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53章 厉慕白的礼物

    “司谨哥哥就是见一个爱一个啊,到处留情,你不知道呀?”厉朝歌毫不留情面地点评道。



    随后又特别认真地问陆长安,“他有没有对你用过强的,你实话实说!”



    陆长安其实几乎都要把那件事忘记了,厉朝歌这么一说,她才回想起来。



    厉朝歌透过后视镜,看了两眼陆长安脸上的表情,随即轻声道,“完了,我就猜到会是这样,司谨哥哥就爱来强的,他看上的女人无一幸免。”



    陆长安这时也糊涂了。



    她并不了解司谨,但是厉朝歌应该比他们了解得深一些。



    她不知道司谨看上自己哪儿了,一直以来,他都因为顾暖暖,表现得特别敌对自己的样子,而且他后来想杀了她啊!



    “无论如何,现在不管司谨是否喜欢我,我会跟暖暖姐解释清楚的,毕竟最后,司谨要为了她杀了我。”陆长安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回道。



    也只能这样了。



    车上的三个女人,都没做声了。



    白小时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当然,只要不影响到厉慕白和陆长安的事情,她就放心了。



    陆长安要求在一个商场边停了下,坚决没同意让白小时和厉朝歌跟着,一个人进了商场。



    半个小时后出来了,手里捧了一大束花,还有一个小纸袋子。



    上车之后,就笑眯眯把东西塞进了白小时怀里,“妈,事情太紧急了,我也不好太耽误大家的时间,就随便给您挑了一颗裸钻,您想怎么镶嵌都行。”



    白小时打开盒子一看,果然是一颗很大的裸钻,目测至少五六克拉往上,粉色的还是,很稀有。



    她有些惊讶,看了陆长安一眼。



    “因为我父母没能在世太久,所以呢,送这颗钻石,也有点我小小的私心。”



    “我希望您和厉叔叔,两人的感情,可以一直维持到钻石婚,两人可以至少相守六十年。”陆长安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真挚。



    六十年的婚姻,就代表着钻石婚。



    “会的。”白小时沉默半晌,点点头,轻声回道,“我跟他领证倒是领了有二十七年了。”



    想来,时间也是过得很快,她和厉南朔都过了这么久了。



    孩子们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他们到酒店的时候,其他人基本上已经来齐了。



    因为厉南朔晚上有事,所以吃饭定在了中午。



    厉朝歌亲热地挽着陆长安进去的时候,看到顾暖暖正站在门口给谁打电话。



    顾暖暖朝陆长安看了一眼,笑了笑。



    陆长安觉得,她跟顾暖暖的关系,确实有点儿玄妙。



    不讲清楚,顾暖暖可能会一直留有心结。



    她打算等吃完饭后,找机会跟顾暖暖谈一下。



    厉朝歌先拽着陆长安落座了,就让陆长安坐在了自己和宋念中间,怕待会儿会出现顾暖暖和陆长安贴着坐的尴尬局面。



    宋念随即伸手抱了抱陆长安,道,“长安,生日快乐呀!你这个主角没到,大家可都不敢动筷子呢!”



    说着,给陆长安手里塞了个小礼盒,“送你的礼物!”



    随后,又从背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个更大的盒子,塞在了陆长安手上。



    “干嘛要给我两份?”陆长安有些不解。



    “这是厉慕白给的!我刚从你们家门口经过,海爷爷说厉慕白给你定的礼物到了,让我顺便给你带过来。”



    “快快快!拆开给我们看看,厉慕白这个木头桩子送了什么东西?盒子还不小呢!”



    陆长安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的,厉慕白说了,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拆开,估计里面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边一大帮子人,她当然不可能拆!



    “回去再说吧。”她有些为难,低声回道。



    “不行不行!谁送你什么礼物,我大概都清楚了,就我哥送的我不知道呢!”厉朝歌也是来了劲。



    尤其是,想到厉慕白从基地送陆长安回来那晚,厉慕白那种不同寻常的表现,跟他平常在外压根就不一样。



    谁能想到她哥看上去正正经经,内里是那么闷骚的一个男人呢?



    陆长安越是不肯拆,厉朝歌就越觉得这个礼物,是属于十八禁的。



    而且在生日当天才送到,肯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平常厉慕白越是瞒着她的事情,她就越想知道,此刻心里急得痒痒!



    “哎!”厉朝歌隔着陆长安,悄悄戳了下宋念,“耳朵凑过来!”



    宋念于是就乖乖把耳朵凑了过来,虽然是说给宋念听的,但实际上也是说给陆长安听的。



    “我觉得,我哥送了套钻石bra!”



    “在价钱上,很有可能是这么回事。”宋念赞同地小声回道。



    “我再给你猜个大胆的,或者是什么什么内衣那种,串着极品大珍珠!”



    “噗……”宋念脸都红了,没忍住,“厉朝歌,你还要不要脸了?”



    “我说什么了我就不要脸了,你自己思想肮脏,往那上面想了!”厉朝歌暗搓搓地回道。



    “……”



    陆长安此时就是这种状态。



    她知道,厉朝歌就是用激将法,逼她开盒子。



    但陆长安也是有原则的,在厉慕白面前可以不要脸,但是在别人面前,还是得留点脸的。



    “我不拆啊,要真是这种东西,你爸妈看见了怎么想?”陆长安悄悄掐了把厉朝歌,轻声恶狠狠道。



    “我靠!我哥真会做这种事啊?”此时轮到开玩笑的厉朝歌和宋念两人目瞪口呆了。



    三个人挤在一堆,没让旁人听见,只听到厉朝歌笑得特别贱。



    顾暖暖打完电话,回到席上,看到了陆长安放在膝盖上的那只盒子,还听到了厉朝歌说“我哥”的字眼。



    那是厉慕白送陆长安的,大概。



    她扫了两眼盒子,在白小时身边坐下了,脸上没笑。



    宋念最先发现顾暖暖回来了,轻轻推了一把厉朝歌,示意让她可以收了。



    虽然,她们以前跟顾暖暖关系,就不是亲近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那种,因为顾暖暖也不跟他们住一块儿。但不管怎么说,顾暖暖也是厉朝歌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