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2章 他为你受的伤

    宋念简直对厉朝歌无话可说,三句不离池非。



    “你就承认了吧,你就是池非派到我身边来的间谍。”她把厉朝歌送到了他们学校门口,停车的时候,怼了厉朝歌一句。



    “天地良心,我可没有,我就帮过池非那么一回而已!就是让你给我俩补课那回!”厉朝歌特别委屈地回道。



    帮了几回,宋念也不想去深究了,反正肯定不止厉朝歌嘴里说的这么一次。



    厉朝歌见宋念就打算把她丢在门口,随即耍赖皮道,“你不说有点想念鸡蛋饼的味道了,要跟我一起去学校食堂吃早饭吗?这里离学校食堂好远哎!”



    宋念对厉朝歌撒娇的本事,也是佩服的。



    朝她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道,“行吧,真是服了你这个小祖宗了!”



    两人把车开到学校食堂门口的时候,厉朝歌还在边上碎碎念,“你说呀,宋叔要是给你生了个弟弟,我也好歹有点儿盼头,也不用这么纠结了,直接跟你弟过就行了!”



    “现在给你生个要不要?”宋念对于厉朝歌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无语,笑了笑,反问道。



    “行的呀!让许叔他们现在生个,我也可以接受的!”厉朝歌特别严肃地回道。



    “现在这个社会现状啊,僧多粥少,大龄女配小鲜肉,那是大势所趋!差二十岁有什么的呢?我反正不在意年龄差距的!”



    宋念觉得,厉朝歌这话里有话,总是把话题引向池非。



    她下车的同时,站在车旁没动,瞥着嘴巴停不下来的厉朝歌。



    厉朝歌有些心虚了,朝宋念呵呵干笑了两声。



    “对象这个问题就不说了,咱们上去吃早饭!”



    宋念没说什么了,锁了车门,跟着厉朝歌一起去二楼食堂吃饭。



    刚买好了早饭坐下,一抬头,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背影,背对着她,坐在距离她半个食堂的地方。



    宋念忍不住皱眉,看了眼厉朝歌。



    厉朝歌正在低着头吃东西,察觉到宋念的注视,不解地和她对视了一眼,问,“怎么了?怎么不吃啊?跟以前味道不同了吗?”



    宋念没说话,又扫了眼远处的池非。



    厉朝歌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看见池非的第一眼,一口东西差点儿噎在喉咙口没咽得下去。



    她随即小声朝厉朝歌发誓,“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池非会在这儿吃早饭!我跟他在一个学校念了三年多了,早饭碰见的次数,加起来两只手数得过来!”



    所以这么巧,就更加可疑了。



    宋念没吭声,打算加快速度吃完东西,立刻走。



    刚吃了两口,就看见池非吃好了,端起餐盘,朝她们靠近门口这边的位置走了过来。



    宋念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池非脸上的伤,半边脸是红肿着的,嘴角是青的。



    她愣了下,没收回目光。



    池非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下意识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了一脸惊讶的宋念。



    两人对视上的一刹那,池非的脸色稍稍有一丝变化,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像是没看见宋念似的,将餐盘丢在了回收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宋念扭头,看着他下了楼。



    隔了几秒,低声问厉朝歌道,“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跟谁打架了?”



    厉朝歌知道瞒不住了,她就是看池非这两天一直在二楼食堂吃早饭,因为受伤了,所以得吃点儿清淡的,二楼食堂口味清淡。



    她也不想多管闲事,可是觉得池非太可怜了,就故意拉着宋念来这边吃早饭。



    宋念问了,她这才小声回道,“你真的想知道啊?”



    “你要是不想接受他,还是不知道为好,不然到时候又觉得自己是因为可怜他,才不忍心拒绝他。”



    宋念其实不太明白,自己这种状况,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想躲着池非,然而看到他受伤,这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挺心疼他的。



    她考虑了会儿,顶着厉朝歌打量的目光,点头回道,“你说吧。”



    “我正好认识他们班的人,我看见他受伤啊,就问了下。”厉朝歌随即正色回道,



    “他同学说,池非前两天翘课,去了一趟外地,正好那天的老师上课点名,又是主课,所以大家全都知道了,池非翘课,池非去干什么了。”



    “他跑到任泽那边,把任泽狠狠教训了一顿,把人打进了医院,还进了局子,是许叔晚上亲自赶过去,把他保出来的。”



    “就上前天,长安生日前两天发生的事。”



    怪不得,大家都去吃饭了,因为是厉南朔请的客,所以大家都去了。



    只有池非一个人没到场。



    宋念听厉朝歌这么说着,愣住了。



    心里有点儿闷闷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感觉呀,你要是单纯只是想去谢谢池非,就别去找他了,你要是有其他话要跟他说,去找他一趟,也无妨。”



    厉朝歌仔细观察着宋念脸上的神情变化,继续小心翼翼道。



    厉朝歌也实在是心疼池非,而且许唯书他们家教育孩子的方式,跟别人家不太一样。



    许唯书对池非就是放养的,全凭孩子自己自觉,池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系里昨天还进行了通报批评,许唯书在旁人面前,也一个字都没说。



    就让池非一个人默默受着。



    她不太懂,这可能是一种锻炼男人成长的特殊方式吧,厉南朔那时候对厉慕白也管得不多,任他一个人在部队里。



    这事儿跟宋念有直接关系,所以厉朝歌就忍不住多管闲事儿了。



    毕竟池非跟她这么多年交情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过成苦情片那样吧?



    宋念沉默了许久。



    随后,继续拿起筷子,吃早饭。



    厉朝歌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她也只能帮池非到这儿了。



    她也没说了,跟着宋念一起,沉默地吃完了这顿早饭。



    两人吃好下楼的时候,厉朝歌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句,“你这就回研究所了啊?”



    宋念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是啊,不然上班要迟到了。”



    她果然还是没想去找池非,还是要先回去工作。



    厉朝歌闷闷地回了一个“哦”。然后朝宋念摆了摆手,“那我去上课了啊,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