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44章 嫂子!

    陆长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手术后的第三天。



    终于恢复了意识。



    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坐在沙发上的白小时。



    白小时正在处理公司合同,听到边上的病床响了下,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陆长安醒了。



    “长安?”她随即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走到床沿边,俯身,柔声问道,“醒了吗?想不想吃什么?”



    陆长安的脑子还有点儿晕,但是意识是清楚了。



    缓了下,才点头回道,“嗯,醒了。”



    肚子倒不是很饿,医院给她挂的点滴里应该有葡萄糖。



    她动了动脑袋,往病房其它地方看了一圈,没看到厉慕白。



    不可能是做梦吧,她清楚记得,是厉慕白救了自己。



    “医生说你今天应该会醒,所以朝歌就先回去,给你煮肉粥去了,应该马上就会过来。”白小时见陆长安往边上看,假装看不出她是在找厉慕白,轻声道。



    “妈先给你倒点儿热水喝,行么?”



    “好。”陆长安嗓子确实干得难受。



    白小时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小心翼翼,将她的病床摇起了一些,要给她喂着喝。



    陆长安忍不住笑,“妈,我还是端得动杯子的。”



    “你自己喝?”白小时不放心地问。



    “自己喝。”陆长安点了点头,接过白小时手里的杯子。



    稳稳端在手里,喝了两口,没有翻掉,白小时才放了心。



    “你厉叔叔他们啊,这两天可别提有多担心了,朝歌一下课就往这儿来,问我你醒过没有。”



    白小时在旁替她掖着被子,一边絮絮叨叨道,“医生说了没有大问题了,他们也全都不放心……”



    “厉慕白,他也来看过我吗?”陆长安听她说着,还是没忍住,轻声问道。



    白小时顿了下,笑眯眯地回道,“当然啊,最关心你的,肯定是他!”



    “但是啊,你也知道,他刚执行任务回来,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忙得连觉都睡不安稳,这几天就打算直接在办公室休息了。”



    “但是他也伤得很重,脸上脖子上伤成那样,他也得休息啊。”陆长安想到厉慕白那些可怖的伤口,忍不住担心道。



    “放心吧,他自己心里有分寸的,等到他把手头上的那些事情都处理完啊,我一定让他放个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白小时随即解释道。



    陆长安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虽然厉慕白身体确实比一般人健硕,但是伤成那样,多少都会有些影响的吧?



    她暗忖了会儿,又朝白小时道,“我想见见他,他什么时候方便视频呢?”



    幸好陆长安懂事,没提出要见面。



    白小时听她这么说,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笑着回道,“傍晚吃晚饭的时候,应该会有空,到时候我问问。”



    “行。”陆长安不疑有他,点点头同意了。



    正好,两人说了没几句,厉朝歌过来了。



    果然手里拎了满满一堆吃的。



    一进来,看到陆长安醒了,眼睛都亮了,“长安姐,你醒了哎!”



    “我刚才去医生那里问,你都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你喜欢吃的可以吃的,我全都给你带过来了!我还给你煮了菠菜瘦肉粥!”



    “不邀点儿功啊你就不舒服。”白小时在旁拆她的台。



    “哎呀妈你真是的!别人辛辛苦苦煮的粥呢!”厉朝歌不服气地回道。



    陆长安看着厉朝歌气鼓鼓的样子,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开口道,“我爸以前,也爱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煮粥喝。”



    白小时脸上的笑,稍稍僵了下,柔声回道,“是,我还记得你爸爸,煮粥特别有一手,特别好吃。”



    原本她打算,暂时不在陆长安面前,提起陆枭的事情的。



    宋煜又带人回去找过了,没有找到陆枭,那天那么大的浪,别说人,就连重型船舰,估计都会被掀个底朝天。



    她放弃了。



    而且,假如如同陆长安所说,陆枭早就变异了,就算他活了下来,也不可能愿意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就当,陆枭还一直活着吧,没找到,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长安,我们没有找到你爸爸,但是妈觉得,找到了尸体,才是最坏的结果,你说是不是?”白小时顿了下,轻声反问陆长安道。



    陆长安没说话,半晌,点了点头。



    一旁整理吃的的厉朝歌,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她听白小时说了陆枭的事情。



    不能让陆长安哭,哭了可能会引发陆长安头痛的毛病。



    她来回看了几眼陆长安和白小时,见两人都没有继续说下去了,随即打圆场道,“长安姐都在床上躺了三天了哎,什么都没吃。”



    一边赶紧打开了保温桶,盛了一碗出来给陆长安,“不是很烫,煮完之后凉了一会儿才盛起来的,长安姐你赶紧尝尝,好喝不好喝?”



    说完,眼巴巴地看着陆长安。



    这是厉朝歌一腔热情好意给她准备的东西,陆长安虽然感觉不到饿,却还是接过碗,尝了两口。



    “好吃吗好吃吗?”厉朝歌一脸期待地求表扬。



    别说,厉朝歌虽然看起来冒冒失失的,像是什么都不干的样子,这个粥的味道,竟然比陆长安预想的,要好很多,至少不难吃。



    她点了点头,特别认真地回道,“好吃!你和妈也吃点儿吧,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一大桶。”



    白小时随即回道,“我就不吃了,我待会儿要去公司一趟呢。”



    “朝歌啊,你在这陪一会儿你嫂子,妈晚饭过后再回来。”



    嫂子?



    陆长安愣了愣。



    厉朝歌也愣了下,随即从善如流地点头回道,“好,我知道啦,我会照顾好嫂子的,妈你忙你的去吧,不用担心我们这里!”



    陆长安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见白小时收拾了东西,要出去了,忍不住叫了她一声,“妈,我这……”



    白小时见她脸颊有点儿泛红,笑了笑,道,“还不好意思呢?但是我可不管那么多了啊!”“我们厉家已经单方面的,放出了厉慕白和暖暖解除婚约的消息了,就等你和厉慕白自己想好了,自己决定,要什么时候公开你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