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6章 大半夜散什么步?

    宋煜想了下,确实蛮近的,从他家开车到许唯书家,不过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挑了下眉,点头回道,“也许吧,以前咱们也没碰过这样的先例,到时候再商量吧。”



    宋煜和秦苏苏两人坐在车上的时候,秦苏苏还是觉得有点儿蒙。



    半晌,低声道,“你们俩刚才就已经在商量结婚的事儿了?”



    “主要还是因为太熟悉了,我预感啊,十有**能成。”宋煜点了点头回道。



    “我跟区长说,今天要跟许唯书他们一起吃饭时,区长还问呢,是不是要结成亲家了?我就琢磨,怎么连厉家都知道了呢?”



    秦苏苏撇了下嘴,道,“那估计是朝歌说的。”



    远在十几公里之外的厉朝歌,打了个喷嚏。



    “是吧,我也觉得,肯定念念自己跟朝歌提过池非的事情了。”宋煜斩钉截铁地回道。



    两人路上谈了几句关于池非和宋念小时候的事情。



    说小时候在一起玩儿,池非好像就比较黏着宋念,有什么吃的玩儿的,也是先让着宋念,该不是从小就喜欢了吧?



    琢磨着,就到了家门口了。



    秦苏苏先下车,看到他们家客厅是开着灯的,愣了下,回头朝宋煜道,“女儿回来了。”



    她掏钥匙开门,才发现,大门也没锁,直接拧开门把手就进去了。



    “那池非回去了吗?”她一边跟宋煜说着话,一边在门口换鞋。



    脱鞋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双**的休闲鞋,摆在门口。



    然后宋煜也看见了。



    两人没吭声,对视了一眼,池非看来也在他们家呢。



    宋煜朝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看到楼梯上有一件男士外套。



    不是他的。



    这一下子,心里就有点儿,五味杂陈了。



    虽然知道,女儿迟早有一天要嫁出去的,虽然也知道池非这小伙子确实不错。



    然而,看到那件外套的同时,还是有一种,家门口的好白菜,被猪拱了一样的感觉。



    秦苏苏也瞧见了。



    她见宋煜的脸色不太对,似乎要上去敲门的架势,立刻伸手拉住了他,轻声道,“咱们出去消消食!”



    “下雨天的消什么食啊?”宋煜皱着眉头问道。



    “哎呀你这个木头桩子!年轻时就开窍晚,老了还是老顽固!”秦苏苏忍不住骂了他一句。



    随后不管宋煜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宋煜就出了门。



    宋煜走在路边,还是有些不遂心的样子,低声道,“这也太快了点儿吧?”



    秦苏苏很认真地回道,“咱们女儿不小了,而且刚刚又被那个不是东西的任泽伤过!”



    “这个时候池非不主动些,不冲动些,你要咱们女儿一直就不开心,一直不谈对象,以后孤独终老吗?!”



    “现在她就需要有池非这样的男人,来对她好,无论是用怎样的方式,只要孩子好好的,只要孩子能开心,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



    “而且咱们女儿的脾气为人你不知道吗?她要是不对池非放心,能把自己交给他吗?”



    宋煜听秦苏苏说着,回头看了眼自己家。



    半晌,点了点头,低声回道,“行吧,反正许唯书他们也是喜欢念念的。”



    两人一直散步,走到了厉南朔家门口,正好厉南朔刚回家,看到两人撑着伞在路边散步,招呼了声,“宋煜啊,苏苏,大半夜的在外面干什么呢?”



    宋煜收了伞,跟着厉南朔进了厉家。



    厉朝歌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宋煜和秦苏苏来了,甜甜叫了两声,然后问他们,“念念姐今天回去看上去心情怎么样啊?”



    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家要和许唯书家成亲家了。



    宋煜这时才算是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朝嫌少露出八卦表情的厉南朔道,“俩孩子现在在我家呢,应该还行吧。”



    厉南朔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回道,“我其实也在琢磨着,给厉慕白批一套单独的楼房宿舍,毕竟孩子们啊都大了,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池非这还没毕业呢,估计也得等毕业进了医院,才能给单独的房子。”宋煜点了点头回道。



    厉南朔回头,扫了眼厉朝歌。



    “别看我,我得出去实习,我学的专业跟军区不搭边,实习我就自己搬出去外面住。”厉朝歌立即贴心地回道。



    家里几个孩子,也就厉朝歌还是没心没肺的一个人了。



    厉南朔倒是觉得,让厉朝歌自己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或许会好一些。



    ·



    陆长安出院那天,厉南朔和白小时两人一同来接的。



    车上,厉南朔忽然朝她道,“长安啊,爸跟你说件事。”



    厉慕白生日过后,陆长安就改口叫厉南朔爸爸了,厉南朔听着倒是舒心的,好像陆长安原本就应该这么叫她。



    “什么事?”陆长安好奇地问。



    应该不是跟厉慕白有关的。



    毕竟厉慕白前几天刚接受了能变回正常人的药物治疗,宋念跟她说,恢复速度还不错,情况很乐观。



    “是跟你妈妈有关的。”厉南朔斟酌了下,回道。



    “先前,我不是说,要帮你调查,当年你爸感染的事实真相吗?我一直都在查。”



    “正好,前两天,咱们给你妈妈开的画廊开放第一天,被她当年的熟人看到了,然后,我们顺着那个熟人提供的线索,已经查到了你父母的下落。”



    陆长安原本是在笑着的,听到厉南朔这么说,脸上的笑,僵住了。



    看厉南朔的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好消息。



    她迟疑了几秒,轻声道,“然后呢?”



    “你爸在你离开三天之后,被确认为病毒感染患者,所以人口数据库当时就把他们的身份信息注销了。”



    厉南朔面色有些凝重,“自然,当年那件事情性质恶劣,也有没被感染的,也被一同遣送到了感染区。”



    “其中有几个免疫患者,从头到尾,都在被感染的人群身边,亲眼目睹了,他们是变化的整个过程。”



    “我只说你能承受的部分。”白小时应该之前,就已经听厉南朔说过了,所以在一旁没有吭声,只是轻轻搂住了陆长安的肩膀。