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51章 长安,你好

    陆长安站在原地,愣了许久,往前走了几步。



    “还没来得及完全竣工,但已经赶工赶得差不多了。”



    “这是用你的名义,给你妈妈,开的一间画展室。”白小时跟在她身后,观察着陆长安脸上的表情,一边轻声道。



    陆长安已经看到了,她带回来的那些画,有一部分已经装裱,挂在了墙上。



    “以后,这间画展室,就是你的。”



    “要不要先进去看看?我去那边问一下,还有几幅画没运过来。”



    “好。”她轻声点头回道。



    陆长安已经激动到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一直以来,她都想做的一件事,只不过没有时间去完成。



    在她的眼里,她的妈妈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画家。



    而且因为心灵纯粹干净,所以画出来的东西,更加不一样,每一幅画,都有自己的灵魂。



    她犹豫了一下,推开面前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有些没怎么保护好,出现瑕疵的画,白小时他们也已经请人全都处理过了,看起来非常完美。



    陆长安顺着走廊,一幅幅,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了下去。



    在一副没有画出五官的,穿着婚纱的人像画面前停了下来。



    她一直都觉得,这幅画是喻菀没有来得及画完的画,连婚纱上的钻,还没来得及修饰。



    然而现在看它摆在墙上,忽然心里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或许裙摆上面画的,根本不是小圆碎钻,而是珍珠。



    或许,喻菀故意没有画出五官。



    她在自己签名后面写的那一行字,喻菀从来都没有看懂,也没有时间去深究过,这可能是一种什么古老的文字。



    她这时,忽然有一种想要深究的冲动,想知道,喻菀到底写了什么。



    刚从包里掏出白小时给她新买的手机,打算拍下来,上传到什么网上,让网友给她解答一下。



    就在这时,她眼角余光,忽然察觉到,边上站了一个人。



    她扭头,看了一眼,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女孩,站在她身边,也正抬头看着这幅画。



    陆长安觉得她有点儿眼熟。



    不是有点儿,是异常的眼熟。



    女孩脸很白,唇色很浅,带着点儿大病初愈的意思。



    陆长安盯着她看了几眼,心里暗暗想着,白小时不是说,这边还没完全竣工么?应该还没开放吧,怎么会有其他参观者进来?



    她刚才注意力都放在画像上,所以没有注意到,除了搬运的工人以外,还有其他人进来。



    女孩抬头,看着这幅放在主位上的,巨大的婚纱画像。



    忽然轻声笑了笑,回头,和陆长安对视了一眼,“这几个文字的意思是:献给我女儿。”



    “你是……”陆长安愣了下,礼貌地询问道。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女孩继续朝她笑,“我是顾暖暖。”



    说着,向陆长安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长安。”



    陆长安心中,惊讶到了极致,愣愣地盯着面前这个个子小巧,长相精致得像是洋娃娃的女孩。



    她竟然是,顾暖暖?



    陆长安没有去病房见过顾暖暖,只在厉家的一本相册里,见过她。



    怪不得,看着这么眼熟了。



    “不欢迎我来这儿吗?”顾暖暖的声音,软得让陆长安想起了一种食物,奶油。



    甜甜的,糯糯的。



    她迟疑了下,才伸手,匆忙握了下顾暖暖的手。



    顾暖暖没等陆长安说话,又抬头望向面前的画,轻声道,“你妈妈很爱你呢。”



    “好羡慕,我从小就没有妈妈。”



    顾暖暖的声音里,天生就带着一种懒懒的,撒娇的韵味在里面。



    说的话是很难过的话,听着,倒不是那么一回事。



    光是看着她,就知道,这一定是个,从小被宠到大,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小公主。



    怪不得,司谨和顾易凡,都这么爱她。



    陆长安甚至心里在想,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这么容易让男人产生保护欲的姑娘,为什么厉慕白不喜欢她?



    如果她是个男人,一定会眼睛黏在她身上,都舍不得挪开吧。



    陆长安此刻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和顾暖暖正面对上,让她一时之间,有一种,连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感觉。



    沉默许久,才轻声问道,“暖暖姐姐,你什么时候醒的?妈都没告诉我。”



    “妈?”顾暖暖嘴角噙着一丝笑,回头,打量了一眼陆长安。



    陆长安是因为这些天,一直跟白小时在一起,所以叫顺口了,不经意叫了妈。



    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正要说什么,顾暖暖却又开口道,“昨天晚上醒的,我让爸爸不要告诉你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正好呢,大姨提前跟我爸爸说过,今天会带你来这儿,我就想着,反正大家都会来,就缠着我爸,让他带我一块儿来了。”



    顾暖暖和厉朝歌宋念她们,都不一样,她脸上始终是带着笑的。



    陆长安甚至一点儿都看不出,她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是不是在讽刺她,或是其他意思。



    完全让人看不透的一个女人。



    陆长安愣了下,正要问问她的身体情况,正好,听到身后传来白小时的声音。



    “凡哥,暖暖在这儿呢,你还找什么?”



    陆长安和顾暖暖两人同时回头,看到顾易凡和白小时两人,一起往她们这儿走了过来。



    “暖暖,过来。”顾易凡看见顾暖暖,这才松了口气,朝她招了招手。



    顾暖暖很自然地,朝顾易凡走了过去,笑眯眯地勾住了顾易凡一只胳膊。



    “我正好在门口等你的时候,看到长安在这儿,就先进来了。”



    这父女两人站在一起,看着倒像是一对情侣。



    陆长安心里,不自觉地,就闪过了这个想法。



    因为顾易凡确实保养得不错,又是导演又是男明星,自然在形象上非常出众,看起来也年轻,和顾暖暖两人站在一起,竟然丝毫不违和。跟前些天陆长安见到的顾易凡比起来,他今天看起来精神多了,大约是因为顾暖暖醒了,所以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