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48章 厉慕白到底怎么了?

    陆长安醒来的第五天,都没见到厉慕白一面。



    这时,她感觉到有哪儿不太对了。



    厉慕白四五天来就跟她视频过一次,而且是侧面对着她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而且没几分钟就挂了视频。



    她可以自己下床走动了,吃完厉朝歌送来的早饭,正好宋念过来了。



    宋念是跟陆长安的主治医生约好了的,陆长安的药昨天就停了,经过一天一夜,体内的药物排了一部分出去。



    “这么早?”她诧异地跟宋念打招呼。



    “不早啦,咱们研究所的人都等得急死了,所长早上五点就开始给我打电话,让我来医院。”宋念笑嘻嘻地回道



    随后伸手抱了抱陆长安,轻声道,“长安,你就是咱们的救世主,就是咱们的骄傲。”



    “肉麻兮兮的。”一旁的厉朝歌忍不住点评了句。



    宋念朝她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厉朝歌。



    随后将陆长安扶到了床上,给她打局部麻药。



    厉朝歌走到窗户边,给宋念倒了杯茶。



    不经意间,往楼下扫了两眼,看到池非的车就停在楼下,忍不住笑嘻嘻道,“哎哟,是池非送你来的呀?”



    “不是。”宋念迅速注射完麻药,继续着手上的事情,头也没抬地回道。



    厉朝歌朝她看了两眼。



    虽然宋念表面上看着,像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然而忽然有些泛红的脸颊,却出卖了她。



    “那他怎么在楼下呀?”厉朝歌继续贱贱地追问道。



    “厉朝歌,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宋念有些气急败坏。



    厉朝歌挑了挑眉,两只手的食指,在自己嘴上交叉着,摆了个“x”。



    她把水放在了宋念手边的茶几上,然后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道,“那我去上学喽,我再不走,马上要迟到了。”



    “长安姐,待会儿八点前,我妈或者齐奶奶会过来的。”



    “去吧。”陆长安笑眯眯地回道。



    等到厉朝歌出门了,带上了病房门,陆长安才开口问道,“念念,我有件事要问你。”



    “问吧。”宋念小心翼翼地,将抽取骨髓的设备,戳进了厉朝歌的右腿。



    上回是左腿,连续抽同一条腿,可能会造成厉朝歌的严重不适。



    “你要保证,跟我说实话。”陆长安继续试探道。



    宋念抬眸,扫了她一眼。



    她有一种预感,陆长安肯定是要问厉慕白的事情。



    暗忖了下,点头回道,“行,你问吧。”



    陆长安忍着自己左腿微微的疼痛,顿了下,才轻声问道,“厉慕白,根本不是在办公室处理什么工作后续的事情,是不是?”



    宋念觉得,这么瞒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儿。



    而且她自己做研究的,自己最清楚,要治愈厉慕白,这三五天的根本不可能实现。



    陆长安早晚得有一天会知道,厉慕白已经感染了。



    “任何结果,你都能接受吗?”她想了一阵子,轻声反问陆长安道。



    “对,只要他还活着,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我都是死过两次的人了,还有什么事是我接受不了的?”陆长安忍不住笑。



    他们不说,陆长安可以理解,他们是出于维护保护她的心理。



    但是她陆长安,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脆弱。



    连发生了陆枭那样的事情,她都可以隐忍着,自己慢慢消化。



    不问白小时和厉朝歌他们,是因为,她猜她们不会说实话,倒是宋念,会跟她实话实说。



    “没有到死这么严重的地步啦!”宋念笑了笑,抽出了抽取陆长安骨髓的设备,小心翼翼,放到了一旁的箱子里。



    随后指着那个箱子,轻声道,“我这次来取你的骨髓,是为了救厉慕白。”



    厉慕白也感染了。



    陆长安愣了愣。



    但其实,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这两天就在想,她离开基地的时候,厉慕白表现出来的,就是他此行任务会非常艰巨,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成问题。



    然而太平静了,从他回来救她,直到现在,他回来这么多天了,所有的人,都表现得过于平静。



    让她有一种错觉,厉慕白只不过是出了个差回来而已。



    但事实上,绝非如此。



    所以她就在猜测,是不是厉慕白受了重伤,他们不敢说出来,怕她担心?



    越是不说,她这心里,就越是好奇,越跟猫抓似的,觉得不对劲儿。



    现在真相大白了,厉慕白这么多天以来,都没出现,是因为他感染了。



    “暖暖的心率和血压各方面,都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我猜她醒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宋念见她不说话,想了下,先开口道。



    “连暖暖都能醒,厉慕白恢复就更不成问题了,所以,你不用过于担心他。”



    “我知道。”陆长安笑着点了点头,“我已经猜到了,可以接受。”



    宋念认真观察了会儿陆长安的情绪,见她确实不像是装出来的强颜欢笑,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



    “白姨他们还没跟你说,你也能理解的吧?”她紧接着问道。



    “当然,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陆长安神情很自然,点了点头。



    “我还想问,他现在人在哪儿呢?”



    “你不是现在就要去吧?但是你现在还不能多走动呢!”宋念紧张地反问道。



    陆长安忍不住朝她翻了个白眼,“拜托!我跟你一样大哎,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能连这个都不懂吗?”



    “那你答应我啊,至少要等医生说,你可以随便到处遛遛的时候,再去找厉慕白。”宋念特别严肃地朝她道。



    陆长安特别幼稚地,伸出了小拇指,问宋念道,“要不要拉钩?”



    “又不是三岁小孩!”宋念笑着轻轻拍开了陆长安的手,“他就在研究所病栋大楼十楼,病房号1001。”



    陆长安心里默默念了两遍,记下了,点头回道,“好,我知道了。”



    今天是十一月十号,还有四天,她过生日。



    她打算,等拆了厉慕白送给她的礼物之后,然后去找厉慕白,到时候她头上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不然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病房里想着她,多可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