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1章 总得有个不要脸的

    陆长安迷迷糊糊间,听到了白小时的声音。



    心里一个激灵,立刻用毯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她昨晚明明用手机设置了闹钟的啊!是打算早上八点前回到病房,不让白小时他们发现的。



    悄悄抓到手机一看,原来是没电关机了。



    厉慕白被当场抓到,也有些尴尬,轻声回道,“妈!”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分寸的呢!”白小时笑呵呵回道。



    正打算挂掉,又想起一件事,朝厉慕白又道,“今天你生日,但是鉴于你身体原因,不方便,咱们就等你出院之后,再给你补上,今天妈就不过去了啊!”



    “行。”厉慕白还是尴尬,点了点头回道。



    厉慕白这视频一挂断,陆长安才松了口气,隔着毯子抱住了他。



    “你说你妈会不会告诉别人?”她轻声问。



    厉慕白认真考虑了下,回道,“应该……只会告诉我爸一个吧。”



    厉南朔也会知道!



    陆长安感觉自己以后在厉家,简直是要没脸见人了!



    厉慕白伸手搂住了她,轻声哄道,“没事的,反正都是家里人,我妈也不会这么没分寸,告诉旁人。”



    “她要是下次拿这个跟咱们开玩笑,我就说是我想你了,让你过来的。”



    厉慕白这么一说,陆长安才好受了些。



    将蒙住脸的毯子掀开了,抬头,亲了下厉慕白的脸,“那我待会儿就回去了,省得待会儿其他人进来撞见。”



    厉慕白倒是不怕别人撞见,但是陆长安会不好意思,也就随她去了。



    他起身,将陆长安抱到了卫生间,两人一起洗漱。



    陆长安先洗漱完,站在一旁的小椅子上,朝厉慕白凑近了些,仔仔细细盯着他脸上的伤,瞧了几眼。



    “没事儿……”她若有所思道。



    “嗯?”经过一晚,厉慕白也没有昨晚那么抵触了,没避开陆长安,低声反问道。



    “没有伤进肉里,以后做个小手术就行,不会太明显的。”陆长安认认真真道。



    “这种手术我也会做,只不过缝合伤口的手法,没有专业的缝的那么好看。”



    但厉慕白也属于公众人物了现在,因为他立了大功,前些天白小时还说,厉慕白要接受采访,做个他的电视专访,在什么宇宙空间站也要循环播放他的战绩。



    形象方面,多少是要顾忌些的。



    “也好。”她自言自语道。



    “也好什么?”厉慕白洗了干净的毛巾,转身替陆长安擦脸。



    “你之前长得太好看了,比我长得好看,以后脸上多道疤,以后别人看见我们啊,就不会说,厉慕白什么眼光,怎么找这么丑一个老婆!”



    厉慕白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



    “你当初往我身上黏的那股自信,跑哪儿去了?”他低声反问道。



    “两个人总得有一个不要脸的吧?不然怎么在一起?”陆长安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厉慕白又笑了笑,没说话。



    替她擦好了脸,将她抱回到床上时,才轻声道,“正如你所说,假如喜欢一个人,只在乎他的外貌的话,这样的感情能持续多久呢?”



    “长安,这世上,好看的皮囊太多了,我喜欢你,从来不是因为你的长相身材。”



    陆长安忍不住抿着嘴,得意地笑,“我就当你是在变相地夸我了。”



    说完,低头,朝厉慕白撅着嘴索吻。



    厉慕白眼底都带着笑,轻轻托住她的后脑勺,碰了下她的唇。



    还没来得及松开陆长安,就听到门口传来“滴”的一声,开锁的声音。



    厉慕白和陆长安两人,下意识地,同时望向门口的方向。



    宋念和厉朝歌两人,一人拿着一只蛋糕,一人拿着病历簿笑着走了进来。



    看到衣服扣子还没扣好的陆长安,站在厉慕白床上,四réndà眼瞪小眼地互相对视了几秒钟。



    “咳……”宋念第一个反应过来,随即拉着厉朝歌就回头往外走。



    厉朝歌这都是第二次撞见了,所以没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顺手把蛋糕放下了,才跟着宋念往外走。



    陆长安这脸反正是没了,心里都已经麻木了。



    立刻飞快地穿好了衣服,下床穿鞋的同时,朝已经走到门口的厉朝歌轻声招呼了声,“朝歌,我跟你一起走!”



    “不行,我哥会恨我的。”厉朝歌头也不回地回道。



    她和宋念两人关上门的时候,还听到厉慕白在耐心地嘱咐陆长安,“慢点儿,衣服鞋子穿好了再走。”



    厉朝歌拽着宋念往电梯走,一边碎碎念道,“等我哥好了,回家了,我估计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杀了我!”



    “何出此言啊?”宋念憋着笑反问道。



    “谁能想到会这么巧啊!我这都是第二次碰见他们俩那什么什么了!虽然第一次我是故意的,但是这一次我不是故意的呀!”厉朝歌一脸的生无可恋。



    厉朝歌都能想象到,厉慕白会用怎样严肃的态度,拉着厉南朔和白小时两人一起训她。



    “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天天的虐狗,你们有想过我这只单身狗有多么痛不欲生吗?”厉朝歌捂着自己的心口,一脸痛苦道。



    宋念对厉朝歌浮夸的演技,早就是司空见惯。



    瞅了她一眼,道,“那你自己不zhǎonán朋友,怪你哥喽?”



    “可我爸妈也天天在家虐狗呀!”厉朝歌特别认真地回道。



    “而且你说,我爸加上我哥,就算我有这心,有哪个男人敢靠近我啊?”



    确实难。



    宋念特别理解地点了点头。



    厉南朔和厉慕白两人头上顶着的光环,实在太耀眼了。



    厉南朔又特别宠厉朝歌,平常看见她身上哪儿不当心蹭了块青的紫的,都心疼得不行。



    这世上能入得了厉南朔眼的,而且又得比他更宠着厉朝歌的,这样的男人,恐怕会很难很难找到。



    两人回到车上,又细细地筛选了一遍他们认识的,比较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发现除了池非还能马马虎虎带得过,竟然也找不到特别好的男人了。“而且这个男人,还喜欢你。”厉朝歌继续捂着自己的心口,瞅着宋念,痛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