一般,容不得她有挣脱开的机会。



    司谨已经给她判了死刑,他要杀她。



    陆长安已经惊慌到了极点,她没救了。



    “呜呜……”她想用舌头一点点地顶开嘴上贴着的胶带,发现司谨贴了远不止一层。



    假如司谨把她丢到海里,她一定完了,因为她的嘴没法出气。



    她会在几分钟之内,被呛进肺里的水窒息而死。



    她是医生,当然知道被水呛死是一种什么体验。



    司谨一直把她拖行到了海滩和海水交界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随后蹲下来,低着头,抓住了她头顶的头发,朝她一字一句,咬着牙,恶狠狠道,“陆长安,暖暖死了,你也别想活!”



    “这边海滩,海水涨潮,会在凌晨一两点开始。”“



    到时候,你就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眼睁睁看着自己死掉,被海水拖进海里,尸骨无存,是什么感受。”



    “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后果,这边的海滩深度不浅,近海有鲨鱼,所以,很有可能会在你呛死之前,鲨鱼就已经吃了你。”



    陆长安清清楚楚知道,司谨不是在危言耸听。



    她头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很有可能会瞬间引来食肉的大型鱼类。



    “不要这么看着我,你早该死了。”司谨眯了眯眼,又朝她轻声道,“让你多活了一个月,还不够吗?”



    “很可惜,我等不到看你是怎么死了,因为我现在要赶着回去,陪暖暖。”



    司谨说话间,将陆长安又往海里拖近了些。



    他来不及准备船只,直接将陆长安抛进海里,所以,他查了下涨潮的时间。



    正好,时间上绰绰有余。



    “要不是事出突然,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容易。”



    司谨起身的时候,继续朝陆长安轻声道。



    “有我和暖暖陪着你一起死,你应该感到,很荣幸。”



    他说完最后一句,用海水,洗了下自己沾了血的双手,转身,就走了。



    陆长安眼睁睁看着他上车,调转车头离开,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或许司谨留在这里,她还能有一线生机,现在全完了。



    她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司谨说,涨潮的时间是晚上一两点。



    她刚才朦朦胧胧看到,司谨车上的时间,好像是九点多。



    先不说,涨潮时间是几点,她头上的血,很有可能会在一点前,就流到让她致死的量!



    她现在就已经浑身没什么力气了,刚才在挣扎的时候,几乎耗尽了她的最后一点儿体力。



    她侧身卧在海滩上,面对着海的方向,海水一**地,打在她的脸上,往她鼻子里,不断地呛着水。



    她尝试着,用腰部的力量,让自己能坐起来。



    然而用力了之后才发现,司谨将她的手脚都绑在了一起,导致她就像一条鱼一样,腰部发力也无法坐起来。



    她尝试了无数次,看着天上的月亮,升到了半空中,又往西垂。



    根本无法坐得起来。



    她用拼命利用自己腰部和臀部的力量,往岸边的方向挪。



    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还不想死,她不能死!



    厉慕白还没回来,她怎么能死在他前面?



    然而想尽各种办法,也只往岸边的方向挪动了几厘米的位置。



    半夜了,快要凌晨了。



    绝望,绝望到几乎要放弃挣扎。



    她已经脱力了,手脚都在发抖,而且海边的深夜,非常冷。



    海水逐渐盖住了她的身体,她最后一次,用力偏着头,将下巴枕在了自己肩膀上,让自己的鼻子露在水面以上,让自己可以呼吸得到新鲜空气。



    她只觉得脖子都快要断了。



    但是哪怕有一线生机,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她也要坚持下去,说不定会有人来救她呢?



    然而,涨潮来得又快又猛,她只坚持了一小会儿,就被卷入了浪潮之中。



    海水,铺天盖地地朝她盖了过来。



    她抢在那之前,深吸一口气。



    沉浮间,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勾住了紧紧绑住她的绳子。



    陆长安心中顿时一阵狂喜,不管是谁!好像有人来救她了!



    她看不到背后那人是谁,只觉得那股力量的主人,替她扯开绳子,不经意间擦过她双手的时候,她能感受到,他的手很温暖。



    是厉慕白吗?



    是厉慕白回来了吗?



    还是白小时他们来救她了?



    她拼命地想要回头,看背后那人,回头的瞬间,却被那人提出了水面。



    陆长安本能地,闭上眼睛,然后用力呼吸。



    刚吸进了一口新鲜空气,又落入了海里。



    涨潮的力量,非常强大,他们两人几乎是在被往深海拉扯。



    陆长安虽然知道自己得救了,但是现在更严峻的一个问题是,他们待会儿还有没有力气游回岸边,最重要的是,她不断流血的伤口,会招来鲨鱼。



    她手上的绳子被解开的瞬间,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撕开自己嘴上的胶带,然后让自己的脑袋浮在海面上。



    海浪太大了,她眼睛都无法睁开,正常视物。



    她拼命喘了几口气,感觉到身后的人,还在帮她解脚上腿上的绳子。



    “我自己来吧!”她眯着眼睛,大声道。



    她不知道海里的人有没有听见,喊了一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将自己的脑袋,又没入了海水里。就在这时,在浑浊的,夹杂着海边泥沙的海水里,她看清了,正在帮她解绳子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